那批特别邋遢的低保户

博客又快要长草了,今天刚忙完论文答辩的事,又可以继续接着更新。

前阵子邻居群里闲聊说到小区住着一批前所未有的“经典人物”,我们楼上也有不少,谨慎起见,邻居让咱出门最好关紧门窗,我开始还以为是防贼,谁知说是防止蟑螂老鼠爬进来……这让我可纳闷了。这跟“经典人物”有什么关系?

邻居说那些“经典人物”没文化就不说了,可能精神也有点问题,他们最大的本事是申请到了低保,而后呢,懒到了无法形容。家里整个都是脏兮兮的,有些住户垃圾还堆到了床头,他们都是本地的老家伙,早些年的啃老族,不会干活,自理能力极差,对他们来说,好吃懒做就是他们的本性……

我正惊讶邻居如此语出惊人,这该不会是夸张或则偏见?谁知邻居说,她串过几家的门,有一整层楼的差不多都是这样。考虑到本小区的公益性质,挑一些集中成片好的楼层分给当地人是有可能的,邻居亲眼所见那些住户的卫生环境该不会假,至于原因、背景或则解释,就不见得能全信。如果这是真的,将这些人集中放在了一起,那的确惊到人了。

首先,垃圾能堆在房间,堆到床头的场景我也见过,之前我跟过一个私生活极为邋遢的室友合租。客厅、厨房的卫生都是我搞的,平常他都是关着房门,有一次我急事找他,敲了几下就开门进去,三秒不到我就逃了出来赶紧关门,因为里边垃圾真的堆到无法下脚,有个垃圾桶被他带进了房间,塞满垃圾,各种食物残渣堆在其中发酵,室友还在里边开着空调抽烟,烟灰缸满了之后,烟头丢到各种角落。从此他的房间我再也不敢进,在家找他要么隔着门喊一声,要么就QQ或则微信!

他也经常会忘记洗澡、刷牙之类,当然这种个人卫生问题与我而言无关紧要,反正后来他搬走返回老家结婚了,我们刚住进去的时候整套房都是新的,后来清理,他房间角落靠床那两面墙都有一层污垢,也不知道是他的被子原因,还是他的身体原因!

见过这样的人之后,邻居再提类似的例子,我比较淡定,我惊讶的只是这样的人会这么多,而且还是上了年纪的,如果没法结婚成家,那这多少肯定有问题了。

我不认为之前那邋遢室友是异类,是因为我当时跟他也是同事,他职场工作能力或则工作态度而言都没问题,男人若是在外边能努力赚钱,那私生活再怎么邋遢,我也不用操心,我跟一个朋友闲聊过这事,朋友的意见很在理,能赚钱但私生活极为邋遢的男人,以后婚姻家庭估计都会比较稳定,因为人家并非一无是处,只是某方面有严重缺陷,而这个缺陷很需要一个人来弥补。如果有个女人能在这背后弥补他的邋遢,那就很合。正所谓人都是不完美的,完美的人才不需要婚姻爱情……

说上了年纪,不结婚是个人选择,如果说是低保户,私生活又无比邋遢的话,那就很可能有问题,邻居说这不是个案,而是整个小区有一批人是这样集中在了一起,我只能说中国人太多,什么样的人,放在巨大基数下,都能找出一大批……

我无意分析这些人具体怎么来的,在我看来,幼年缺乏劳动教育是最大的原因。依我的世界观,劳动本是人的一部分,你可以不做任何家务,不抚养儿女,甚至不恋爱,这都是个人自由。但绝对不能正当壮年的时候拒绝劳动,不创造价值。

幼儿成长都离不开劳动教育,老人退休都还试图传播经验与思想,劳动作为根本实践,对人格塑造太重要,没有劳动,纯粹寄生的人,思维意识会被极度扭曲,变得与常人很大不同,若非生在中国,有党的光辉照耀,有当前这波扶贫攻坚战,他们可能根本不会受到如此关照。

说什么扶贫先扶智,所谓的“智”对他们意味着什么呢?人格塑造是个漫长的过程,思维、意识、观念,是否能尽快转变?想一想,都觉得特别难!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1票, 平均: 2.00)
Loading...

忙过之后停下来看老城

前阵子忙备考,冲刺复习忙到连博客都来不及更新了,想着自己过往除了英语之外,全都是逢考必过的,不想浪费更多的时间去补考,只能多努力……考完之后总体感觉还好,只差结果未知,过个把月吧。但愿理论、技能两科都通过,然后顺利进入综合评审的论文阶段。到了论文我就不怕了,都是格式化的东西,谁让咱是常写作的呢?

考完之后拿出前阵子秒杀的一个四人餐,什么乳鸽皇来着?去过的饭馆都记不清了,抢着秒杀的东西,才八十多元,出品居然不俗,广州老饕餮都赞这的口味好,我的大众点评难得给个好评了。

老城区这边就是不同,很便宜的消费也能有很不错的口味,有情怀的人可能都喜欢在这呆的,说到情怀,同吃饭的一位大伯跟我聊起当年的广州了,表情言语之间,隐约透出落寞的味道。

广州是经常被拿来与深圳比,什么经济实力、国际地位排名之类,在大伯这样的老广人眼里从不在乎,深圳再怎么强,广州依旧是省会。深圳是国家改革开放之后的宠子,而广州上千年的老城,若广州还跟深圳这样的后起之秀斗来斗去,实在很失风范。

所以大伯这样看明白的老广人,是不太在乎所谓的经济实力比拼的,他们更在乎的是一座城的文化底蕴,毕竟这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一线大城人来人往,只有文化才是这座城的根。

可近些年,广州居然偏偏就是“根”这里出问题了,这才是让大伯感到落寞的地方。没了经济地位,连文化古都的头衔也保不住,那这座城还算什么?

大伯说,他们那个年代,也就是广钢兴旺的时候,那时候广州有很多类似广钢这样的大工厂,里头的工会都会经常轮着举办各种文化活动、文化表演,因为是公益性质,门票最贵一块,通常都是一毛,别看是公益,水平其实一点都不低,很多著名的粤剧表演艺术家都会捧场的,还有各种顶级大师作品的公益展览,那时候的文化广场,是真正名副其实的文化广场。很多今天看起来需要考虑传承保护的艺术,在当年可是相当之有群众基础的,人们都喜闻乐见,不管三流还是一流,每个人都能指点一番。

老伯还一脸嫌弃的说,现在上边意识到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以及民间艺术、传统粤剧之类的传承问题,说什么要培养接班人,有几个年轻人能接下来?现在那些后生一辈,比当初的差太远了,根本没接上,他认识的朋友中,走了的就不说了,活着的还有国家大师称号,每个月临特殊津贴的,都没找到接班人……当年很热闹的一个个的文化宫,现在也慢慢无人问津了。

听着大伯说以前的事,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当初文化鼎盛时期的广州,恍惚过来,其实广州一时的落寞只是中国社会变迁的一个缩影,一切都变得太快了,如果整个社会都浮躁,这座千年古城沉淀出来的艺术之美,是来不及给人欣赏的。懂的品味的人老的老,走的走。新一代都是互联网下成长起来的人,有趣好玩的东西看都看不完,又有几个能耐着性子专门跑去看那斯斯文,慢悠悠的艺术呢?

但,时代很短暂,历史是长河,我坚信人口爆炸时代出生的这批人一定会老,当有足够多的人,心慢下来的时候,古典主义会重新兴起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果三十年不够的话再过六十年也行,千年之城不在乎这点时光!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1票, 平均: 5.00)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