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节哀

烟花易散

春节本该是愉快的,即便如此太平盛世,倘若细心留意,也总能听到一些倍感哀伤的事。

注:以下皆为传闻,仅供阅读消遣,不保证真实准确。


首先是发生在大舅家的,初二那天晚上老妈一直跟表妹发微信语音,后边我知道大舅喝酒后又乱骂人了,大舅酗酒,发起酒疯来谁都劝不住,整个家经常不得安宁。

第二天我们过去探亲的时候,大舅二舅三舅四舅几家子似乎还很和和气气。但私底下表弟告诉我,有时候他真的不想回这个家了……在我看来这话有点年少冲动,可不是家有种支离破碎的感觉的话,谁会说这样的话呢。


其次关于我堂哥的,二婚娶的一个女子,大年初一还没过完就匆忙离家,留下我堂哥跟他亲儿子半个家,都还来得及没吃开年饭,由此被很多人闲话。

最初传闻说是那女人在此人生地不熟,极少回来又极少出门,感觉年过得很厌,熬不住就跑回娘家那边。后边堂哥亲自辟谣说是功夫太紧,他女人不得已要过去帮忙才急着走,如此仍免不得被说不像样。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堂哥二婚后的女人为人处世方面的确很糟糕,她嫁过来的时候我堂哥儿子才四五岁,到这也有两三年了,这么久融不进这村子也就罢了,就连我那侄子都不曾接纳。

婶婶为了帮助堂哥理顺一些家庭关系,不止一次教导我那侄子,让他不要再给那女的打电话,结果我那侄子叫道:“为什么不要给,她是我亲妈。现在这个又不关心我,我为什么不能找亲妈?”婶婶被这话呛到哑口无言。

闹的很多笑话,其中一个便是前阵子,有人问我小侄子爸爸呢,小侄子回答说:“我爸开车带他老婆回娘家去了”,大伙一听都跟着笑起来,我笑笑之后,忽然感觉这调皮捣蛋又总是不听话的小侄子,确实挺可怜。


再一个就是小姑回来,饭局应酬过后拉着我爸妈上来喝茶闲扯,说到她第二个儿子,也就是我表弟,让她愁死,95后的年轻小伙,没好好读书就罢了,竟然困在房间里打游戏,一整年都没出过家门。

由此一说,我那表弟就是很典型的隐蔽族,只是他不在日本,就在中国。属于成年后依旧完全寄生于父母家中,无法走出社会。

叹气并不能带来解决方案,无论断网还是断电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我想起自家小弟目前也正接近隐蔽族这样的状态,心底对这样的情况也深感无力。


最后一个发生时间未知,地点也在本村,有个老人去世之后没留下儿女,灵堂牌位都没人抱,后边考虑到遗留下的土地财产等有实际受益人,大伙都劝了好久,那个人才愿意抱着灵堂牌位。

事情本来挺简单,更可怜事在早些年,传闻那老人,年轻时娶过个不太正常的女人,感觉没什么希望后,就把那女的锁在房间里,活生生给饿死了……


众生皆苦,唯有自渡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新春节哀》有7个想法

  1.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网瘾少年,社交恐惧,貌似这些头衔自己也经历过..
    只要敢于踏出社会,环境可以改变人主要还是靠自己..
    酒品差的人却爱喝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