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伯爷(续)

距离上次听闻伯爷被确诊为肺癌,参见《祝福伯爷》隔了快两个月,中间过了个清明。当时我一如既往回家祭拜先祖,见到伯爷依旧能走能吃,可见中药调理之后,伯爷也没老妈说的那般虚弱,我自当心安了不少。期待伯爷身子越来越好,早点开始正规放疗化疗。

这两个月中间还有个小插曲,伯爷最小的儿子回家了,情况参见《背信弃义》。说到伯爷另外两个儿子,我的大堂哥、二堂哥都有工作在身,不能久在病床前伺候,他们俩出来赚钱了,照顾伯爷的任务自然落在久不归家回家的小儿子,也就是我那失踪许久的堂弟身上。

这浪子回头自当好事一桩。可好景不长,近段时间家的群里没怎么见到老妈悠哉的招呼表情,虽不知道她忙个啥,隐约觉得不会有什么好事。今儿我又发了个表情,老妈回了语音,她说伯爷现在病得很重,所以最近心很烦,伯爷现在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了,看样子快不行了。

惊讶了一阵,也在意料之中的,毕竟所谓中药调理不是治本之策。没有开始正规的放疗化疗,中期的肺癌进展到晚期,基本就是回天乏术的。

老妈说,伯爷现在走不了,扶不起,不会吃,喂的话吃得极少,经常一整天都不吃。而且神志也不清,不说话,也认不了人。老妈现在已经托人开始着手办伯爷的后事了。

如此说,伯爷病情这恶化的程度比我想象的快得多,四月清明那时还能走能说,当时还依据他治疗的感受,调整了中药汤的方子,使之更舒服些,到如今突然近乎不省人事,这远不像所谓消耗性疾病的样子。莫不是出现了脑转移,才导致如今伯爷整个人失去了魂一样。

农村基层面对癌症,不殷实的家庭不会有什么好的办法。最难的还是误解。认为这种病治不好,传统放化疗的过程又特别痛苦,如此烧钱且不好受,不如就此放开。选择保守调养,若不见好也是天命使然……

纵然如此,仍旧期待奇迹发生!!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突破自我

记得前阵子去杭州总部那边参加新人育成体系传承,临近尾声被抽中做讲课示范,后边跟一位前辈大姐一边在西湖夜游散步,一边事后点评聊一些细节,我讲课内容、动作都很好,但整体就是缺了一种“魂”之类的东西,说白点就是自我风格,大姐说这个强求不来,等再过个几年,我课讲得多了,风格自然养成了。

授课风格这东西,也是一种局限,我前任领导10多年的培训经验,无数大场小场都经历过,当时授课水平也是整个广州本部最高的,他讲课我都很能感受到与别人不同,但偏也有他讲不好的课。

回想我初次到岗,正准备排新人班,曾经想请直接领导讲“寿功”这门课,他婉拒了。他不是讲不了,而是他建议我找个女讲师会更好,后边我请了个大姐讲。我就在旁边细看整个课程,发现确如领导所说,男讲师不好讲这么感性的课程。事后领导也好几次场合表示他讲过好多课,但偏偏就没讲过“寿功”,因为他的风格不适合讲这门课。

于是往后的培训班,“寿功”这门课我都避开了男讲师,领导的水平也驾驭不了的课,我更是避之不及。知道“寿功”的内容,但却从不亲自上场,这样的情况在我身上一直延续着。

但也就在上周日,“寿功”这门课换了“风雨人生”这文绉绉的名字后,终于落到我的头上了。也是那个营服的专场排了好久,碰巧营服下边一位女老师请假。一天的课程也挺繁重,别的区不会无缘无故跑那么大老远的支援,所以我只能硬着头皮上。

去总部捞了一些课件,自然要派上用场,设计课程的前辈们有个思路,他们很清楚各个分公司的讲师会就着课件,各自发挥、添油加醋。但总部仍旧希望将课程标准化,授课水平再差劲的,照着讲义念下来,也能做到七八成的水平。

感谢前辈,我拿着课件预习了半天,修改讲义使之更符合我的说话风格,正式上台一个多钟的课程走下来,坐在前面的伙伴们居然都感动哭了,然后不断地擦眼泪……

事后那个营业区的老大,告诉我这节“寿功”比以前讲得好得太多了。很多伙伴希望以后的新人班上都继续有这样的效果!!以至于没有参训的主管们都听说了那天课程的效果好,在昨天见我还特地夸一下,我怪不好意思的。

旁观者来看,我讲课都是属于很平淡的语气,娓娓道来的,如果在适当的时候加上抑扬顿挫会更好。这门课程碰巧都是故事居多,我这平淡如同回忆录似的演绎下来,效果真的出奇的好!

所以不要给自己设限,别人不擅长的,那也只是别人!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1票, 平均: 5.00)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