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社会的小弟

寒窗苦读数十载,小弟今儿要迈入社会了!

他跟我一样也是游走于城市与农村边缘的孩子,他小学有一半在农村,一半在城市。

这小子读书时很能折腾,初次上大学那阵,觉得学校不行,抑或专业不好,小弟居然决定回校复读重考!

后边考了更好的学校,专业重选,苦熬至今,终归顺利毕业。

想着迈入社会第一步应该顺顺利利!不料周二那天,小弟刚上班就便遇到甲方当头一棒!

银行方面得知他是新人,便当着所有人的面指着小弟,让项目经理赶他走,这项目不带新人。

初逢破事,血气方刚的小弟哪能沉得住气,第二天就想说辞职不干,跪舔甲方的滋味太难受了!

我一听着事情原委,安慰他不着急,又不是他的错。天塌下来有他们领导顶着,还轮不到他承压。

甭理那低情商的银行经理便是,我就不信他敢叫保安上来撵人走。

这一连僵持几天,小弟都没有接到任务安排,便坐在办公室自己一边看书,一边苦熬。

朋友听了也开玩笑说这样挺好,不做事还能白拿钱。

好日子终于到尾,小弟今儿接到指令,下周一写界面,周末两天要苦修看文档,为奔赴战场做准备!

以前读书时小弟跟家人的话特别少,来到广州之后带他出去几次发现他话变多了,经过这一次,又长大了吧。

出社会后人是会变的,希望他以后越变越好!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祝福伯爷(续)

距离上次听闻伯爷被确诊为肺癌,参见《祝福伯爷》隔了快两个月,中间过了个清明。当时我一如既往回家祭拜先祖,见到伯爷依旧能走能吃,可见中药调理之后,伯爷也没老妈说的那般虚弱,我自当心安了不少。期待伯爷身子越来越好,早点开始正规放疗化疗。

这两个月中间还有个小插曲,伯爷最小的儿子回家了,情况参见《背信弃义》。说到伯爷另外两个儿子,我的大堂哥、二堂哥都有工作在身,不能久在病床前伺候,他们俩出来赚钱了,照顾伯爷的任务自然落在久不归家回家的小儿子,也就是我那失踪许久的堂弟身上。

这浪子回头自当好事一桩。可好景不长,近段时间家的群里没怎么见到老妈悠哉的招呼表情,虽不知道她忙个啥,隐约觉得不会有什么好事。今儿我又发了个表情,老妈回了语音,她说伯爷现在病得很重,所以最近心很烦,伯爷现在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了,看样子快不行了。

惊讶了一阵,也在意料之中的,毕竟所谓中药调理不是治本之策。没有开始正规的放疗化疗,中期的肺癌进展到晚期,基本就是回天乏术的。

老妈说,伯爷现在走不了,扶不起,不会吃,喂的话吃得极少,经常一整天都不吃。而且神志也不清,不说话,也认不了人。老妈现在已经托人开始着手办伯爷的后事了。

如此说,伯爷病情这恶化的程度比我想象的快得多,四月清明那时还能走能说,当时还依据他治疗的感受,调整了中药汤的方子,使之更舒服些,到如今突然近乎不省人事,这远不像所谓消耗性疾病的样子。莫不是出现了脑转移,才导致如今伯爷整个人失去了魂一样。

农村基层面对癌症,不殷实的家庭不会有什么好的办法。最难的还是误解。认为这种病治不好,传统放化疗的过程又特别痛苦,如此烧钱且不好受,不如就此放开。选择保守调养,若不见好也是天命使然……

纵然如此,仍旧期待奇迹发生!!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