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保与贱卖

首先是上个月,接了一位年过50的大叔的投保健康险的申请,划不划算先不论。料定是要体检的,事先就跟大叔强调了体检需自费,并且有两种可能性:体检通过,国寿承保,体检费全额由国寿报销。第二种可能就是,体检出有问题,国寿评估认为风险过大,不予承保,作为国寿准客户,产生的体检费可以优惠打五折。

看这位大叔烟瘾挺大的,料他体检会有问题。等体检报告出来一看,公司不出所料拒绝承保。给的书面答复也挺有意思:诊断发现甲状腺弥漫性病变样,有结节。需观察,延缓承保,意思是未来至少一年都无法购买健康险,过一年后看情况再说。

大叔知道投保被拒之后,便想我帮忙看看是否能将体检费也全报了。当时我没有立即答复不可能。只答应看看先,就这么拖了一个多月,想来想去也确实没有办法,他追着问来,我又说等等,一直到前几天,我终于正式电话给他答复,说找了很多领导,确实没有办法报销了,希望他能谅解。

大叔当时很不高兴,说这样搞没啥意思的,当时说要体检,他就不想搞了,碍于朋友介绍才没拒绝之类……我说很抱歉,我确实尽力争取过了,公司规定没办法。另外体检报告上除了甲状腺,还有甘油三酯明显偏高,轻度脂肪肝之类的问题需要注意,大叔说这些他单位体检都知道,这次体检他根本没必要做……最后很不愉快的挂了电话。

事后总结,为啥投保之前我例行询问他身体是否健康,有无大病史,住院史之类的问题时,帮转介绍的大姐,以及他本人都说身体很好,没生过病。现在体检结果出来了,又说这些他早知道,体检原本没必要做的,害得他体检费白出了……

朋友说是我的问题。例行询问,不代表客户一定清楚你想了解的是什么。甘油三酯高,轻度脂肪肝之类太常见了,客户潜意识里都不觉得这是身体健康的大问题,不认为这是必须如实告知的。我必须清楚提示他类似哪些情况应该告知,虽然这未必能改变拒保的结果。或许不用浪费人家体检的费用……

第二件事是,昨天拿了一部旧的酷派8720L去回收市场卖掉,我以为能卖个七八十的。结果问了好几个回收手机,有些不要,要的只报了十几块的价格,最后才卖20元人民币。

虽然这机子是国内第一款移动4G手机,移动公司充话费赠送的,1G运存,4G机身空间,1280×720屏幕,四核1.2G处理器。用了几年,尚有八成新,配置如今看来虽然很低,但我万万没想到居然贱卖到如此。在我看来即便拆了零件的价值也远远不止20,何况重新翻新一下再出口卖到第三世界国家都还能赚钱的。

可事实就这么残酷呀,一顿快餐的钱卖了一部智能手机,回收的人说是手机更新淘汰太快了,大把比这更好的手机可以回收,何必要这种低端的,牌子又不是特别好的废旧货?想想也是,市场价格决定一切,即便你自认为价值远不止,但价格就这样。

当然这手机也有些问题,系统中毒不轻,重新刷机或许能解决问题,只是我懒得弄了。回收市场那帮人应该能解决问题。这也不算什么特别大的故障了。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1票, 平均: 5.00)
Loading...

清明节前放火烧坟山

家乡的清明节很是隆重,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在清明节前回到家,因此,有机会感受清明节前一个重要的预处理工作:坟前除荒。

除荒的几个坟有太公、太婆;叔婆的。具体哪个在哪里我记不清。爷爷奶奶的坟在很远的地方 我暂时没机会见到,更远的还有在几十公里之外的,总之都是陌生的,除荒只能先除近的。

赶在节前,第一是明天要拜的山据说很多,不预备处理的话很可能别家都在吃晚饭了,咱还在野外继续拜。第二嘛,节日当天做这总不太合时宜。

吃过早粥没多久,就跟叔叔婶婶,拉上老妹跟母亲,外加伯爷一块出发。拉这么多人是因为按照惯例,祖宗的坟是人人都应该出力,其次嘛,野荒太甚,一两个人除的话会特别辛苦。亲家帮忙一块也是应该的。往常有些人清明不能回来,也会给钱以示参与。

荒郊野岭生机勃勃,一年的野草生长往往会没过整个人胸口,对付这种情况,如果天气适宜且位置合适的话往往都是一把火烧会比较快。我虽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但近距离感受大火还是有点心慌,特别是近期天干物燥,风险尤甚,一不小心就可能火烧全岭酿成大祸。

我们都是提前铲了一圈,物理上划分了隔离带。其次是每个人都严守一方,全方位包围火场范围。这还是一小个坟头的几十平米的规模,要更大的话就很难说了,所以只有一两个人的时候,千万别做放火烧山这样的蠢事。干草特别多的时候,一旦起风,区区一两个人根本控制不住火势规模。

烧完野草,剩下就是难啃的灌木根,往年都是贪图快捷,直接柴刀砍掉灌木主干,根茎未除,一年年下来,那灌木的根还是越长越大。每次扫荒都要在同一位置重新砍一次。这次仗着人多势众,叔叔婶婶、还有伯爷都力主将那几棵老灌木连根拔起,永绝后患。

看这些灌木根长貌似不大,但城里的孩子可不能小看它,地底下那手臂粗的根茎会长到很深的地方,而且还四面八方辐射,蛮力是拔不出来的,甚至于不能简单的用斧头对付它,得先用铲子围着那大大的主根长挖一圈深坑,找到那几条主要的辐射茎,活着的根茎一般利铲也很难铲断,这时候斧头才能派上用场,劈断一条之后还要继续找,直到辐射根茎全部断开,手能摇晃动主干了,才能从下方斩断深入地底的最后一条根,这才能拔出一个灌木根长。没有了这个主根长,地底下剩下的断根也难成气候了。

带上这种帽子 俺也做一回农民
到了一个野荒特别多的坟头,据说是叔婆的安息之地。我从没见过这位叔婆。
预处理完毕,开始放火烧坟了……
难啃的灌木根,简单斩断主茎,还是年年都长,打算连根拔起
见过这样学生妹子拿锄头么?别小看,小心妹子劈死你哦!
婶婶都说往常劈这东西,力量是有,技巧不足。看来健身房练的死肌肉确实不适合在如此场合显摆。后面还是交给伯父了……
叔叔一个人对付那大灌木,当然也只是先斩断主茎,根部太大了,位置不好挖,留着来年再对付它。
除荒完毕,比起来时候胸口高的野荒,如今是干净多了 。
叔婆安息的地方,种了很多速生林,若是能换成松树,看着会更美丽。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2票, 平均: 5.00)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