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世界经济学》读后感

其实这本书是有点旧的,作为两千年初的经济著作,我认为里边基本理论框架还有效,但具体到很多事放在今天看,百味杂陈。

但既然开了个头,也就利用上下班途中闲暇时间把它读完了,讲讲里边几个地方。

产权这词,今天咱对这概念是很好理解的,细究起来,产权垄断几乎是同义词,我们常常觉得垄断不好,但现在法治社会却要经常保护产权,稍不注意就把人搞混,这产权的界限在哪,保护到什么程度,都值得深究。

以前很多东西是公家的,大家都没意识到这产权有什么问题,例如农村土地,集体产权是限制转让的,农民自己盖的房子一般不能上市交易,我们坚守这条底线是因为广大的农村是国家稳定的基础,如果放开允许自由交易,那资本是可以大量收购农村房产,贷款建房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这搞不好会让农民从此失去土地的根。守着不给交易,农民进城打拼,万一不顺了,失败了,还能退回农村有个家,这是很多人对此的理解。

但作者提了问题,如果农民在城里打拼都没有机会的话,回到农村能有机会吗?二十多年前的观点放到今天来讨论,国家在搞乡村振兴,也开始允许承包的土地流转。至于农村房屋产权的问题,依旧没有松口。要不要松,且看将来的形势。

改革中有一项就是产权改革。当时的背景国企效率很低,半死不活,以前俗称大锅饭嘛,就跟产权有关。看农村土地承包有效果,那国企要不要学一学?学吧,一堆问题是摆在面前的,凭什么界定它应该是公还是私,凭什么可以变成某个人或则某个集体的?涉及到公平、效率,企业改制,自然人持股等等,改革一路都是艰难险阻。

接下来还有一些公跟私分不清的事——人力资本,资本里边人力资本是最有价值而且最为特别,一个好的领导可以让很多东西价值倍增,也能让很多人收入倍增,但这个领袖的才能,偏偏又完全属于个人所有。如果一个人干的不满意,干的不开心,你是很难逼迫的,绩效考核这事得看你愿意出多少价值,若绩效不高,人家不愿出力也正常。

以前国企半死不活,因为无论怎么干都是国家的,当时不了解,也不承认所谓人力资本。等领导跳出来,一下商海就变得身价百万。因为市场认可这个东西,市场能给对应的身价,这就很不一样。

大锅饭跟承包制的区别,放在今天是一眼就能看穿。但如何转换却极为头疼,很多人怕被扣上“国有资产流失”的帽子,这不完全是经济上的问题,这还有政治上的考虑,所以很难。

我还联想到,如果将来经济不断发展,生产力极大提高了,那隶属于个人的人力资本依旧会存在,即私人的生产力与公有制经济如何共处?我们常讲思想觉悟要不断提高,让人抛却私心,完全把自己的才能奉献给集体社会!能够让人力资本不受其他影响,充分发挥自己的价值。这在以前很难做到,但生产力极度发达的社会,人没有了生存压力,专注于自我实现之后,或许能做到吧。

讲到领域开放,都知道国家很多领域事关民生基础,由国家专营,但我们也常讲改革开放,要不断深入改革等等,说明大家都认同市场的力量,对于资源配置有好处。那年代的确是有大量“民进国退”的领域。当时国有专营电信刚拆分,然后转股权上市,引入了一些民间资本。互联网领域就更不用说了,乍看上去就是,市场一放开就能焕发新生,产生动力,促进增长。

但作者显然想的更深入,市场究竟可以开放到何种领域,开放到什么程度?

就拿我前阵子刚了解到的,如美国那样连国家暴力机关:监狱的经营,都放开让市场进入,由此产生大量的民营监狱,这初衷、好处、弊端就不谈了,因为国情很不一样,不能类比。但在邮政领域作者倒是试图探索了一番。邮政事关国家主权,有普遍服务性质,这里边是不是可以真正放开,让市场进入一同竞争呢?

虽然市面很多快递公司,但真正能做普遍服务的也就那家国字号,享受国家补贴,承担普遍派送,这个领域是不开放的。那有没有人真正算过这个普遍服务投入的成本是多少?效率高不高?如果说那些都是基础设施,那别的企业能否共享?如果把偏远地区普遍服务的资源投入单独拿出来,交给市场去做,会不会比现在做得更好呢?

类似的领域还有很多,仔细一想来,就能深刻体会刚刚改革开放各种观点激昂冲突的感觉,即有些事你觉得改了,就有违初心,甚至于从根本上动摇了我们建国的信仰。但又有人告诉你,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就是好猫,以前我们能摸着石头过河,现在到了改革深水区,石头都没得摸了。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真实世界经济学》读后感》有2个想法

  1. 偏远地区通邮并不是城市里邮政混吃等死的理由啊。真不明白一提邮政为什么就有人把两件事放一起说。

    1. 作者只是探索了一番那个支撑邮政普遍服务背后的基础设施,能否开放给市场共享,从而提高效率的可能。城里估计也就挂号信跟保密公函必须指定邮政。剩下没它什么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