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时光之网络经历

本文隶属于《青春回忆集》

这应该是我的《青春回忆集》最后一篇文章,因为高中之后我已经不定期有日记,回过头看当时写的日记远比现在回忆录详细真实的多,没有必要再回忆下去,回忆集就以此为止。

沟通工具

网络对现代人来说已经是生活的一部分,说重要也不为过,我虽然小学时候开始接触电脑,初中的时候开始接触网络,但真正开启网络生活的却还是在高中,源于我在网络上真正注册了属于自己身份或则说地址的东西作为沟通工具,我记得应该是高一时候那节微机课,4月14日申请的雅虎邮箱。为啥不是网易邮箱呢?因为当时163邮箱注册要收费的,于是就只能免费的雅虎。

当时上网的同学中才开始流行QQ,比起先进的同学,我当时并没有QQ,也没法申请。因为有那么一阵子申请QQ号是要收费的,或则通过报刊亭的电子卡,要么通过手机捆绑扣费支付(不是手机支付)等等,总之不是随意申请了。我当时并不理解是为什么,后来只听说是腾讯那时还赚不到什么钱,客户人数暴增后成本压力巨大,腾讯不得已跟网易一样要抑制用户注册,这给了其他公司一个良机。

于是即时通讯市场就进入了战国年代,一片混乱,当时还有另一个比较大的即时通讯——朗玛UC。(具体参看《忆朗玛UC》)趁机大开免费注册,吸引了不少人用,很多同学上网除了挂QQ还会挂UC,而网易泡泡、雅虎通、微软MSN等各种工具网吧都有装,也都有人用,真可谓任挑任选……

朗玛UC我是用了一阵子,但总觉得没有QQ似乎少了点什么,后来通过校外租房认识即将毕业的两位学长,跟混熟之后,某次一起去网吧,华哥就打开了他之前申请的一堆QQ号列表让我选,我这QQ就是从学华哥那易主过来的二手货。也好在当时并没有所谓实名制,也没有捆绑手机之类的东西,重新设验证问题,改密码就归我了。

所以我的互联网记忆是先有邮箱,再有UC,最后才有QQ,第一个雅虎邮箱被回收了,朗玛UC后来被新浪收购,然后于2017年关闭。最晚拿到的QQ是活得最久。一直用到现在,变成我微信的登录账号,同时也是我网络身份证之一。也因为是最先有E-mail,让我至今依旧认为通过邮箱的沟通是质量与效率都最高的网络沟通。至于即时聊天,得双方都心情合适,不然都只是泛泛几句闲聊罢了。

接下来就是邮箱大战,高中那阵子不知为何,除了IM之外,网络巨头们还纷纷将资源投入E-mail吸引用户,最先拉开战幕的是谷歌的Gmail,除了搜索能力强之外,Gmail一登场就给了1G空间,让人从此不再删信,不过当时Gmail内测了很久,它有名气但是需要邀请码注册。后边后边雅虎也从6M还是多少的空间,直接扩容到100M,后期看战况,雅虎国际又升级到了1G。网易163嘛,我见到的最开始是只有25M空间的,后边也纷纷扩容跟进,而高中当时的QQ邮箱还没什么名气。

邮箱大战的战线拉得很长,腾讯的QQ邮箱是后边才迟迟跟进,刚入的时候邮箱里边还有QQ秀呢,而且界面那个花俏且臃肿,响应很差,于是我都没怎么用。到了后期网易这边除了126邮箱独立品牌后,还开启了封闭已久的yeah域名注册,又吸了一波想注册好ID的人。后期配合邮箱网盘,埋下了网盘大战的种子。邮箱大战的顶峰是中国雅虎独立,开启yahoo.cn域名邮箱,开了发布会并宣布邮箱无限容量。然后网易跟进无限容量,而后QQ邮箱由传奇张小龙带来全新改版,走简约商务风,跟进开启容量不断翻倍(翻到最后基本也是无限容量了)至于什么国内邮箱附件标准提升至50M,配合邮箱网盘可以发送上G的超大附件之类功能,都是这场战役弄出来的。

网吧

住校的学生们,上网的场所自然多是网吧,当时不像现在有什么未成年上网的规定,网吧赚的确实也多是学生的钱,当时距离桂平三中最近的网吧是“伍环”,然后是“科创”,科创旁边网吧的名字忘了。更远点的是“星河”,每个网吧都有一些可以说的地方。我们首先从“伍环”开始。

我一直认为,在我去的网吧里边,“伍环”的老板——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技术最牛,源于“伍环”最开始的招牌并不是做网吧,而是办公软件或则说电脑培训室。主要还是离学校太近了,算了算离校门口五百米不到,想赚钱还是得靠学生,于是“伍环”就变相做了网吧。“伍环”最初上网的价格很便宜,特别是内室有些机子比较旧的,当时上网只需1块/小时,我当时还有篇日记是写“科创”老板嫌“伍环”机子烂,说它收这价格还可能回不了本,可“伍环”偏偏还有实力在不久的后来新入了一批主机,全都是组装部件,也就那次我见到老板亲自动手组装,后来还要给一台台机子统一镜像等等。也源于“伍环”走技术派,最初那批老机子看起来很旧很烂,但确实不卡,我会玩泡泡堂之后,就发现“伍环”的网络玩泡泡堂这样对网络要求较高的游戏,其实是相对较稳。

2012年回头看的时候,伍环网吧还在

接下来是“科创”网吧,我之所以记得,是因为我这QQ就是在“科创”这完成易主的,老板是一位大姐,“科创”的规模并不大,大约就一个档口门面,里边纵深排列了一些机子。“科创”给我的感觉就是光线不足,也不知道照明还是采光哪里有问题,而且机子相对不好,老板缺个得力的技术员维护,机子卡,经常容易死。在当年还是WIN98是主流的时候,其实各家网吧都会比较容易遇到死机的情况,但“科创”死得特别多,我之前的日记也说过,上网一个小时,能死上好几次,加上启动又慢先,于是时间就这样浪费掉了。我后边其实都不怎么去“科创”上网,或许大家都有如此感觉。我回过头重新游览母校附近的时候,“伍环”还在,“科创”已经没了。

最后是“星河”,距离是稍微有点远,过两个路口往左拐还要走一段,规模比“科创”大,至少有两间室吧,给我的感觉是闷热,当年没有液晶屏的时候,各种CRT显示器不单块头大,而且发热量不小,两间室全满时候都得四五台立柜空调才能镇得住,星河的网络其实不差,我当年也再那边通宵过,留给我的印象是发电机的轰鸣声。因为高中有这么一阵子南方很缺电,上网上着上着突然断电是很郁闷却也比较常见的事,除了控制结账的主机有UPS续命,其他客户机都是直接关了,然后就等网吧的发电机启动重新供电,其实各家网吧都如此(除了“伍环”,好像“伍环”有一阵子是断掉直接结账)但“星河”的是断电后就开启柴油发电机,更要命的是它的发电机就放在网吧门口不远处,发电的轰鸣声不断,关了门也是能听到的,我们上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

网聊

接触了网络并且有了固定网络身份之后,自然就会有网友,偏逢高中那阵子年少不经事,跟什么样的人都能聊起来,而且如今回头看,高中那年代的网络环境还是比较单纯的,不单只是当时的学生单纯,而且很多人网上交友目的都比较单纯。所以就有一种感觉就是跟网友特别能聊,不单只是我,当时有不少人上网通宵居然也不玩游戏,只是聊天就能聊通宵……如今想来真是不可思议! 那时怎会有这么多东西聊?还是说因为打字慢,所以聊天效率都不高?这想不起来了。

当年聊的网友里边有好些个,有不少关系已经淡了,QQ上消失了,有一个湖北襄樊的至今也没见过,但仅存在微信好友中,当然收获还是有的,最大的收获是现在的爱人就是从当年网友中发展的。所以经常跟人说高中的时候就网恋,还是异地多年走到今天,中途也有挫折,确实不容易!

游戏

最开始上网我是给自己立下规矩不玩游戏,不过年少当时的决心与毅力确实不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身边同学都在玩了你能不上,于是也就跟着玩了。不过当年最火爆的“传奇”我确实没有碰,碰了的话今天就有不一样的回忆了。我当年玩的游戏可以逐一回忆一下!

泡泡堂与QQ堂

首先是盛大网络的《泡泡堂》,就是多人版的炸弹人,而且是每一局都即时对抗类游戏,Q版卡通形象。玩这个主要是简单,容易上手而且是回合制,每局都是重新开始。不用纠结各种装备升级、团队合作等等。真的就是属于单纯的游戏快乐!游戏里边可以选很多不同的地图,也就是不同的对抗战场。虽然可选的很多,不过来来去去就是那几张热门的地图玩的人最多,我记得最深的就是小区10这张地图,还有个比较开阔的应该是海盗14。

盛大《泡泡堂》的小区10地图

放泡泡炸出的箱子里边会有随机出现装备,吃一个气球就可以多放一个泡泡,吃一瓶药水就能增加泡泡炸开十字水柱的长度,吃到鞋子就能增加行走速度,吃到一个鸡就当比较快的骑行工具,吃到乌龟就骑着行走很慢,还有毒药吃到了会反向走,或则不断放泡泡停不下来的,或则是兴奋剂(红牛)吃到了行走速度飙升,泡泡威力超大等。吃到一根针就是救命的装备,被炸到困在水泡里可以用针刺破重生等。还有飞镖,对着泡泡发射,刺中之后马上爆炸。

游戏里边的角色也比较多,有些是泡泡威力大,有些是行走速度快,有些是单次能放的泡泡个数多等等,但常用的角色也就那几个,我记得各方面比较均衡的好像是小强吧,基本每局都见有人用。有一阵子我很喜欢用一个初期很菜,但发育潜力很高的角色,戴眼镜的小美吧,装备吃够了后,威力、速度、泡泡个数几乎爆棚。

盛大《泡泡堂》海盗船地图

而且这个游戏很适合国情,可以双人模式开玩,账户是有等级了,忘了是不是需要两个人同时登录了。由于是即时对抗,对网络要求很高,网络稍微波动一点,角色走位,或则炸弹的位置就有偏差了。偏偏当年并没有很多光纤入户之类,网络带宽都不高,很多还是ADSL的,网吧的专线也有不少是铜缆,带来一个问题就是网络延迟抖动,所以玩这个泡泡堂经常会出现卡顿的,一旦画面卡着,对方把你炸到之后你自己还不知道怎么死的,等画面恢复过来游戏都结束了。盛大在这方面也想了很多办法,分区服务器(我们经常选上海,发现连接速度不错)而后通过算法提高画面的顺畅感,不至于因为路径飘忽导致角色也飘忽,起码角色看起来是滑过去的。

可能《泡泡堂》在那一阵子比较火爆,后来腾讯也模仿做了一个《QQ堂》,几乎是一样的玩法,只是地图跟角色不太相同。而且《QQ堂》对网络的支持更友好,有时候网络高峰,《泡泡堂》经常卡顿体验很差的时候,放的飞镖经常刺不爆水球,而《QQ堂》却依旧能玩,QQ堂里边有个斧头,也是发射刺爆水球的,基本每次都爆,而且有时候还嫌爆的太快,这点腾讯更厉害些。

当然,游戏质感来说其实我更喜欢《泡泡堂》,这不单只是因为画面的质感更好,还有游戏手感其实也是《泡泡堂》的走位感觉更好,更丝滑一些,《QQ堂》对比起来就是比较干的那种感觉,走位很涩,画面的颜色,细腻程度就差了很多。虽然《泡泡堂》在诸多方面有优势,可最终网络顺畅带来的游戏体验大于一切,经常卡顿的游戏玩的不爽,画面手感再好也没用,于是后边同类的游戏,我就只玩《QQ堂》了。

冒险岛online

这是我玩的第一个带装备带升级打怪之类的游戏,又可以称作角色扮演类游戏。当时其实已经有类3D的游戏了,比如《天堂Ⅱ》,不过我还是看到《冒险岛online》这种横轴2.5D游戏后便一眼喜欢了,依旧是非常卡通的风格。里边的画面优美,而且配乐非常不错。

而且这游戏的职业发展路线都是统一的,没有说一开始就要选什么角色,新手打起。我玩游戏这段时间从新手转到了法师,俗称一转,整个游戏的生涯总共有四转,不过我到二转,从初级魔法师转到牧师的时候就差不多停了。

《冒险岛online》的魔法密林

本来这个游戏画面如此可爱,是可以边玩边勾引里边的妹子的,但很遗憾的是游戏开始不久后出现了大批量的外挂。最开始的外挂只有键盘精灵跟画面加速器,因为这游戏需要不少时间打怪升级,打怪动作都是单一重复的(俗称泡菜游戏)于是就有些人在地图上找到一些巧妙的地点,怪物会自动出现并且以你的攻击力是它们打不过来的,设置键盘精灵后自动打怪,挂机一个晚上也能升级。我当时有一阵通宵玩的时候,在魔法密林某个树洞里边就见到有人自动挂着的,一身盔甲装备,然后不断打那个树洞出现的怪物,满地掉落的奖品都不捡,估计是背包装满了,捡不起来的。

然后就是画面加速精灵,开始没有升级的时候人物是走的很慢的,通过画面加速,让人走快点,打怪的也快一点,如同时间调节一样加快升级进程。当然,快是有一定极限的,毕竟需要客户端与服务器数据大体保持同步,设置加速差不多就够了。

以上两个外挂其实当时很多人用,无伤大雅,也不算很影响游戏的平衡性,但到了后边出现了一些变态的外挂,什么不掉蓝、不掉血、乃至画面满天飞着走的,整个游戏生态平衡被打破了,看到这些场面我也就默默退出游戏了。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年少时光之校外租房

本文隶属于《青春回忆集》

整个高中生活中,比较出彩就是在校外租房子的时光。大约就是高一下学期后至高三上学期前的一年多的时间。

高一出来第一次租房那栋楼的外观,就是没有上瓷砖的那一栋

当时选择在校外租房,大约是受不了男生宿舍那种大通铺的住宿环境,也是小时候太娇生惯养,别人都能受的苦,在当时的自己看来显得没必要。正好家在市区的小鎏子也有同样想法,他不知道通过什么样的途径找到了学校附近的租房。合着我跟他就这样一起搬出去住了。

当时每天上下课走过的田埂

当时的桂平三中,表面上是有严格管理的措施,理论上住校的学生是不应该如此轻易将行李拿出校门的。但当时门卫大叔不知道是出了小差,对我们俩这样拎着桶、卷着被子光明正大走出校门的行为视而不见。可能当时我们选了个非常巧妙的时刻,也有可能是我们选的是期末时,有些学生确实不住校了,我们就这样混出去了。

我们后边高二搬的那一栋也在镜头里了,遥望远方,田与朦胧的大山

高一那时我们就住在学校的旁边,跟三中就隔着一片稻田吧,一栋盖了起来,只是简单涂了水泥,还没有砌瓷砖装修的房子,可以称之为半毛胚房,我们住在一楼的一间房中,房东大哥当时只收了我们30元/人/月的房租(考虑当时的物价,也不知道是贵还是便宜),记得里边两张床跟一个木质沙发,其中一张床还是上下铺的,理论上最多住三个人,但不相识的也不会跟我们凑在一块,所以这间房最初确实只有我跟小鎏子两个人住。

这是高中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刚出来租房的时候过中秋,我们几个同学在楼顶喝酒吃瓜子!

刚搬出去的时候,感觉到真的是舒适自在,比如下了晚自习,不用跟人抢着时间洗澡洗衣服,回到房间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小鎏子是爱好艺术的,回到房间可以弹吉他,我就喜欢听收音电台。想几点睡就几点睡。房间也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布置,比如小鎏子喜欢在房间贴上自己中意的明星海报,我有一段时间还自己养金鱼等等。吃饭可以在学校饭堂吃,也可以自己在外边吃。对于未满18的青少年来说,我这种就是提前过上了大学自由生活的人。

当时学长们也在楼顶聚餐了,只是他们没入镜头。那晚中秋我们是在楼顶睡的,晚上的月亮真好,当然夜间打霜也很凉!

因为同样爱好吉他,所以小鎏子结识了当时住在我们楼上的一位学长,一来二去交流各种弹技也就熟了,刚开始我每天上学、放学的时候进出大门能碰到,还不算太熟。后来有一次我闲得无聊上楼顶望山的时候,学长跟我打了招呼,这才聊起来。

我跟那两位学长们并没有什么共同爱好,只是因为大家都租住在同一栋楼,平常闲着无聊互相串门,有一次放长假还是怎的,学长们傍晚出发说要去爬山,就带上了我,这无意中成了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冒险(参见:2003.7.25 星期五 天气 :阴 小雨 心情:失落)这片日志里边提到这两位学长有女朋友,他们还跟女朋友一起住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们好像都是艺术生,也就艺术天分才有如此浪漫吧。

这是后来回去拍的,当时高中有一阵我经常在这里吃快餐。起名”金三元“是因为这里快餐一顿是三块钱。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招牌还在!

记得在那住了一阵子后,我房间又多了一位新伙伴,阿奎,他也是艺术生,文理科分班之前我们都是一个班,所以大家都相识。只不过后边分班了就不在一起上课了。我跟阿奎经常会一起去上网,有时候甚至会一起旷课。

阿奎也是喜欢听收音机的,只是我跟他听的风格不太一样,当时我比较喜欢听长波电台,听一些来自遥远国家的资讯,阿奎就比较喜欢听广东那边的电台,按照他的说法,那边电台的风格特别潮,很有时尚现代感。

高二换地方住的那栋楼,我重新回去拍的时候,这家人依旧住在二楼,当年我住在楼顶的那个小隔间也还在,只是角度拍不到

住的第一个地方没多久,我们就搬出来了,原因是当时房东将这栋楼整体出租给了一户人家。我们这些高中生什么的自然要寻找另一处地方租,很快没多久,小鎏子就在旁边不远处找了另一处地方,是在一户人家楼顶的小棚子里。房东夫妇都住在二楼,有几个高中生住在三楼,而我跟小鎏子就住在“顶楼”的小隔间。

当时那隔间挺小,房东收我们也挺便宜,难得的是小窗开出去视野极广阔,是一片绿油油的田野跟远处的大山,我很喜欢这样的风景。如果没记错,我跟小鎏子在这里度过了一个秋季学期。

有一次爬山前租借相机后,闲来无事在这边楼顶留影一张,远处就是桂平三中!

跟着房东住一栋楼有好有坏,进入高二之后我学会了网上,有时候会经常晚归,会被锁在大门外,当时并没有什么手机通讯,不得已得让舍友下来开门,房东并没有给我们大门的钥匙,当然多数时候并不需要,因为“包租婆”自家是布料作坊,她的缝纫机就在一楼,每天上下学都能见到她的身影,打个招呼什么都是自然的,要是熬夜通宵则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

我们在这生活的作品之一,就是两幅大大的星座拼图,当时我们几个人搞了差不多半天才拼好的,这两幅拼图至今还留在我老家房间中!

在顶楼小隔间住了一阵子,二楼有间房空了我们就搬下来了,后边我们舍友成员也扩大到了四个人吧,三楼其他房间还有应该是四中的高中生租住,都是年轻人,所以这层楼特别热闹。我在这最深的印象是第一次喝白酒喝醉,不知道跟舍友打赌啥事情了,反正半瓶娃哈哈的白酒直接灌下去,然后开始晕,然后就不省人事!第二天才晕乎乎的起来。

后边到了高三,学业日益繁重,班主任也开始清理同学的住宿情况,我这种冒充家在市区的被发现,然后被班主任严令回校住,于是我的校外租房生活就就此结束。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