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过之后停下来看老城

前阵子忙备考,冲刺复习忙到连博客都来不及更新了,想着自己过往除了英语之外,全都是逢考必过的,不想浪费更多的时间去补考,只能多努力……考完之后总体感觉还好,只差结果未知,过个把月吧。但愿理论、技能两科都通过,然后顺利进入综合评审的论文阶段。到了论文我就不怕了,都是格式化的东西,谁让咱是常写作的呢?

考完之后拿出前阵子秒杀的一个四人餐,什么乳鸽皇来着?去过的饭馆都记不清了,抢着秒杀的东西,才八十多元,出品居然不俗,广州老饕餮都赞这的口味好,我的大众点评难得给个好评了。

老城区这边就是不同,很便宜的消费也能有很不错的口味,有情怀的人可能都喜欢在这呆的,说到情怀,同吃饭的一位大伯跟我聊起当年的广州了,表情言语之间,隐约透出落寞的味道。

广州是经常被拿来与深圳比,什么经济实力、国际地位排名之类,在大伯这样的老广人眼里从不在乎,深圳再怎么强,广州依旧是省会。深圳是国家改革开放之后的宠子,而广州上千年的老城,若广州还跟深圳这样的后起之秀斗来斗去,实在很失风范。

所以大伯这样看明白的老广人,是不太在乎所谓的经济实力比拼的,他们更在乎的是一座城的文化底蕴,毕竟这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一线大城人来人往,只有文化才是这座城的根。

可近些年,广州居然偏偏就是“根”这里出问题了,这才是让大伯感到落寞的地方。没了经济地位,连文化古都的头衔也保不住,那这座城还算什么?

大伯说,他们那个年代,也就是广钢兴旺的时候,那时候广州有很多类似广钢这样的大工厂,里头的工会都会经常轮着举办各种文化活动、文化表演,因为是公益性质,门票最贵一块,通常都是一毛,别看是公益,水平其实一点都不低,很多著名的粤剧表演艺术家都会捧场的,还有各种顶级大师作品的公益展览,那时候的文化广场,是真正名副其实的文化广场。很多今天看起来需要考虑传承保护的艺术,在当年可是相当之有群众基础的,人们都喜闻乐见,不管三流还是一流,每个人都能指点一番。

老伯还一脸嫌弃的说,现在上边意识到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以及民间艺术、传统粤剧之类的传承问题,说什么要培养接班人,有几个年轻人能接下来?现在那些后生一辈,比当初的差太远了,根本没接上,他认识的朋友中,走了的就不说了,活着的还有国家大师称号,每个月临特殊津贴的,都没找到接班人……当年很热闹的一个个的文化宫,现在也慢慢无人问津了。

听着大伯说以前的事,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当初文化鼎盛时期的广州,恍惚过来,其实广州一时的落寞只是中国社会变迁的一个缩影,一切都变得太快了,如果整个社会都浮躁,这座千年古城沉淀出来的艺术之美,是来不及给人欣赏的。懂的品味的人老的老,走的走。新一代都是互联网下成长起来的人,有趣好玩的东西看都看不完,又有几个能耐着性子专门跑去看那斯斯文,慢悠悠的艺术呢?

但,时代很短暂,历史是长河,我坚信人口爆炸时代出生的这批人一定会老,当有足够多的人,心慢下来的时候,古典主义会重新兴起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果三十年不够的话再过六十年也行,千年之城不在乎这点时光!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1票, 平均: 5.00)
Loading...

要不要出台“禁娘令”的讨论

最近网上不知道为啥频繁出现了关于“禁娘”“娘炮”话题的讨论,我也凑个热闹,基于以下三个理由,我虽然个人不赞成娘炮,但也不会反对娘炮。

人的审美是有先天因素

审美受先天的影响远超想象,茹毛饮血的时代,强壮的物种会占据更多的资源,跟着肌肉男走是很自然的,如果不被雄性激素所带来的强壮体格、粗犷性情外加低沉的嗓音所吸引,估计也活不到现在。所谓的自然审美涉及本能、本性之类都是刻在基因层面的东西,相对于进化上万年的历史,人类迈入现代化才区区一两百年,生物上的吸引不会这么快失效。

发达国家强势文化塑造出来的好莱坞大片里边,粗犷男人是标配,西方主流审美可见一斑。此等大片不断冲击之下,社会整体审美是有平衡的。我们既然能识别“娘炮”,那说我们我们心中早有了男人应该是怎样的标准,就算不是西方强势文化,源自于基因层面的吸引也早已先入为主了。

既然对于阳刚美的欣赏刻入了基因,目前国内娱乐风潮喜欢“娘炮小男星”也无所谓,粉丝们将这些“娘炮”男星当偶像追,也只是偶像。自己的爱人要不要娘,或许又是另一个问题。有人分析这跟男权、女权思潮起伏有关,所谓的“娘炮审美”,确实是女性消费主义的产物。有说是反映出女性地位提升了,也有人担忧这从根本上显示出女性地位其实下降了,在我看来,这都不影响大局,内因才能决定事物本质,基因可诚实得很。

现代社会应该提倡多元化

参考历史,有段时间我们很包容多元化的,但或许是因为经过了一段动荡时期,不得不统一思想抵御外敌,价值观方面竟然变得单一了。我始终认为社会要发展,除了提升生产力,还有要鼓励探索各种可能、鼓励发现各种需求。需求多则商机多,这样才能促进社会发展。

所谓坚守道德与审美的底线,是不存在的,什么样的社会有什么样的道德与审美,正如沙特以前都不允许女性开车,或则某某民族女性必须带面纱,我们觉得不可思议的事,人家觉得正常得很,可见除了生与死,其他都不是什么大事。

主流审美是可以被改变的

所谓娘炮会影响社会风气,我们需要坚守主流意识形态,主流价值观等等。我想说,假如主流代表了社会多数民众的意识,那非主流自然成不了气候,反而还成了多元文化环境下需要保护的少数派。假如“娘炮”在某个时期突然壮大成了主流,那也无需紧张,因为它已经是主流了。如果非要以某种意识形态引领大众的道德与审美,这就成了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所谓的主流,到底是民众自发形成的主流,还是少数派引导出来的主流?

最后是对于小孩子的影响,实话说我也反对刻板印象的干扰,赞成尽量让小孩自然成长。但这不现实,因为小孩的教育并不存在真空之中,父母的言行举止、周围伙伴的行动表态外加无处不在的数字传媒时刻教育着小孩。如果整个社会都刻板,周围一切就会告诉他,标准男人应该是这样,小孩一旦软弱起来就很受打击,这是没办法的事。能坚强的小孩自然会坚强,不能坚强的,只能说先天的气质上就是阴柔的,你总不能说这小孩是天生“娘炮”胚子吧。这可等于犯了严重的政治错误。

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设标准,男人可“娘炮”,也可“阳刚”,甚至模棱两可,给予别人选择的自由,等于给予自个自由!如果非要将这个问题上升到事关民族尊严,大是大非的程度,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吧。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1票, 平均: 5.00)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