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社会的小弟

寒窗苦读数十载,小弟今儿要迈入社会了!

他跟我一样也是游走于城市与农村边缘的孩子,他小学有一半在农村,一半在城市。

这小子读书时很能折腾,初次上大学那阵,觉得学校不行,抑或专业不好,小弟居然决定回校复读重考!

后边考了更好的学校,专业重选,苦熬至今,终归顺利毕业。

想着迈入社会第一步应该顺顺利利!不料周二那天,小弟刚上班就便遇到甲方当头一棒!

银行方面得知他是新人,便当着所有人的面指着小弟,让项目经理赶他走,这项目不带新人。

初逢破事,血气方刚的小弟哪能沉得住气,第二天就想说辞职不干,跪舔甲方的滋味太难受了!

我一听着事情原委,安慰他不着急,又不是他的错。天塌下来有他们领导顶着,还轮不到他承压。

甭理那低情商的银行经理便是,我就不信他敢叫保安上来撵人走。

这一连僵持几天,小弟都没有接到任务安排,便坐在办公室自己一边看书,一边苦熬。

朋友听了也开玩笑说这样挺好,不做事还能白拿钱。

好日子终于到尾,小弟今儿接到指令,下周一写界面,周末两天要苦修看文档,为奔赴战场做准备!

以前读书时小弟跟家人的话特别少,来到广州之后带他出去几次发现他话变多了,经过这一次,又长大了吧。

出社会后人是会变的,希望他以后越变越好!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伯爷一路走好

之前写了《祝福伯爷》,今儿一早醒来,看到老爸老妈打了十几个电话未接,我知道要回老家一趟了。

因为伯娘走得早,家里服侍伯爷的除了最小的堂弟之外,能常驻老家并指导联络只有我老妈。一个月之前老妈说四哥(就是我伯爷)病重,她已经着手预备了后事,还告诉咱,伯爷时日无多了。让我们留心准备手头的工作,必要时候随时返程。

《祝福伯爷续》的时候,其实心底希望不大了,但依旧得活好每一天。老妈大概也看开了点,所以近段时间听不出她心情低落的声音。老妈除了做些闲散的事,求福祭拜之外,只在前阵子告诉我们,伯爷已经失去了意识,只是每日能喂吞点米汤,没得救,肯定要走。就不知日子单数还是双数,提醒我们到时候要统统返。

不用老妈说我也要返的,只是这种临别倒计时让我心底总有点焦虑与忧愁。回想到清明节那阵探望伯爷,原来精瘦的音容笑貌再度浮现在眼前,再听闻老妈说伯爷近期水肿,已经认不出原来的样子,短短这两个月,病痛折磨得伯爷已经失去了人形。多熬一天就多受一天的折磨,伯爷一生本是清苦,最后也没能善终。

最后再祝福,愿天堂没有病痛!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