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装”花市

迎新春逛花市、购年花是广州传统,去年因为新冠疫情,花市早早收档了。今年疫情尚未结束,珠三角其他城市决定不搞大型集中花市,广州迟迟没发布花市取消的公告。

阳光下早早摆开的花档

人民的健康是要考虑的,花农的利益也是要照顾的,为求两全,广州将大型花市打散,改为利用街巷分散布局,方便销年花,也方便市民购年花。

如果是往年各区大型集中花市,亦或封路布场,或则大广场布局,总的也就那么几天。今年分散之后,街巷各个的小花市点早早入场了。我看到最早的年桔是2月4号就摆出来了,其他花种陆陆续续也点缀街巷,随着花品种增多,广州的年味也逐渐浓了起来。

年桔,春节必备

今年是我正式成为新广州人第一年,思乡情浓,我决定不留穗,继续返乡。往年花市都是临近春节才办,以为今年看不到了,意外在街巷感受到广州过年气息,就在小花市点留影一张纪念。

姿态各异的蝴蝶兰

回家过年的路总是相似的,可每次过年都有所不同,有那么几个时刻,我想起自己刚出来闯荡社会,临近过年那心急的场景。

当时老家还没通动车,刚出来工作又没什么钱,想着买便宜的火车回到附近的城市再转。那时又没有什么售票APP,我特别调了闹钟,在一大早集中放票的时候醒来,然后不断用按键手机重复拨打12306这个订票热线,试图挤进去抢一张回家的票。

当时一个人在外地,冬天感觉特别冷,从被窝里伸出的手不断按着重播键,输入身份证号之类的流程,手指居然也冻僵了,还嫌自己按得不够快。运力不足得时候票自然是更难抢,即便如此努力,我还是没抢到回家的火车票。

由于觉得自己不适合呆在东莞的乡镇下边,所以无论如何我都是要回家,没有火车票,贵几倍的大巴车票也得买。最后跟房东退了租(当时懵懂,以为租房可以按天算租,当然,遇着房东善良,觉得我年少不易,最后还是按天算租给我),带着所有家当,挤到那春运时刻,人山人海的东莞常平汽车站……

当时自己混得很差,打份工,无论做跟不做,心底都没啥负担。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想并且真正踏上返乡路,回家是很愉快的!

不似如今,年纪渐长,懂得些许人情世故后,在外若不混出点成绩,过年回家亲友攀比面前都抬不起头。今年不少人借着疫情留在花城,大约是在此过年,没啥负担吧!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写于2020年末

又到一年尾声,按照惯例回顾总结。

众所周知今年不太平,我逆势而上,二月入户广州,顺口气四月在越秀买了套二手房,开始立足于广州,算是一大成就。

今年最大不甘,自觉在业务方面没有大的进步,长远来看这隐藏危机,友人多次提醒,自觉背负房贷不轻易挪动,改变当下很要勇气……

今年最大遗憾是没有跟爱人同游远方,往后变数颇多,错过今年,近些年,想远游机会已然渺茫。

十年前,那个关于生与死的人性考验,也在今年末再度袭来,一如阴云笼罩内心,久久徘徊不散,有那么一瞬间我好像也看破红尘,自觉身边一切索然无趣。

如果不久将来,注定要永失所爱,那迄今取得再多成就又能如何?无力改变结果,唯有坦然面对。往日相伴的点点滴滴,放不下也忘不掉,终究还是要强颜欢笑一起走下去!

那一刻,我明白,不是过往参加多少葬礼就懂得了死,也不是去过多少花天酒地就能明白怎么活。鲜活之人,看着生命流逝,将死之人,回味往昔鲜活,这人和事都没有变,只是那么一瞬间,知晓看透,生死相隔竟如此之近。

将至年关,害怕过不去,却还想说有我在。以往多么自视清高,如今却要苟且偷生。落差是有的,无奈也是有的。畜牲不需要思考怎么活,贵为人,得维护所剩无几的颜面。

理解不久将来要做的重要选择,就是真正理解关于生与死来临的人性,这是今年心灵一次重要的成长!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