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爷一路走好

之前写了《祝福伯爷》,今儿一早醒来,看到老爸老妈打了十几个电话未接,我知道要回老家一趟了。

因为伯娘走得早,家里服侍伯爷的除了最小的堂弟之外,能常驻老家并指导联络只有我老妈。一个月之前老妈说四哥(就是我伯爷)病重,她已经着手预备了后事,还告诉咱,伯爷时日无多了。让我们留心准备手头的工作,必要时候随时返程。

《祝福伯爷续》的时候,其实心底希望不大了,但依旧得活好每一天。老妈大概也看开了点,所以近段时间听不出她心情低落的声音。老妈除了做些闲散的事,求福祭拜之外,只在前阵子告诉我们,伯爷已经失去了意识,只是每日能喂吞点米汤,没得救,肯定要走。就不知日子单数还是双数,提醒我们到时候要统统返。

不用老妈说我也要返的,只是这种临别倒计时让我心底总有点焦虑与忧愁。回想到清明节那阵探望伯爷,原来精瘦的音容笑貌再度浮现在眼前,再听闻老妈说伯爷近期水肿,已经认不出原来的样子,短短这两个月,病痛折磨得伯爷已经失去了人形。多熬一天就多受一天的折磨,伯爷一生本是清苦,最后也没能善终。

最后再祝福,愿天堂没有病痛!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背信弃义

今儿请了一天家回家处理紧急事物,傍晚又动车赶回广州!本来已经很累,突然又撞到堂弟找我借钱……

说起这个堂弟,我博客已经有好几篇文章关于他的《终于现身》《老妈不尽烦》《浪子》,前前后后好几年,起初是担心,然后寻回人之后以为释怀了,谁知后边再度失联,如今又突然找我借钱,准没好事的,这剧情360度反转。

考虑到他爸爸,也就是我伯父前阵子刚患病,参见《祝福伯爷》。我今儿赶回家办事的时候,正遇到老爸开车载伯父在医院吸氧,才刚回到广州堂弟就找我借钱,这很巧。

以下是我跟他微信对话记录

写《浪子》之前,堂弟也找我借过钱,之前他信用都比较良好。自失联开始后,他再次出现要借钱时我发觉他变了,所以我不顾保密约定,跟他哥通报了情况,后边果然不出所料,堂弟答应好回家过年的事飞了……如今再度出现要借钱,可就没那么好说了。

我家大妹子也是被他坑过的,以下是大妹子跟我抱怨的聊天记录

嫁到长沙的大妹子变得更辣了!如此发泄源于这堂弟跟我大妹子基本算是一块长大的,她被坑那点钱都不算什么大事,应该是看不过这堂弟一步步堕落至此,正所谓有多在乎才会有多憎恨……

他两个亲哥哥,也是我堂哥,对此怎么表示呢?

他二哥都发语音,看不出什么了,大哥的态度比较有代表性,可以帮他还清欠债,但不能直接转账,转账是没用的……一定要亲见本人,拉着他回家,抛开过去,一切重新开始!这不是什么新手法,但只指标不治本。况且堂弟自己都不想重头开始。大家都是成年人,硬拉是没有用的。

我忽然想,如果我亲弟将来有一天也变成这样,我该当如何??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1票, 平均: 5.00)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