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广州疫情这场战

从新疆回来之后才没几天,紧接着广州一波疫情,芸芸众生,艰苦奋战,终至今天官宣,广州所有地区都回到低风险,眼看这波疫情就要过了,我想聊点什么。

身在市中心,我有亲历这波疫情的起始,距首个病例郭阿婆一百多米处就是我一个同事的家,那天周五我们正好要一起坐车去清远开会。在富邦接了同事上车,绕过了龙津路,半途还没到清远,行政就电话过来调查,同事如实报告了住所及同乘人员。

结果我们一车5人到了酒店门口,会场跟酒店都不接收,且让我们去做核酸检测。我们就脚没踩地,全车人原路折返回到荔湾,看到龙津路及第一病例经过的商城之类都已封锁,感叹太快了,生活真是场玩笑!

当时我们都预判,广州这么久都没病例,突然冒出这没出过远门的郭阿婆感染,这背后必有蹊跷,既有一必有二甚至更多,果不其然,二三代病例出来后防控就不断升级,不出城,不出区,最后不出门,每个人神经都紧绷起来。

如果不是这波疫情,我并不知道广东这南大门承担了那么大的压力,新闻说,广州和深圳居然接纳了全国近80%的国际入境人员,而普通的酒店并不符合隔离要求。一个没出远门的郭阿婆感染了Delta株,这种变异毒株跟人亲和力提高了2倍,病毒载量比普通株高10倍。治疗转阴时间又延长1倍。有几个病例都是没戴口罩,一个照面就中招,对增强几倍的新变异毒株的社区传播,我国之前并没有经验,如今广州遇到的可是比去年疫情最初更大的挑战。

作为在2002年经过非典大考的城市,近二十年科技进步加持,广州这次行动更快了。一线大城就如此全部停摆不现实,生命至上又需要我们有更高的灵活度处理城市的局部感染,于是第一时间封锁重点区域,流调,分片区施控。

政策落地,靠的是社区基层,而广州的基层都是久经考验的“战士”。公司行政岗、社区物业、街道办、医护、志愿者等每个行动都非常快。分片施控这点,我得赞一下天河区,当其他区先后跟着荔湾关闭堂食之后,唯有天河区始终保留商家堂食,即便本区出现零星病例也未曾动摇,事后看来,守护本区美食生态不停摆,除了智慧也要勇气。

整波疫情战中,如果不是有人顶风作案,故意隐瞒行程捣乱,让病毒成功突破,广州就几乎成功将病毒锁死在了局部片区,可有愚蠢之人犯戒,让病毒串到了番禺跟南沙,病例行程之广,又让零星病例扩散到了越秀、白云、天河,很多人一度以为这波疫情要继续扩大,变得难以收拾。

终于,广州祭出了自己首创,由通信大数据支撑的大招,“健康黄码”,但凡是已知病例呆过的场所,指定时间段一同呆过的,都会被标记,不及时去检测核酸的人,健康码就变黄,限乘公共交通、限制进入密闭场所。提示要尽快检测核酸,阴性,才能变回绿码。

大招不愧是大招,这波及非常广,很多人就一夜之间发现自己码变黄,坐不了车也不能去上班,“保住份工、保住绿码”也变成了调侃段子。大招副作用不仅于此,它带给基层核酸检测压力也陡增,那段时间,大规模免费的核酸检测的结果出现了不小延迟,检了两三天也不见结果,急的人只能自己付费单管检测。

好在有全国其他地区调派过来的技术人员帮忙分担了很多检测压力。而后华大基因号称全球最大规模,拥有20气膜舱的“火眼”实验室也在番禺亚运城投入使用,之后几次的大规模全员核酸检测才跟上了速度。

也正因为疫情,让大伙深刻体会到新冠病毒从未远去,由此,之前全国不温不火的疫苗接种迈上了快车道,广州这边疫情复燃那几天抢着接种,一针难求。后期严管人员聚集,同时加快了疫苗供应,到如今疫情没有新增病例,疫苗也分批供应,逐渐稳定了回来。

回顾战果,面对变异后首次在我国社区传播的Delta株,广州这座城基本不停产,并用一个多月时间,各街道片区局部封控,多次全员核酸检测的代价,在偶然几人欺骗流调的情况下,仍能将病例数压制在如今不到150人,其实算是相当成功的。

展望未来,这新冠肺炎战役是比当初“非典“更久的一场持久战。即便我们全国接种率达到了80%这种高度,也不见得能在2-3年时间回到曾经不用戴口罩的日子。

只当庆幸我们处在信息时代,让我们行动速度远超病毒传播。基因技术加持,能让我们从本质上认识病毒变异演化的路径,并开发出与有效的对抗工具。综上,即便口罩暂时不能摘下,我们也不用再经历人类历史那几次大瘟疫流行的种种黑暗。能活着,已不容易,请相信未来更美好!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1票, 平均: 5.00)
Loading...

医药的灰色空间

最近网上有医生自爆回扣话题,把这笔灰色收入放到公众视线之下引得热议纷纷。正好昨晚跟朋友聊起这个医药推广的事,借此也可以说说看法。

首先,处方医生的回扣在行业不算秘密,不给的话,很多药没法推。而且回扣不止一层,通常有医药公司(不是药厂)、医院、处方医生。医药公司以销售代理这种角色在关键位置,拥有医院及医生的联系渠道。

我朋友他代理的是一款常见病的新型药,通过临床试验并获得上市许可,目前以处方药形式销售,即医生推荐开方才能买,他们实际推广时发现了以下问题。

药品定价比较尴尬,因为类似功效药物市面很成熟,患者或则医生都习惯于使用走量大且价格低廉的药,朋友他们这种新型药,目前定价也不高,由此给出的渠道(推广费)也不多,这使得医药公司、医院、医生都没有很多动力去推进开出使用。

他们新型药的核心优势,即不用口服,而是纳米药贴,贴在身上药效稳定持久。避免传统口服药带来的有效成分在体内波峰低谷给身体带来的冲击。能更好控制慢性病的病情。

也就是说这个药品是具有创新性的,目前因为回扣与定价互相牵制,导致目前推广不顺,而销售费用在这其中起了微妙的作用。

站在全社会公共利益的角度,患者应该有选择权,可实际上由于专业领域的分工,处方权在医生手上,医生不可避免要根据患者钱袋开方。一旦牵扯到回扣、推广费之类的问题,医药的价格与疗效就不是简单成正比的关系。

有可能是,药效相同的情况下,患者可能付出了较高的成本(渠道想吃更多),亦或相同价格之下,患者拿到了较次的药(渠道想要更高利润,给了成本与药效较低的药),还有可能是有性价比较高的药不推,而改推性价比较低的药,当大家都主推某款药之后,销量上来进一步压低成本,售价不变的情况下中间商赚取了更高利益。

就以上这款药的实际情况来说,可能由于前期开发成本原因,目前只是比传统口服贵了一点,但疗效却是更好的。可因为前期走量不足,加上推广利益过低,医生没有开方动力,最终无法带给患者更好的选择。

这是国内制药厂商面临的问题,国外制药厂商要在国内推广药品,是不是也面临类似困境呢?答案当然也是,由于外商身份监管,或则是企业合规要求,国外制药厂商的医药代表一般不给医生回扣(回扣问题在国外制药厂商那是属于红线,不得踩),但他们会采取另外一种通道路径打开市场。即赞助学术交流会,至于赞助款最后怎么流向,那就不得而知了,依照多年惯例来说,国外药厂表面上更加合规、合法。

目前国家通过集中采购,将一些量大,常用的药品的价格从源头开始管控了。另外又断开了医院药品销售的价格加成,相当于表面上切断医院售药的利益。但这个目前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因为禁不住医生开一些特殊药方,暗示让患者自己到外边买,加上专业领域一般人也只能听从,无法分辨。

那如何破这个局呢?

以我们社会主义优越体制,要破这个局其实是有方法的,把监管触角深更长更细一点。监管到每个医生给每个患者所开的每个方子。将药品生产、流通、销售的记录盯得跟收税一样紧(目前国家对小微企业偷税漏税心知肚明,并且掌握很细的数据,只是基于保障就业没有全部强制征收)。一旦追踪体系搭建好,让一切药方有迹可循,很多医生就得顾及自己职业生涯,规规矩矩为患者量身定制最合适的处方。

可话说目前医药改革搞那么多年,没有将这监管快速推进,主要还是利益分配太过复杂,不好一下子切掉。

目前回扣问题监管也不是不知道,依我朋友他所了解,某个药厂给广州某家医院的药品销售费用,每个月高达几千万的流水。可能是金额太过显眼,后来被查,不单医院相关责任人被抓,就连药厂销售代表也被抓了,颇有一锅端的意思。

由此,我们可以提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产、销、用三者利益要不要平衡,强调保障最广大患者的用药利益,把制药厂、医药公司跟处方医生的灰色空间挤得一滴不剩,是不是就好了?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2票, 平均: 4.50)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