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狗年新春

昨天没怎么睡,听说今天要一大早四点半就起床,春晚都没有看就躺床上,然后开着降噪耳机就想睡了,睡着看到灯一直闪亮,于是又拿着内衣盖住眼睛继续睡。

有个地方没想明白就是这个新年拜早茶的时间是谁来定的?每年都不一样,今年算是特别早的了。

早上起床之后就赶忙拜早茶,然后烧完纸钱就放炮,然后去拜社公社婆,回来拜天地之后就赶忙吃斋米粉,继续下一场,到甘丽的金华寺领红包。

去年没回家,不知道什么时候金华寺开始发红包了,开车到之后这里已经是人声鼎沸、香火袅绕,老妈虽然提前说了 进去要领香先上香再祭拜,但进门之后都看不到领香火的地方,我就先拜了。

来之前以为说是拜了一圈领红包就可以走,谁知道这登记领红包的人还没到,老妈就负责发红包了,老妈不太识字,一圈人就又围着老爸翻名单,半天都找不到第一个发的人,写的那个字估计老爸也看不清,还是超芳叔婆出面开始找到第一个名单开始发了。

在这个地方烟火太浓了,有点呛人,实话说看到老妈要负责这个事,心底有点不忍,毕竟这些香火很是有害健康,不过我知道一些事是劝不住的,有时候人生的意义就在于做一些自己相信的事,所谓的信念支柱吧。如果突然说不让她做,或则嫌她做了没意义,没了信念这人生路也就不知道怎么走下去了吧。

好在这些事一年就做这么几次,随她去吧。

小时候过年的炮可大了,现在不知道为啥显得不够大
每年都要拜的社公社婆,今年旁边多了两排桌子放供品
来到甘丽的金华寺,随手拍一张
香火鼎盛

分红包跟手信,一帮妇娘大爷大叔们讨论了好久,我们在旁边听着都烦了,或许可以说这是节日特有的烦恼吧,哈哈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写在归乡前

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春节了,虽然过年在整个中国都是一件大事,而我这边归乡的意愿倒不是特别急,关注我的人都知道,最近的两个新年我都没有正常过,2016那个年,大年初二我跟家里闹了些不愉快,就跑去了柳州散了几天心才回家,为此还差点闹了个大意外。2017年,我则干脆跑去了四川海螺沟玩了一个春节,家都没回!(细节啥的各位看官自行翻阅我以前的博文就好。)

因为这些梗,所以2017年的清明、中元节、国庆之类大小假我都乖乖回家了。也没算跟家人多么隔离,只是感觉还缺个什么,应该是缺个年吧!

是该回去好好再过个老家的新年了。

小时候回家过年,怎么说都是一件很愉快的事,倒不是因为寒假,而是借着过年可以体验到一些平常很少感受的气氛,炮竹声、硝烟味、以及各类酒肉菜香,新年的礼物无非就是好吃的,新衣裳,还有就是最最重要的,就是能跟村里其他伙伴玩一起。小孩的快乐总是那么简单,至于过年很多繁杂的仪式,小时候是不太懂的,大约就是各种拜祭,听话的就会照着做,不听话的大约就不见踪影,因为过年不能说脏话、不能打人骂人,小孩不参加祭拜,大人也无可奈何,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拜社公社婆

如今长大了,很多东西就变得不是那么纯粹了,大人们新年的礼物,就不是什么糖果、新衣服之类这么简单,能得到村民关注的,不是新房子、新车子、那至少也得是个新人(女友、新媳妇、刚出世的孩子等)。小孩总是不明白大人们的快乐,而大人们也不在乎小孩那点心思。逐渐长大的我,有时候会感慨世道变了,其实变的不过是人心。曾经那些难以理解的繁杂仪式,我居然也慢慢懂了。

拜社公社婆

新年一日六拜,第一拜祖宗早茶、而后拜社公社婆、拜天地、拜鸡笼、猪笼、拜祖宗晚饭、还有大年初一必须吃斋!种种繁多仪式还有特殊习俗,连隔壁村的都说没有,很多地方早已简化,只有咱家这片区域还“顽固”保留了传统。老妹之前也嫌咱这片区域的男人太过古板、外加大男人主义等等,后边真的就远嫁长沙,今年在那买了房,安心做城里人了,她今后或许不必再经历这些,那都是过往老一辈们的记忆。传到如今,别的地方都绝了,我们也该差不多了。

家里的族谱

但这东西没完,因为父母都尚健在,我们还在书写自己的历史,追溯着不知多久以前的故事……村里的社公社婆石雕,在大老板捐舍下,一扫小时候那般残破印象,变得更为光鲜华丽了,可预计,节日的香火会更加旺盛……

族谱书写的历史

春节的所谓的新与旧的思想,就是这样交织缠绵,不断延续在子子孙孙的记忆中,省略了很多细节,我们也只有印象大概是如此罢了。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3票, 平均: 5.00)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