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中秋游荔枝湾

广州今儿中秋傍晚下起了大雨,原以为看不到月亮了,晚上七八点去了老城区的荔枝湾那一带逛了逛,节日气氛尚可,很多人趁着月色也出来散步,天空也给力,云儿散去露出了月亮脸……

荔枝湾是广州老城区的著名景点,一条河涌蜿蜒而过,两旁小道挂卖不少灯笼应节了
河涌两旁的的商铺都是特色商铺,今儿卖灯笼的多,上边二三楼都是老民居
2018中秋之夜荔枝湾的一角
依着朋友建议,也弄个灯笼玩玩,传统的那种,里边不是灯泡,是蜡烛,蜡烛哦!
拍一张看得到月亮的,曝光度调高了,天空都明亮起来……
看到兔子,忍不住要过去合个影,朋友说此“兔”非彼“兔”
夜晚荔枝湾的另一角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1票, 平均: 5.00)
Loading...

年少时光之麻村小学黄老师

只在卫星照片上看到了当年的麻村小学,靠中间那就是了

本文隶属于《青春回忆集》

当时转到的学校叫麻村小学,名字不好听,但却是是我的母校之一,一座三层高U字形的教学楼,见证了我六年的少儿时光。凭借记忆回想当初学校的场地布局,进入校门后右边是两幅地图,其中一幅理所当然的是胸怀祖国,另一幅是放眼世界!两幅地图都用瓷砖拼贴在墙上,墙的后边是一个小露天舞台。舞台旁边是几棵树,而后再往北,便是学校操场。操场的正西边就是U字形的三层教学楼。规模不大,一个年级就两个班。印象中教学楼中是没有厕所的,当时学生要上厕所,得下楼穿过操场,到东北角那才有一座小房子,女厕面向东,男厕面向西……一二年级的教室在一楼;三四年级教室在二楼,五六年级教室在三楼,学校六年的时光,我们不断爬高升级着。

我们一年级到六年级的班主任都是黄海慧老师,我至今都还记得当时黄老师是如何介绍自己名字来历,说是父母盼着她能有大海一般的智慧,故名海慧,黄老师主教课程是语文,当时这门课的成绩是好是坏我已忘记,总之没有挂过科就对了。六年时光中,黄老师自己也生了孩子,顺利做了母亲,所以有这么一段时间我们是看着黄老师的肚子慢慢挺起来,挺着大肚子到小学生的教室上课其实有点危险,后边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们理所当然见不到黄老师了,语文课也是别的老师过来顶班了,当然,没过多久老师又满面春风的回到了我们身边,好似这只不过是一段小别时光,与过往不同的是,黄老师母性更浓了。

除了语文课,印象中班主任好像也兼任我们生活技能课的老师,记得有这么一次生活实践课是关于手洗衣服的,黄老师就将她老公换下的衬衣带到了学校,然后在露天的小天台那,教我们如何手洗衣服,那时用的还是肥皂,同学们都很好奇的围观者,总之这些生活课程难度都不大,老师能亲自示范的效果比什么都好,我现在都还记得。所以往后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包括现在,我都是习惯手洗衣服的!

校运会的50米接力比赛(当时学校广场只够50米),由于是集体项目,班上每个男的都参加了,有两位同学是人高马大的(年龄比我大了足足两岁还是三岁)黄老师安排他们俩做压轴冲刺,当时果然赢了隔壁1班,我们特高兴,老师脸上也有光。

黄老师也有非常严厉的时候,我们那年代还有学生被体罚的,一般老师只会让你罚站在教室后边,我就记得黄老师还是会拿着直尺,让我们伸出手掌挨打!这种将学生当自己孩子那样的严厉管教也就黄老师了吧。当然这并还不是黄老师最狠的时候,最狠一次是她打算让我直接撤学回家。缘由是当时老家太祖过世(这段故事我后边细说),冬梅姑姑跟着我去学校向黄老师请假,她当时说了只批我三天。即便冬梅姑说可能不够,黄老师也不愿再多给假期,说刚开学不久就要请这么多,学习会跟不上之类,我们拗不过也只能先这样回去了。

后边太祖那丧事搞了差不多一周,那时也没有手机什么的,知道黄老师那边会不好搞,所以叔公亲自陪我到学校打算道歉并解释情况,黄老师当时已经晋升了,拥有独自的办公室,我们一进她所在的房间的时候气氛就很不对,黄老师直接让我们回去,不用再来了,叔公当时也算差不多要退休的老人,好说好歹这黄老师都不肯让我回去上课,最后叔公是找到了更高级的领导,应该是校长那边去了吧,或许考虑到我是借读生这因素,最后她才勉强同意我回到了教室跟着同学们一起接着上课。

六年级毕业聚会,当时班长带着我们重新布置了教室,用剩余班费买了吃的,还有我们自己也安排了表演,黄老师最后勉励我们的时候说了什么,我们早已记不清,只记得黄老师讲话几度哽咽,如今回想,人生确实没有几个六年,如果每个班主任都是这样带班成长,人生从教30载,撑死也就六届学生,我们便是其中一届,算她带大的孩子,今后很多可能再也见不到,怎能如此轻易割舍。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1票, 平均: 5.00)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