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同学亲如兄弟

前几天心情郁闷,就找了个酒店点了一桌好酒菜,吃饱喝足,发现钱不够,于是打电话给同学求救,喊他送钱。同学刚从部队转业到刑警,全副武装闯进包厢把我铐走了,还说跟踪我好久了,出门还给他头上套个黑袋子,那老板、服务员吓得蹲墙角啥都不敢说话。上警车后,同学就把我放了,说他也没钱,只能这样帮你了。我当时感动的热泪眼眶,同学同学亲如兄弟……

没几天心情又郁闷了,又找了个酒店点了一桌好酒好菜,喝得晕晕乎乎,发现钱包又忘带了,于是打电话给附近的同学,他是在急救中心当医生的,让他帮忙带点钱来。同学直接开个120来,进门就给我打个吊瓶,指挥人赶紧抬车上,饭菜打了两个包,说要取样化验,那老板、服务员吓得站边上直抖索。上车后同学就把吊瓶拨了,说他也没钱,只能这样帮我了,打个包给值班医生们的宵夜。我当时又是感动的热泪眼眶,不管哪行哪业,同学都是兄弟啊……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全国微型小说之《病》

​全国微型小说一等奖

          ——《病》

    又住进了医院,病是老毛病,单位、邻居、朋友见惯不惊,没有几个来看望他的,很是落寞。

    这次,他有不祥的预感,住院才不几天,人们就络绎不绝的来看望他。有单位的领导、同事,有邻居、朋友,有些过去从不来往,甚至很少说话的人也来了。大家都是大包小包的拿着,鲜花、水果、各种包装精美的营养品堆了一病房。大家还都说着同样的安慰话,连医院领导也亲自过来问长问短,医护人员从未有过的热情周到,更使他惶恐不安。

    他喃喃自语,看来这回是真的不行了!看望他的人愈是宽慰他,他愈是心冷……

    很快,在外地工作整年很难回家的儿子也都赶了过来,事情不是明摆着的吗?

    他拉着儿子的手,绝望的问:“儿啊,你老实告诉我,我还有多少日子?”

    儿子俯下身,轻轻说:“爸,你说什么呢?没事的!院长都说了,你身体无大碍,再住几天就可以回家了。”

    他情绪更糟,不能自抑:“儿啊,你不要再骗我了!这次这么多人来看我,你那么忙都专程赶回来了,我一定是大限到了,活不了几天了!”

    儿子笑了笑,在他耳边轻轻地说:“爸,我调回本市当市委书记了。”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2票, 平均: 5.00)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