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时光之麻村小学黄老师

只在卫星照片上看到了当年的麻村小学,靠中间那就是了

本文隶属于《青春回忆集》

当时转到的学校叫麻村小学,名字不好听,但却是是我的母校之一,一座三层高U字形的教学楼,见证了我六年的少儿时光。凭借记忆回想当初学校的场地布局,进入校门后右边是两幅地图,其中一幅理所当然的是胸怀祖国,另一幅是放眼世界!两幅地图都用瓷砖拼贴在墙上,墙的后边是一个小露天舞台。舞台旁边是几棵树,而后再往北,便是学校操场。操场的正西边就是U字形的三层教学楼。规模不大,一个年级就两个班。印象中教学楼中是没有厕所的,当时学生要上厕所,得下楼穿过操场,到东北角那才有一座小房子,女厕面向东,男厕面向西……一二年级的教室在一楼;三四年级教室在二楼,五六年级教室在三楼,学校六年的时光,我们不断爬高升级着。

我们一年级到六年级的班主任都是黄海慧老师,我至今都还记得当时黄老师是如何介绍自己名字来历,说是父母盼着她能有大海一般的智慧,故名海慧,黄老师主教课程是语文,当时这门课的成绩是好是坏我已忘记,总之没有挂过科就对了。六年时光中,黄老师自己也生了孩子,顺利做了母亲,所以有这么一段时间我们是看着黄老师的肚子慢慢挺起来,挺着大肚子到小学生的教室上课其实有点危险,后边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们理所当然见不到黄老师了,语文课也是别的老师过来顶班了,当然,没过多久老师又满面春风的回到了我们身边,好似这只不过是一段小别时光,与过往不同的是,黄老师母性更浓了。

除了语文课,印象中班主任好像也兼任我们生活技能课的老师,记得有这么一次生活实践课是关于手洗衣服的,黄老师就将她老公换下的衬衣带到了学校,然后在露天的小天台那,教我们如何手洗衣服,那时用的还是肥皂,同学们都很好奇的围观者,总之这些生活课程难度都不大,老师能亲自示范的效果比什么都好,我现在都还记得。所以往后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包括现在,我都是习惯手洗衣服的!

校运会的50米接力比赛(当时学校广场只够50米),由于是集体项目,班上每个男的都参加了,有两位同学是人高马大的(年龄比我大了足足两岁还是三岁)黄老师安排他们俩做压轴冲刺,当时果然赢了隔壁1班,我们特高兴,老师脸上也有光。

黄老师也有非常严厉的时候,我们那年代还有学生被体罚的,一般老师只会让你罚站在教室后边,我就记得黄老师还是会拿着直尺,让我们伸出手掌挨打!这种将学生当自己孩子那样的严厉管教也就黄老师了吧。当然这并还不是黄老师最狠的时候,最狠一次是她打算让我直接撤学回家。缘由是当时老家太祖过世(这段故事我后边细说),冬梅姑姑跟着我去学校向黄老师请假,她当时说了只批我三天。即便冬梅姑说可能不够,黄老师也不愿再多给假期,说刚开学不久就要请这么多,学习会跟不上之类,我们拗不过也只能先这样回去了。

后边太祖那丧事搞了差不多一周,那时也没有手机什么的,知道黄老师那边会不好搞,所以叔公亲自陪我到学校打算道歉并解释情况,黄老师当时已经晋升了,拥有独自的办公室,我们一进她所在的房间的时候气氛就很不对,黄老师直接让我们回去,不用再来了,叔公当时也算差不多要退休的老人,好说好歹这黄老师都不肯让我回去上课,最后叔公是找到了更高级的领导,应该是校长那边去了吧,或许考虑到我是借读生这因素,最后她才勉强同意我回到了教室跟着同学们一起接着上课。

六年级毕业聚会,当时班长带着我们重新布置了教室,用剩余班费买了吃的,还有我们自己也安排了表演,黄老师最后勉励我们的时候说了什么,我们早已记不清,只记得黄老师讲话几度哽咽,如今回想,人生确实没有几个六年,如果每个班主任都是这样带班成长,人生从教30载,撑死也就六届学生,我们便是其中一届,算她带大的孩子,今后很多可能再也见不到,怎能如此轻易割舍。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年少时光之学前班

本文隶属于《青春回忆集》

我读书那个时代,家乡农村不存在幼儿园,当时村里的小孩读书最早也就是学前班。这个阶段也不会学什么特别正经的知识,纯当玩乐一样,我哪能想着自己玩着玩着就玩去了城市里。

那时的我,居然可以转到城里读书,其中原因当时我并不清楚,别的不说,当时家里还有妹妹这点,大人要一碗水端平的原则下也不应该只有我一个人可以享受如此“特供”待遇。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我没有机会,也没有觉悟去想这些问题,只当是爸妈让我去,我便去了。能到城里享受好教育的原因,还是我后来长大了才明白。

南宁的另一个“家”

初到南宁的时候,我被寄居在了一个叔公家里,当时年纪还很小,也不知道这其中的关系是什么,只当他们一家对我挺好,也就没感觉到太拘束,我只记得当时初到叔公家的时候闻到了一股特殊的味道,(果然气味是最深刻的记忆)不是臭味,也算不上是什么很香的香味,而是各种生活气息混杂在一起形成的家的味。长大之后我才明白,这位叔公很了不得,当年打仗以及城里动乱的特殊时期,他忤逆村里所有长辈,硬是投身从了军,后边分配到了南宁,晋升成了干部,在城里扎了根,单位分了一套两房一厅在小区里,我父亲初闯城市便是投靠了这位叔公,将我托付给了这一家子,其中意味深长!

又上一次学前班

因为年龄太小的关系,加之需要一段时间适应城里的生活,所以通过关系弄的学籍一样都是学前班。记得当时叔公带我去南宁星湖小学报道的时候,班主任是个年轻的姐姐,叔公交代了几下,就把我留在了班上走了。我因为完全不懂普通话,所以什么都不知道,老师说啥听也不懂,同学们说什么笑什么,我都只能听着干瞪眼。第一天放学的时候,同学说我要“留下”,我也不明白什么意思,以为是很大的事要发生了,看同学表情好似自己犯了大错,再看到同学都被大人接走了,而我的叔公久久都没来,我当时心里真的很惊恐。

闹心的橡皮泥

小时候的学习力果然是惊人的,从开始语言完全不通,到后边能用普通话跟同学老师交流,我都没用一个学期。如今想来我都很佩服自己。关于星湖小学为数不多的记忆中,有一个是橡皮泥的,那天老师放学前布置了个作业,是让我们每人准备一块橡皮泥,为了表达清楚意思,老师还在课堂上将那橡皮泥展示了一遍,是一大块纯黄色,软软的东西。当时亲戚接我的时候,应该也知道第二天要带着橡皮泥上课。但中间可能出了点差错,那天晚上大人们买给我的橡皮泥是12种颜色都有,每种颜色都只有一小块的规格。我当时看了直觉不对,就不想要,一想到自己第二天去上学带了错误的东西,心里着急哭了起来。

记得那天晚上,我父亲也过来看望我了,当时年轻的小叔子也在的吧,他们看到我哭的时候都不知道咋回事,大约也猜到可能是这橡皮泥不合我意,但当时小小年纪的我还很任性,不合意也就罢了,偏又不说出怎样才是合意的东西,所以大人们看着我哭闹也没办法。

不过这事该过去的总要过去了,后来怎么弄的我也不记得了,老师或则同学们也没有就此说特别另眼相看,关于星湖小学学前班的记忆,就上边两件小事。学前班都是玩着过的,然而我并没有在星湖小学呆太久。后边不知道为啥,在我即将要上一年级的时候,又转校了……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