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妹大婚

过完中秋之后就开始忙着老妹的婚事了,男方也是我们老家这边的人,在湖南长沙读书工作,准备在长沙买房定居了,而老妹在广州工作生活这些年也有不少人脉,所以他们俩光是婚宴,就得预备着在老家、长沙、广州三地分别摆三回。老家这边原本计划简单搞搞就得了。

可这毕竟是咱家第一门亲事,老爸老妈又是特别要面子的那种人,所以这第一场婚宴就按着传统流程全部走完,搞了三天,可把我给累坏了。

先不说我得开着父亲的小车来来回回跑镇上N次,接亲友、接化妆师,各种物资采购,最远的驱车60多公里跑到高铁站接她那远道而来的同学。我原本那半生不熟的车技,经过这几天在乡村窄路的磨练,竟也大有进步!

然后是大搞卫生,将老屋前面那块地坪上的杂草、灌木、堆了十多年的瓦楞全部清理干净,整出一块场地预备停各种小车(基础设施没跟上,这几年农村小车多了也不是好事)话说,光是清理场地就是一件大体力活,别看平时有锻炼,顶着烈日干重活谁也受不了,几天下来我整个人硬是黑了一圈……

其他人也没闲着,父亲是忙着给门前地坪那个角落的一块地方铺上水泥,方便倒车。由于那个角落在当初建房子的时候留下了一堆石渣,用铲子清理铲平的时候超级痛苦。当初村里通水泥路的时候就应该顺便铺了,也不知道父亲是太老实还是咋的不肯动用公家水泥来铺,现在临到头了才想着弄。然后还有就是将通到门口的自来水接上水管弄了三个水龙头在地坪上,方便大宴的时候厨房的人使用。

母亲就是忙着开始搅米、磨浆准备做“茶果”,那玩意在我看来就是糍粑,也不知道为啥这边传统上叫“茶果”的。做好之后结婚带过男方那边村子要到处分人的,量特别大,一个人搞不定的,所以老妈就请了村上各种三姑六婆一块帮忙……男方那边很多礼数都已经简化,说是不要了,不过我们这边还是很传统,硬是做了要给过去。

礼宴上按照家里习俗,我就得忙着招待客人端茶倒水敬酒之类,跑上跑下分不开身,关键的新郎接新娘时刻,按照家里习俗,所有本家的男性都得回避,我跟老爸还有弟弟们都得跑得远远的,拍不到新娘最美时刻,这些习俗都是很老很传统的!现在我也没弄明白是为什么!

废话不说,直接上照

第一天开始杀猪
二伯爷刀功可了得
晕血的人见到这一整盆血会有何感受?
结婚前一天就得将磨出来的米浆压干成粉团
粉团拌上了糖就有了颜色,不知道是红糖还是黄糖
煎“茶果”,用平底锅上柴火煎
有糖的东西都很容易糊,所以火候很重要
得不断用铲子压扁压大,尺寸还得均一
煎好的“茶果”堆在台上晾一晚,正日接新娘的时候顺带过去
母亲正在染红筷子!喜宴得用红筷
神秘的“杀猪菜”之血肠,这道菜平常都没有,得杀猪场合才能吃到
自炸的扣肉、鱼丸、炸鱼等
迎送新娘场合,我不应该出现,事实上我也没见到
换另一个角度,远远望一下就好。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2票, 平均: 3.00)
Loading...

中秋愉快

中秋愉快!

早起给社公上了香,看到前面那棵空心老树依旧枝繁叶茂,家乡小河两旁郁郁葱葱,村里已经升起烟火了!

站在社公这遥望家乡
每次过年回家时看到它总是光秃秃没叶子,一直以为它死了,原来这树的生命力比我想象中更顽强
很多朋友羡慕这青山绿水,其实小河的水质也不如以往了
家乡每次逢年过节,家家户户总是“比拼”谁起得更早……照我说,不如学习广东这边零点一过直接上香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