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什么样的夫妻可以白头偕老

看到昨晚群里发一篇文章,远方青木关于什么样的夫妻可以白头偕老的,给单身伙伴些许安慰,可能就是因为太独立所以才难有长久的爱情。

诚然,无论从直观感觉上,以及统计数据上,现在适龄单身率,包括离婚率确实比以前高了很多。这让我想起自己读书时候,哲学课的老师说过的否定之否定规律。家庭关系也是曲折发展的,原始社会生产力不足,群居群交,后边生产力进步,否定之前,变成一夫多妻,再进步,再否定之前,变成一夫一妻。若是生产力再进步,家庭关系则会再次遇到否定。有可能是进入单身主义社会,换种说法,有点像是回到以前“群居群交”,只是高度发达的社会里边,大家没有生存压力上的顾虑,能够随意相恋,却不建立任何法律上固定的关系。

我记得自己曾经也认为,人若是太圆满,其实蛮难找对象的。可看那文章说的头头是道,让我又仔细思考一番,我发现这也太过绝对了,现实社会并不是这样子的。

文章把家庭关系描述为功利结合,两权相害取其轻。但现实是,人不只有物质上的需求,也有情感上的需求。而情感需求是复杂,难以量化甚至难以归类的。

举例,都习惯讲人喜新厌旧,哪怕就说养宠物,也不是每个主人都隔三岔五就换着养,有的养了很多年寿终正寝,更多是逼不得已,环境改变必须将其送人。

养惯了,没见过外边有更漂亮的宠物么?肯定见过,但为什么还会继续?更多只是习惯使然,觉得有感情。可宠物自己又不能赚钱,还有一堆铲屎官之类的事。非要讲利益,恐怕只有听话、陪伴、取悦主人之类罢了。宠物离开主人多半会很凄惨,但主人没了宠物,顶多就伤心。

哪怕就放在“包养”这种极不平等的关系下。会突出这个问题,即真正的利益与感情,很难泾渭分明。固定伴侣在诸多方面是分不清的。家庭关系是否牢固,是否有望白头偕老,并不是简单的说哪方面的利益互补牢固程度,我认为更应该看一个人的性情取向。

俗话说有人喜新厌旧,也有俗话讲,衣不如新,人不如旧。人性上也可以分喜新、念旧两种取向,喜新的人,哪怕再穷再困苦,也有可能出轨闹离婚。念旧的人,家财万贯也未必月月更换。

总结起来,念旧这点在感情上是很可贵的一种品质。尤其当前日新月异的时代,要求人不断打破思想闯新天地。破新取得成就的同时,很多人就忘了初衷,忘了本性。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乱钓虾

今儿跟朋友来到上下九附近逛逛。

这过往烟火鼎盛的著名商圈,经过两年疫情,肉眼可见的衰落。步行街两旁有些店关门了,感受最深的,荔湾名食家这店,之前来的时候人头攒动,空的座位是要抢的,再度光临的时候,满堂尽是空座,稀稀散散三两桌,完全不愁没好位置。倒不是它出品不如以往,出品变化不大,就看门口摆卖特价的咸煎饼,有点像加了盐的油条,又带点甜味,真的挺好吃!

吃完便餐后就开始今晚主打节目,钓虾休闲娱乐。附近有个光头佬钓虾场据说是连锁的,上下九这边分店正值新开,过去玩玩垂钓。到了发现这位置好隐蔽,说在地下负一层,电梯还不能直达,临街楼梯下去又没有,还是进巷子左拐右拐,才看到招牌指引,跟着下去才见到。

荔湾上下九这边的光头佬钓虾馆

场子不大不小,虾池统一深度,老板处拿了根比手臂略长的小杆子,小碗装了点剁碎的鸡肝,小钩弄一点鸡肝穿过,甩线下去坐等虾上钩……

钓虾诱饵——碎鸡肝

过了十分钟、二十分钟,眼见不远处的虾,居然鸟都不鸟那点“肉”,后边逐渐没了耐心,我便提着杆子,左慢划,右慢划,试图把带着“美味”的钩子放在虾钳可碰的地方,勾引它们,结果虾要么无视,要么就直接窜走了,这招完全不起作用。

钓虾中

朋友那边也是如此,还听对面的女生跟老板抱怨,说这些虾完全不搭理她,我就想着,是不是池里的虾不够野?进货前都是饲料养的,没吃过生食?又或则,这些所谓的诱饵鸡肝,没加香料,吸引不了这些虾的注意?抑或,因为天黑了,虾也准备睡觉了,对食物提不起兴趣,诸如此类等等,各种推测虾不理睬的原因。

池里虾还挺多的

不管什么原因,全程垂钓下来,现场为数不多的“钓客”中没一个成功钓上虾的,我最幸运的也就两次,有虾夹着诱饵拉动了虾漂,试图拉杆时虾抖动了几下立刻溜了。诱饵虾钩都没点成就空了回来。

最后老板给的“安慰奖”,煎虾吃了

到钟之后,老板见咱俩空手而归,为了安抚,也算招揽生意,补偿了点活虾给咱,现场煎好端盘在一旁吃了再走。这钓虾的过程虽然很让人气馁,但结果还是要开开心心哈。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1票, 平均: 4.00)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