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儿时“三角”

前段时间老妹从家里回广州上班,告诉我说家里藏有好吃的,可惜她没带。追问了一下才知道姑给老妈捎带了一些“三角肉”,可老妈胃不太好,吃不了她便放在家藏着不动,我得等过年回去后才能消灭它。

小学时候我并不了解“三角”的学名,曾在一篇要交给老师的作文上用了“三角”这拟声词代指它,长大后才知道它是橄榄的一个品种,叫“三角”只因为它的果核菱角分明。记得小时候家乡穷,能充当小孩的玩具的都是土生土长的东西,木质弹弓一类就不说了,其中就有吃完橄榄留下的果核。因自己是半个城市人,在家呆的时间不多,看着年龄相仿的伙伴们抱着这一颗颗的东西欢乐,我却不太懂其中的游戏规则,只记得最后的赢家可以拿出自己最大的一颗“三角”,将其砸入输家凑成的“三角”堆中,弹起多少都算是赢家的奖励。厉害的人能用一颗大的博到几十颗小的。果核攒起来多了还能卖钱换零食,这都是小孩子们游戏的乐趣。

儿时玩的三角核
儿时玩的三角核

“三角”是能玩也能吃,记得小时候屋后长了几棵树龄颇大的老橄榄,记得是每逢夏季,树上成串的果实由绿转紫,这便是家乡土生橄榄成熟的标志。站在老屋楼顶伸手就能摘。比起其他的如李子、杨梅、杨桃。“三角”的果实受孩子们打劫的较少,只因它的果实并非鲜美多汁,孩子们不中意,它可以平安留树上等熟。而家乡的土橄榄不管生还是熟,吃起来味道都是干枯苦涩。那薄薄的果肉下方的果核虽含油,可这坚硬果核论加工难度及油脂产量,比起花生来说都逊色不少。所以我们那从来没人将“三角”当农作物,也没人看它是水果。

腌制三角肉

物资匮乏的年代,看着“三角”年年熟落,劳动人民便用智慧将它转化成了开胃小菜,成熟的橄榄,经开水一烫,粘核的果肉便可轻易脱开。忘了是否应经过晾晒,总之这些脱核的果肉,最后加盐封坛陈酵之后,就能变能成图片上这诱人的紫色小菜了。相比榨菜,这小菜咸中还带着独特芳香,农忙季节将其与辣椒酱混拌后是送粥入口的佳品。只是现在种田的人越来越少,十年前家里新盖房子的时候将一颗老橄榄连根挖掉了,剩下的另一颗老橄榄越发孤独,如今回家都是在冬季,寒风萧瑟之下,那成串的橄榄压弯枝头的场景再也没看到过。

腌制三角肉

我曾以为,物质丰盛的年代人们都已经不屑于吃这种东西了,也是自己多年未见心底便有点怀念。如今再见,才明白何谓“心诚所致”。我只要愿意找,不用等过年就能从老妹的同学那要到。我多问了几句,就听说她同学老乡那有,再多走几步,一瓶“三角肉”便讨到手,送粥入口,就是那小时候的味道!!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闲话儿时“三角”》有9个想法

    1. 橄榄你肯定见过,这玩意经常用来做甜品的。腌制的咸橄榄、甜橄榄超市都有得卖,没见过猪跑,总吃过猪肉吧!嘿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