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荤斋菜

今天朋友请客,到流花湖公园吃了一顿以假乱真的斋菜。

公园边上的斋菜馆,环境幽雅清净,我惊讶于这里的菜式,光看菜名,还真看不出居然是素的……

真正上菜,吃的时候,肉味十足,俺等肉食动物根本停不下筷子,这哪里是斋,分明是荤嘛!

朋友经常笑我见识短,斋菜比真正的荤菜贵又不是啥奇怪的事,想在美食面前继续追求健康,成本可不低!要将素的东西样子与口味都做得像荤菜一样,花心思做,又不是不可能。

而后记得了广义的吃斋与狭义吃斋的区别,广义的斋是可以包含蒜葱姜与辣之类的重口味素食,狭义的吃斋则更加严格,辛辣口味都不行。显然这斋菜馆子是广义的斋!

废话不多说,直接上图吧

这是鱼,样子虽不像,但里边的“鱼片”鱼味十足!还带麻子哦!
这是素一点的,笋干与面筋,与家乡的笋干比,完全尝不出苦味
名字叫牛柳,还带点香辣胡椒味呢
狮子头,尝一下,比真正肉做的狮子头更好吃,且不腻
来此必点的,“法海……”黑色那一坨是“发菜”,有这么一阵,因为环境保护的原因,发菜相当的贵……
最后例行,上一张照片!
其他相关文章
  • 清洗螃蟹辛苦做了吃
  •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3票, 平均: 4.67)
    Loading...

    清洗螃蟹辛苦做了吃

    今儿下午的时候,朋友在微信上发了堆照片,说他钓蟹场凭一根杆子钓了大堆蟹,临时说到我家做客,就顺带几只过来让我试试口味。

    看时节已是12月,已经不是蟹最为肥美的时候。但朋友既然拿来也就不浪费,只得辛苦我加工一番。自钓的蟹不是很大,也不像外边商品化那般用绳子扎好包装精美。无非就是装在黑袋里提着上来,我以为这蟹经过老半天折腾已经晕得差不多了,谁知遇水之时仍旧生猛。看着蟹壳脏污,想必就是钓着上来尚未经“人事”,先不说怎么做来吃,如何清洗成了首要难题。

    往常吃蟹,都是买了随便用水冲洗清蒸便可,咱这类普通市井小民都是顾着如何做,以及如何吃。至于前期怎么加工之类从未关心过,清洗螃蟹这类问题是第一次遇到。好在如今网络时代,度娘神通,百度一下看到经验分享,至少两种方法,酒味可去腥,那“酒醉法”便是首选,看厨房有大瓶白酒,自然容易。

    蟹放入盆中,冲洗第一轮,吐出都是脏污,水甚浑浊,换水再冲第二、第三轮,看着差不多,开始在水中倒入白酒,酒香四溢之下,蟹开始挣扎,但尚无太大反应。

    十来分钟后,盆中原本清澈之水又开始浑浊,看来这蟹已将内部脏垢吐了出来,下一步就是开刷了。经验分享都说刷蟹之前要将蟹彻底弄晕以免挣扎夹人。如何弄晕,有醉晕、敲晕以及热水烫晕等,我以为螃蟹已经醉晕了,试拿之时发现仍旧生猛,看来是酒精浓度不够高呀。

    朋友尚在厅中做客,时间不多,不管晕不晕了,我拿上来再用刀背猛敲蟹背,让其失去挣扎能力之后,再上牙刷“酷刑”,对着蟹腹以及大夹子上的蟹毛猛刷,再将蟹腹下方那个小盖撬开(可能是生殖腺吧)往里边猛刷,才算搞完一个,丢入另一盆清水让其缓神继续吐纳……

    如此反复,将所有的蟹弄完之后,没时间感慨吃蟹多么难,紧接一步就是上锅入蒸。往常商品化的蟹都是扎好稳稳妥妥的,甚至可以在蒸笼上摆得很好看,但这是自钓蟹,没有绳子捆绑,也没时间研究怎么捆绑,我只能自想办法将其安全弄熟。

    想来想去,没有好的,只能采用最残酷也最野蛮的方式,将蟹直接丢入滚烫蒸锅中,盖上盖子,任其在蒸汽地狱中自由挣扎!

    看来咱人是半魔半神这话是对的,对于这种方式,咱光想着就有点小激动,实践之时看可怜小蟹在蒸锅上无谓挣扎,我心中一点感觉都没有,上天有灵,希望下辈子投胎转世我不是这手中的蟹……那在蒸汽中快窒息的感觉比死还难受!!

    出品后,吃饱喝足,剩下三只,不能留过夜,只能丢弃入桶,辛苦做蟹又是浪费了……

    1995_1

    1995_2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1票, 平均: 5.00)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