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电脑的故事

那天在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接到老妈打来的电话:“你爸说把家里那台主机卖掉咯,怎样?”

我当时愣了一下,虽说心中自己心中也早有这样的想法,但真要卖的时候,心底还是有点疙瘩,我随口说:“这电脑最后不是我用,可能老妹在上边放有一些东西……”。接着老妈又前因后果的啰嗦了一大堆,大体意思是,家里七七八八堆了很多杂物,如今弟妹们都用笔记本,也没人再用那台主机了,碰到收破烂的上门,不如一块清了它。

我顿悟,那东西再怎么不舍,终究要丢入垃圾堆了,至于大妹子那边,虽然她是那电脑最后的主人,可那电脑被遗忘了那么多年,老妹应该也不会主动想起它,不如趁她遗忘的时候处理掉吧。

那电脑是怎么来的呢?时光拉回我刚上大学的时候。

那年我刚上大学,下边弟妹们个个都在读书,家里开支压力非常大,父母由此被迫艰难转型,老妈意识到种田赚不来什么钱,狠下心离开家跟着老爸到南宁谋生了,当时建筑业也淡,老妈闲了一阵后,弄了一笔钱到郊区偏僻的野岭,做起了蛋鸭养殖。

父亲的管辖的工地虽然也在南宁,但终究不是经常能抽身兼顾养殖场这边,所以养殖场基本就我老妈一个人,她在荒山野岭之外只身一人支撑这养殖场,说不清受了多少苦与累。

除了每天要看着蛋鸭一日N餐,凌晨早起把鸭子放出去后,就要在棚里逐个逐个捡鸭蛋码成箱,阴雨的天气那土坡黄泥是无比湿滑,走路都得小心翼翼更别说捡蛋了,也不知经历了几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鸭棚不小心漏水了,一个闪电响起,鸭子受惊四处飞散,老妈看着焦虑,也只能连夜冒着大雨出去,想将这些鸭子赶回大棚,可中间不知哪里又响起一个炸雷,她双脚好似被电到那般一阵麻,管不了那么多了,老妈只能一瘸一拐的回到那个小屋里躲着,眼看那些鸭一夜淋雨,待第二天起来一片狼藉。

一天没蛋就是白干,那晚仅有的那些残蛋,也都泡在了水里,老妈不舍还得逐个挖出来抹干净装箱,这都是辛酸。

我大一那个暑假本想去做点工赚些钱,后面各种阴差阳错没搞成,于是就到养殖场帮忙,闲下来时,才听到老妈风轻云淡的说起这些艰辛往事,我听着听着,至今没敢忘,瞄一眼见到老妈在床头放着的一把砍刀,想这荒野附近没什么人烟呀,稍远的地方才有别的养殖场,人家那都是夫妻经营互相扶持,老妈就一个女人,在床头放把砍刀防身。老妈说她自己时不时遇到别的人,也总会有意无意告诉人家,父亲晚上就回,这都是说给别人听的,老爸能过来几次,只有老妈她自己知道了。

我买电脑这事,大约就发生在那个暑假,我跟老妈坐下来闲聊提起。理由当然是自己学习需要,但“营销策划”作为文科专业,当时有电脑的同学都是极少数,要求很有水分,我提出,只是我想要罢了。

老妈当时也没闲钱,她卖蛋后收的钱都要周转用来买饲料接着养,难得结余都放给了老爸拿着了。她没多想就答应帮我弄,只是确实拿不出,我想到在南宁有个表叔是经营电脑跟周边配件生意,老妈当时就拿出了老爸用旧的CDMA手机,打给那位表叔让他帮忙先弄一台,老妈也坦诚钱暂时给不了,但后边我爸一定会还……

都是出社会的人,表叔一听就明白什么意思,当时老妈好声好气说了一堆,后边我也明白这不容易,从老妈的养殖场出来后,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跟脸,亲自去到了表叔那边,登门请求帮忙了,我坐在那里跟表叔磨了很久,后边还又让老妈打了几次电话,表叔实在拒绝不过,这才答应配了一台三千多的电脑。

2006年当时的三千多,是包含了显示器跟主机键盘等等全套。因为要尽可能省钱,显示器都是很小的14寸的台式液晶(窄边),RAM是512M,硬盘80G,处理器是AMD,小主板显卡集成,配置只是基本。

这台电脑就这样伴随了我的大学生活,大二过年回家的时候,我还用小拖车扛着整个台式机回到家里,全家人一起在房间里围着那个14寸小小的显示器,放一些我下载的电影,大伙都看得津津有味,这都是当年艰难时刻过后的美好回忆。

照说有这电脑,学生时代不玩游戏是不可能的,可我知道父母赚钱确实辛苦,所以这电脑更多时候是被我用来折腾各种基本技能,一个文科专业的男生,学会了电脑基本维护启动项,服务项、注册表修改,修改BIOS,备份、重装系统,PS软件、音视频剪辑、各种梯子翻越、系统虚拟机(有段时间用虚拟机玩病毒,对,就是故意在虚拟机内运行病毒后,看看哪个杀软能杀)……甚至于简易的硬件维护(内存、硬盘、电源风扇等等拆装清理)。

读书时候折腾这些,是作为一种乐趣,过了这么多年,如今回想起来,当时学会的很多技能到如今工作岗位依旧受益匪浅,就比如音视频剪辑,培训的时候全班就我一个人承担了创作手语舞蹈的剪辑配音,得出的作品全公司拿来用了。然后PS技能,各种资料造假必备,以假乱真搞到同事们都佩服,时不时用网上搬来的素材也能做几张海报,推动活动经营。近段时间都是在线培训,很多视频录像别人都想弄下来,苦于体积过大,微信发不了。但我却能很轻松将40-50分钟视频压到可以直接微信发送直接看,而且动作比省公司还快。然后办公室里边各种网络配置,打印机连接等等乱七八糟的问题,IT部来不及搞都是我自己先弄了。更别说办公软件,读书时候大家都会用,可到了岗位上,那些公式函数、宏、VBA之类没几个同事会弄的,也就我能轻松搞定一些同事们要费很多精力才能做出来的结果。

算了算这都是大学那台电脑带给我的益处,折腾它的同时也培养了我一些解决问题的思路,当年知道它来之不易,如今一看也算物尽所值。我毕业后,大妹子接着考入了同一所大学,那台主机没有卖,就这样传给了我老妹继续用,这台电脑就从男生宿舍搬到了女生宿舍,继续发光发热。

原本跟我相处非常愉快的主机,到了她那就明显力不从心,后边老妹不止一次跟我说过这电脑卡,慢。可能她那个专业要开运行的东西比较多一点吧,但也有家里对女孩读书的待遇相对较差的因素,大妹子读书那几年,家里终归没有给她买新的电脑,后边两个小弟也上大学之后,每个人都买了一台笔记本。至于小弟们有没有折腾出老哥我当年玩电脑的水平,就不得而知了!!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2票, 平均: 5.00)
Loading...

年少时光之往来书信

本文隶属于《青春回忆集》

上次说要结束《青春回忆集》了,没想到还漏了这一篇,闲着在家就顺便补上吧

书信往来其实是跨越我初中、高中乃至大学时代的一个行为,初中时候写的多一些,高中也比较频繁,到了大学时候就写的比较少,貌似大三就基本不写平信了。这与互联网在我国普及的趋势相符,初中的时候不怎么上网,与远方朋友沟通就肯定写信居多,高中网络不太普及,笔友依旧是不可或缺的交流渠道,大学之后有了自己电脑自然就远离书信了,要跟人聊个事,当然是上网最快。

不过我还是很喜欢也很享受从远方寄过来的,除了看得到还能摸得着的东西的感觉,如同今天有些人收快递收上瘾一般,回想当年,我们除了构思信件内容,还额外在信纸样式、信封、邮票、乃至信应该怎么叠,或则信的结尾画个什么手绘之类。总之,一封信我们总是想着会给对方更多惊喜……

而且书信的方式自然也是很慢的,除了写字比较慢,邮寄的过程也是很慢,省内一周内,省外一周以上。对应的成本嘛,我贴的邮票经常都是8毛钱的,都没啥问题,有时候信封里边夹带的一些东西多了,会上多一张8毛。总之从来没因为邮资不足被退过信。

慢也有慢的好处,比如给人期待感,然后会比较仔细的想一件事,正如现在常说的,从前,车马慢,书信远,一辈子只够做一件事,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然后就是邮票跟邮戳,以前的邮票就是在文具店或则校门口小店随便一张两张的那样买的,没有什么成套,或则说选特别款式要留作纪念意义。毕竟都是要贴在信封上寄出去的,太贵重、太稀罕的邮票可能会被人半路截了。邮票本来是应该用胶水贴在信封右上角,后来我发现其实用口水也行,缘于当代邮票背面基本都涂有一层水溶胶,遇水即可粘在信封上。省了胶水麻烦,只可惜信封不是这样,信封还是得自己找胶水。

邮戳跟普通邮票

邮戳是信件经当地邮局处理的盖印证明,邮票一旦被盖印即被使用过,不能再次使用了。而国内邮戳一般都是圆形,始发地一般盖在信封正面,南宁寄出即盖上带有南宁二字的邮戳,并在圆形盖印中间附上处理日期。收达地的邮戳一般是盖在信封背面。所以有时候想看一封信具体经历了哪里,中间隔了多久的时间,看邮戳就行。我没有国际笔友,网上传闻有一封信是走国际路线,发错了地方,然后绕了地球一圈终于到达正确目的地,但被盖满了好多国家地区的邮戳……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封走错路线的邮件也很值得纪念。

出来工作之后,接触了一些客户是有收藏爱好的,收藏的邮票是什么限量版,或则用了金粉银粉的特殊印刷。新是很新,可惜没经过旅途的邮票,在我看来都是没有灵魂的!

大学时候的信,不过这位仁兄貌似弄错我的专业了
初中时候的信。
高中时候的信
中考前夕跟初中同学的信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1票, 平均: 5.00)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