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下广州火车站

为什么突然想写这个呢?是因为最近听新闻说,广州火车站要升级改造了,普速列车的功能要转移出去给即将兴建的棠溪站,未来也不再承接货运功能,升级后是引入高铁动车。这确实也是时代趋势。

话说广州火车站建成至今四十多年历史,最初随着改革开放坐着火车南下打工的“捞佬”、“捞妹”绝大部分都在这个火车站经历过人潮汹涌的春运场景,这么多年以来,广州火车站也确实是春运大战的主战场之一,而且在过往很多年都是春运的焦点战场。要说多么风光,也都是过往的历史了。广州南站在最近一次春运中赢得了全国第一大客流站点“荣誉称号”,广州火车站都不知道排第几了。

英雄不提当年,广州火车站确实老了,我最近一次坐着卧铺从长沙回来的的时候,出车看到站台,处处都是岁月的痕迹。我相信在广州的很多人看到这栋建筑,内心都会涌出一股怀旧的情感,我自己09年来到广州的第一站也是在此下的车,第一眼看到的也是“广州站”三个大字。尽管我一直觉得广州站乱糟糟的,但真听说它要改造升级,还是有点感慨。

尽管官方说这改造不会大拆大建,但很可能改造之后里边那种岁月沧桑感将不在了,很多事情就是这样,没听说这个之前,一直都觉得广州站很旧,里边民工很多,各种乱糟糟的。真的说要将它升级,弄成南站那般焕然一新的样子,又舍不得了。

好在,广州站真要升级也是等到棠溪站建成之后,最近不会这么快动工的。我们可以继续怀念好一阵子。也希望政府这次升级工程,能充分保留广州火车站的历史……

月初从长沙返程广州,出站的时候拍下的这张,留作纪念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写在归乡前

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春节了,虽然过年在整个中国都是一件大事,而我这边归乡的意愿倒不是特别急,关注我的人都知道,最近的两个新年我都没有正常过,2016那个年,大年初二我跟家里闹了些不愉快,就跑去了柳州散了几天心才回家,为此还差点闹了个大意外。2017年,我则干脆跑去了四川海螺沟玩了一个春节,家都没回!(细节啥的各位看官自行翻阅我以前的博文就好。)

因为这些梗,所以2017年的清明、中元节、国庆之类大小假我都乖乖回家了。也没算跟家人多么隔离,只是感觉还缺个什么,应该是缺个年吧!

是该回去好好再过个老家的新年了。

小时候回家过年,怎么说都是一件很愉快的事,倒不是因为寒假,而是借着过年可以体验到一些平常很少感受的气氛,炮竹声、硝烟味、以及各类酒肉菜香,新年的礼物无非就是好吃的,新衣裳,还有就是最最重要的,就是能跟村里其他伙伴玩一起。小孩的快乐总是那么简单,至于过年很多繁杂的仪式,小时候是不太懂的,大约就是各种拜祭,听话的就会照着做,不听话的大约就不见踪影,因为过年不能说脏话、不能打人骂人,小孩不参加祭拜,大人也无可奈何,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拜社公社婆

如今长大了,很多东西就变得不是那么纯粹了,大人们新年的礼物,就不是什么糖果、新衣服之类这么简单,能得到村民关注的,不是新房子、新车子、那至少也得是个新人(女友、新媳妇、刚出世的孩子等)。小孩总是不明白大人们的快乐,而大人们也不在乎小孩那点心思。逐渐长大的我,有时候会感慨世道变了,其实变的不过是人心。曾经那些难以理解的繁杂仪式,我居然也慢慢懂了。

拜社公社婆

新年一日六拜,第一拜祖宗早茶、而后拜社公社婆、拜天地、拜鸡笼、猪笼、拜祖宗晚饭、还有大年初一必须吃斋!种种繁多仪式还有特殊习俗,连隔壁村的都说没有,很多地方早已简化,只有咱家这片区域还“顽固”保留了传统。老妹之前也嫌咱这片区域的男人太过古板、外加大男人主义等等,后边真的就远嫁长沙,今年在那买了房,安心做城里人了,她今后或许不必再经历这些,那都是过往老一辈们的记忆。传到如今,别的地方都绝了,我们也该差不多了。

家里的族谱

但这东西没完,因为父母都尚健在,我们还在书写自己的历史,追溯着不知多久以前的故事……村里的社公社婆石雕,在大老板捐舍下,一扫小时候那般残破印象,变得更为光鲜华丽了,可预计,节日的香火会更加旺盛……

族谱书写的历史

春节的所谓的新与旧的思想,就是这样交织缠绵,不断延续在子子孙孙的记忆中,省略了很多细节,我们也只有印象大概是如此罢了。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3票, 平均: 5.00)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