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前放火烧坟山

家乡的清明节很是隆重,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在清明节前回到家,因此,有机会感受清明节前一个重要的预处理工作:坟前除荒。

除荒的几个坟有太公、太婆;叔婆的。具体哪个在哪里我记不清。爷爷奶奶的坟在很远的地方 我暂时没机会见到,更远的还有在几十公里之外的,总之都是陌生的,除荒只能先除近的。

赶在节前,第一是明天要拜的山据说很多,不预备处理的话很可能别家都在吃晚饭了,咱还在野外继续拜。第二嘛,节日当天做这总不太合时宜。

吃过早粥没多久,就跟叔叔婶婶,拉上老妹跟母亲,外加伯爷一块出发。拉这么多人是因为按照惯例,祖宗的坟是人人都应该出力,其次嘛,野荒太甚,一两个人除的话会特别辛苦。亲家帮忙一块也是应该的。往常有些人清明不能回来,也会给钱以示参与。

荒郊野岭生机勃勃,一年的野草生长往往会没过整个人胸口,对付这种情况,如果天气适宜且位置合适的话往往都是一把火烧会比较快。我虽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但近距离感受大火还是有点心慌,特别是近期天干物燥,风险尤甚,一不小心就可能火烧全岭酿成大祸。

我们都是提前铲了一圈,物理上划分了隔离带。其次是每个人都严守一方,全方位包围火场范围。这还是一小个坟头的几十平米的规模,要更大的话就很难说了,所以只有一两个人的时候,千万别做放火烧山这样的蠢事。干草特别多的时候,一旦起风,区区一两个人根本控制不住火势规模。

烧完野草,剩下就是难啃的灌木根,往年都是贪图快捷,直接柴刀砍掉灌木主干,根茎未除,一年年下来,那灌木的根还是越长越大。每次扫荒都要在同一位置重新砍一次。这次仗着人多势众,叔叔婶婶、还有伯爷都力主将那几棵老灌木连根拔起,永绝后患。

看这些灌木根长貌似不大,但城里的孩子可不能小看它,地底下那手臂粗的根茎会长到很深的地方,而且还四面八方辐射,蛮力是拔不出来的,甚至于不能简单的用斧头对付它,得先用铲子围着那大大的主根长挖一圈深坑,找到那几条主要的辐射茎,活着的根茎一般利铲也很难铲断,这时候斧头才能派上用场,劈断一条之后还要继续找,直到辐射根茎全部断开,手能摇晃动主干了,才能从下方斩断深入地底的最后一条根,这才能拔出一个灌木根长。没有了这个主根长,地底下剩下的断根也难成气候了。

带上这种帽子 俺也做一回农民
到了一个野荒特别多的坟头,据说是叔婆的安息之地。我从没见过这位叔婆。
预处理完毕,开始放火烧坟了……
难啃的灌木根,简单斩断主茎,还是年年都长,打算连根拔起
见过这样学生妹子拿锄头么?别小看,小心妹子劈死你哦!
婶婶都说往常劈这东西,力量是有,技巧不足。看来健身房练的死肌肉确实不适合在如此场合显摆。后面还是交给伯父了……
叔叔一个人对付那大灌木,当然也只是先斩断主茎,根部太大了,位置不好挖,留着来年再对付它。
除荒完毕,比起来时候胸口高的野荒,如今是干净多了 。
叔婆安息的地方,种了很多速生林,若是能换成松树,看着会更美丽。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2票, 平均: 5.00)
Loading...

久咳未愈

十多天没写东西,感觉不写点啥的话博客要长草了!

上次高烧之后身子一直抱恙,咳,而且是去了中山医拍了片照过肺部,检查结果写什么肺纹理清晰,其他器官也未见异常之类,医生说没啥大问题,高烧之后感冒是要一阵时间恢复的!说得我连连点头,开了啥止咳化痰的药,吃过依旧不见痊愈,现在还是咳!

老妹一直说我作死,不忌口什么什么的……貌似医生没跟我说啥要忌口?香辣啥的我很久不碰了,难不成牛奶、鸡蛋、鱼类真的不能吃?朋友也说没听说过咳嗽不能吃鸡蛋的吧!!然后半医老妹用她所掌握的中医理论,要我搞清楚自己是寒咳还是热咳之类……我听了头都大,算了,养着吧!

然后办公室的人都很意外,我看着是很壮实的,为啥能病这么久,基本上我都只开玩笑说,壮的人是这样的,久不病,一病就很麻烦!多少年没发烧了,烧一次成这样也难!!

回想起我上次咳很久是啥时候来着?高中,对,那次也咳了很久,后面吃啥好的都不记得了!总之这就是要时间消磨的东西……!

最近域名好像快到期了,考虑着是不是将域名转移回国内,毕竟今后看趋势工信部是会设置门槛,让一些域名回归国内管理,况且狗爹那边域名续费好贵,给我的邮件报价 ¥101/年 Dnspod 上边续费com域名才¥55/年,狗爹快是它两倍了!虽然 Dnspod 本身只是跟新网合作,但我不管这些的,我要考虑转移到国内了。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3票, 平均: 4.67)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