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妈新手机之有福不享

上次说自己用了小米MAX2到现在一个多月了,总的体验非常不错。之前担心的MIUI植入广告,实践证明,那些乱七八糟的推荐都是可以关闭的,整个MIUI系统,除了少数几个无法卸载的APP,例如小米钱包、应用商店、播放器之类,其他绝大多数,包括多看阅读、小米商城等都可以卸载。要说MIUI系统最不干净的地方,除了应用商店(会推荐APP),就是小米自带的浏览器(有个默认的导航首页),除此之外,真的没别的了。

至于通知栏上弹出的那些乱七八糟的APP通知,MIUI8只需要往左一划,就能看到阻止按钮,点一下,对应的APP就再也弹不出任何消息了,如此下来,就连最恶心的手机淘宝都无法弹出任何广告,相比其他人,我的手机通知栏经常是空的。

至于之前某些朋友反馈的什么MIUI疯狂到,拨完电话都能弹出广告的场景,实话说我是真心没见过,为此我开玩笑说自己用了假的小米,因为我遇不到那些疯狂的广告。

流畅、稳定、省电什么的都是手机最基本的要求,MIUI8都完成得很好,所以给老妈考虑新手机的时候,小米系的手机是我优先考虑的,主要是看上了它系统自带的简易模式。

开启之后,整个手机就变成了智能老人机,字体超大啥的就不用说了,整个桌面还会变成横二竖三的六宫格,并且附带了流量总开关(开启后手机只能用WIFI联网),附加系统配置的安心锁(开启后,无法修改桌面以及系统任何配置),至此,智能机各种复杂的图标会变得极为简化。老人家常用的几个APP都显而易见摆出来了。安心用就是……

之前帮老妈拍了很多照片,借此新机,我加了一张64G的闪存卡,一并装进去了。满心欢喜的以为老妈会喜欢,谁知前阵子老妈来消息说这浪费钱,老爸对此也有意见(不知是不是找的借口)说问我能不能退货,我说买了就不退了,用个好的也当省心,后来让老妹出马搞定老人家,老妹说让我寄回去就是。

今天老爸收到货之后,电话里又告诉我,不打算用这新手机,他没说原因,我也懒得问了,权当是她不享福吧。

后来电话给老妈,才知道是她嫌这大了,重了,而且近段时间她干活那地方脏,加个手机套也不顶用,旧的本身还能用,说是过一周,或则放两三个月再说,照我这年轻人看,千把块的手机,有得用就先用了吧,新的买了不用放在那才是真正的贬值,浪费。

后来我想了想,也算明白了,没必要强迫老人家一定要做什么,你说他们不领情,不懂你是为他们好,那只是你认为的,随他们去吧。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喜宴后的挂念

思念与挂念,就是不管你身在多远,也不论几时几分,总有人对你时刻在乎。

几天前我长途跋涉,回到家乡参加兄弟的婚礼,看到曾经在一起寒窗苦读的少年们,如今又多一位步入了婚姻殿堂,很是高兴。早听说主角俩在一起不知多少年,如今这段恋情经过了时间与距离的考验,在婚礼上,他们关系将进一步升华,彼此成为至亲之人了。我由衷祝愿这美好的爱情鲜花盛开后能早日结果,果熟蒂落后生下个小宝宝……!

一切都很圆满,若非说有什么遗憾,就是成婚之人当年有不少至交,如今到场也就我们区区几位。大家心底都明白,人长大之后很多事身不由己,我自己也缺席过另几位弟兄的婚事。礼堂之上我举起酒杯,跟一同到场的另一兄弟谢过罪。其中原因我不好解释,因为这本不该说的。

喜宴结束后按照兄弟们的惯例会接着开下半场,夜晚唱K自然少不了酒水之礼,啤酒上桌后我是一再拒绝了,多次推辞只望弟兄们理解,白的红的我都不怕,唯独“黄酒”是我所忌,一旦入口势必反胃。论碰酒不能杯中无物,只以菊花茶替,跟所有在场的亲朋好友玩至尽兴。

过了子时,父亲因我深夜未归来电询问,本说好要跟两位远方归来的兄弟在外过夜,但眼前情况有变,我只安慰父亲让其安睡,时候到了我自会回去。

待其他人陆续撤退,我等几个至交则守至最后,一曲“真的爱你”终于把我嗓子拉开,只是为时已晚,KTV也要清场了,芝桓提议酒后喝粥以便养胃,大伙虽然肚子胀,也算继续了“加时赛”

等待摊主熬粥,父亲再次来电,这让我大感意外同时深深惭愧,平常父母都是一觉到天亮,今晚不能安眠,只因我尚未归家罢了。在外玩至深夜,这么大个人了还让父母担心,实属不该。

第二天我有约车返回广州,时间清晨六点,本计划跟兄弟在外过夜以便早起赶车,因散场太晚而我自己又预备不足,兄弟再三挽留我在外,而父亲总来电询问何时归,做不好就两头难。回程路上想通了这事,才给德远兄致歉,弟兄聚会总有下次的,做儿子不该让父母担心,还是早归为好!

敲开门后惊醒父母,那时已过三点,我不好多说啥。留自己休息的时间已不够两个小时,困乏让我来不及冲洗,简单收拾东西后便躺床上。待5点20分后被闹钟拽醒,我匆忙跑去冲洗,想以崭新状态跟随朝阳一同上路时,突然发现母亲穿着睡衣站在门口,跟我说粥已熬好,吃点再走。想自己从小到大,每次出远门都有“践行宴”,这次也没例外,只辛苦了母亲这么早起来预备了。

喝过热粥,催促的电话再次响起,父亲也醒来说不用赶,他开车送我一程。短短几分钟的路,父亲也唠叨说了一堆,我只听到关爱二字。

清晨的广场空无他人,预约的豪华大巴已经守候在那,上车跟父亲道别,我转身后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以为自己早已成年,可惜拥有成人之躯只是错觉,无需家人操心属我一厢情愿。所作所为,既然知悉,父母又怎可能无所挂念?在他们眼中,儿子是一直都这样的。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