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时光之叔公家的阳台

疑似南宁叔公家的阳台,记得当年一楼的小院子也是叔公的,还种了一棵葡萄爬满藤架……

本文隶属于《青春回忆集》

叔公家的阳台以如今的眼光看是相当之小的,这么小小的一个地方为啥要单独拿出来说呢,主要是年少时被困在叔公家不得自由,除了闷在房里看书之外,有不少时间是躲在那阳台自个玩乐的。那小小的地方有我的小故事。

最初关于阳台的记忆,是爸爸刚带我到南宁的时候,那时候南宁市区还没禁烟花,不懂是什么时节,总之是看到外边很多小孩放烟花,爸爸也就跟着买了一些小烟花给我,没跑楼下放,图省事就到阳台那放了。叔公家的阳台那时候还有个纱网门呢,只记得烟花在阳台那我点了很久没点着……后来老爸看着我,帮我点也没点着。

后来我被寄养在叔公家后,房间客厅没啥好玩的,有事没事就跑阳台玩了。当时叔公家阳台养着很多花草,地方不大,叔公就用钢筋给阳台的围栏加宽了,把花草架托在栏杆上,我小时候身高还没围栏高呢,想上去看花草只能找个矮凳子垫着。

花草养了哪些呢,印象中有文竹,还有朱顶红、三角梅、吊兰,隐隐好像还有一盆扭曲怪异的小茶树……阳台一边有个角落是用钢丝固定了个小陶罐,里边装着腌制的酸柠檬。这罐柠檬在《年少时光之南宁叔婆》里边有提到,没提到的细节是有一次这罐柠檬被沾了油的筷子污染了,上边浮了一层白白的霉菌,叔婆用干净的筷子小心捞起那层霉菌,沉在下边的柠檬还是完好无损……

至于阳台的植物,纤细的文竹是冬梅姑养的,这玩意在我看来确实不太好养,冬梅姑还专门弄了个花洒,至于朱顶红开始我一直以为是水仙,毕竟都是一根花茎顶端开四朵红花,叶子啥的也很像,只是比较大颗,大红色的很漂亮,只是没水仙花香,冬梅姑只说它不是水仙,当时应该说过它叫什么,我是最近才懂那叫朱顶红……阳台的吊兰就没那么精致了,垂吊着长了气生根,貌似是比较好养的那种。

我小时候也在阳台养过一些植物,第一次养的是一片葡萄叶,为啥说是一片呢?主要是听我兄弟彬说他家有一株葡萄就是用一片叶子种了长起来的,我当时感觉好神奇,一片叶子也能长成葡萄,于是赶紧让彬从家里给我带他那一片葡萄叶,我自己带回叔公家在阳台好心伺候着,当时叔婆也告诉我那片叶子是不可能活的,最后结果可想而知,叶子枯萎了。长大之后我知道克隆原理,确信了叶子是可以长成一株葡萄的,只是需要的环境太苛刻,彬估计也是偶然的吧。

后边养的植物,有含羞草,小学校门口用自己零花钱买的,就一袋营养土装着带回来,盆都没有,还养过薄荷,这是养得最好的,我当时还洒了不少花肥,某次用力过度,以至于薄荷都疯长,最后盆里土壤结板硬化,薄荷全烂了。

阳台一头放了腌柠檬的瓦罐,另一头我记得是香炉,对,老家有每日上香的习惯,城里叔婆也保留了,只不过将香炉放在了阳台那外边。烧香剩下的香杆还被我当成了玩具,用香杆做点小玩意,还有下雨天那围栏上会有积水,我就将香杆摆成各种形状,利用毛细作用将那些积水引流到栏杆底下,当时还好奇为啥这些水会顺着香杆走……

在阳台做的实验还有自制蜡封,就是用个清凉油的铁盖,把白蜡融在里边成液态,然后摘点小茶树的叶子放里边,过上一层蜡。想着这样保存标本会久一些,印象中好像我还放过一些小虫子,试图做成琥珀那样……

叔公家当时的地理位置还是比较好,从阳台能望到当时广西电视台的高楼,小时候在阳台总能看到那些高楼亮着的灯火,就好奇能不能用个望远镜看看那栋窗口里边是什么,当时不知道从哪里看到望远镜的制作,是凸透镜跟凹透镜组合。学校的自然课上发了个放大镜,那凹透镜哪里找呢?我想到了叔公的老花镜就是凹透镜,于是找了个机会拆了叔公的老花镜,取下镜片玩了几下,发现望远效果很一般,为此付出的代价是又被叔公抓着骂了一番,弄烂他的老花镜……不过好像叔公没打我,他知道我是好奇而已。

小时候还有个最牛实践是在叔公家的阳台偷偷进行的,抽烟,对,就是好奇,应该是小孩模仿大人的一种,偷了叔叔还是叔公的一支烟,拿着打火机偷偷在阳台的一个角落点,然后学着样子吸了几口,印象中好像还被楼上的邻居往下瞄着发现了,好像邻居也只是笑笑没告这事给叔公,烟的味道当时只感觉呛,成长路上试过几次抽烟,幸运都只是试,没一次感觉好的。一直到现在都不知道烟有啥好吸的……

阳台角落的杂物也有不少,铁哑铃跟铁球是记得的,叔公当过兵,这玩意应该是他年轻时候锻炼习惯留下来的吧。小时候没锻炼的习惯,那些铁疙瘩就忽略了,偶尔用来压点东西……

阳台的对面原本是一个单车库,停放小区所有人家的单车、摩托车,二楼当时本来是空的,后来一天物业请了施工队将对面单车库二楼起成了一个个宿舍单间格局,出租给了一些人家。当时有一户人家就在我们阳台正对面那房里租了下来,那户人家的孩子也跟我差不多年纪,在小区一块玩的还不错。有时候那小子想叫我出来玩的时候,就在他家那鼓三击掌,我家就能听到了,这时候冬梅姑就告诉我说,人家叫你啦……那时候那小子好像也跟我在一个小学,所以上学都是一块去的……

区区几尺地……就是年少时光的回忆之一!!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1票, 平均: 4.00)
Loading...

年少时光之叔公家的书柜

本文隶属于《青春回忆集》

小学时候已经算是认得几个字的,之前说过因为那个年代的小孩经常会被锁在家的原因,无聊之下只能翻书,除了读过一整套第四版《十万个为什么》,还有一些书籍杂志对我影响很大。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喜欢科幻,我的科幻情节是怎么来的呢?回想之下,相比接触《科幻世界》,我应该是看《晶晶画报》更早一些。

也不知道当时叔公家的书柜为啥会有这些杂志,反正无聊翻弄之下就是翻出来了《晶晶画报》忘了是哪一期了,但那上边故事及文章启蒙了我的科幻爱好。隐约记得比较深刻的一期,有提到百慕大三角,还有鄱阳湖那边的神秘现象之类,现在网上搜出来《晶晶画报》的创刊号,漫画繁多,那真的是画报,但我记得当年我翻的那本是挺多字的,顶多就配了些插画,如今想来那应该算是科幻杂志。

还有一个培养了我对宇宙向往的杂志就是《飞碟探索》,也是从叔公家的书柜上翻出来的,如今想来这杂志的主题真的极为狭隘,光靠飞碟的传闻啥都能出杂志,可见当年普通人的资讯匮乏,我记得最深的是里边有几幅科幻绘画作品,一幅是宇航飞船飞过一个星球,那星球表面居然有肉眼可见的大裂缝,还有一幅是三个剑士站在一个飞船上方,这样的画面激起我对先进未来,漫步宇宙的神往,后边长大之后,懂得了宇宙的空旷以及人类当前的技术水平,那股热情才冷了下来。

书柜上还有比较多的杂志是《读者》,鉴于有段时间我也是报刊亭的常客,这杂志是享誉盛名,不过小学年代的我对这杂志印象不深,可能是杂志面向的群体不是小学生,里边的文字以及故事散文背后的寓意之类,那时的我还不能理解,没啥兴趣也就翻翻而已。

还有一个杂志比较多的是《家庭医生》虽然这杂志也不是给小孩看,但所谓健康科普的东西,但凡沾了点科普我都有兴趣,想来我的一些保健常识就是从这杂志开始积累的,平常的肚痛、感冒发烧、各种炎症之类我都略能了解,但最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涉及到两性方面的知识在当时的我而言是理解不了的,比如里边一些来信问答式的交流,经常出现的“阳痿”、“早泄”、“月经”、“射精”、“白带过多”之类的字眼,我当时一直好奇那指是什么,但又没有请教大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不问叔叔姑姑)我自己就没事翻一翻,印象中当时看的《十万个为什么》医学篇,里边也有一篇文章讲到“遗精”,我当时也是每个字都懂,但就是不明白整篇文章讲的“遗精”是什么,同样也没有就此关键的问题请教大人,冥冥之中好像这种问题我会自己明白似的……

叔公家的书柜杂志偏多,要说遗憾就是少了经典书籍,如四大名著这种高雅的东西,一般家庭不摆也罢,我没有书香门第的命,可当年热映成剧最火的古龙、金庸的作品也没有,如果有的话,当年我势必会啃下如此经典,成迷成瘾出不来也未尝可知。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