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8月24日 星期日 天气:晴 心情:一般

昨天下午,我跟绍伟及一帮比我小的“孩子”到了长生水湖,到那里去游泳,尽管现在快到秋天了,但我家乡这里,依然每天都“烈日炎炎”,气温虽然不比上“农忙”时这么高,可是,凡是出“大”太阳,我就总想去“游泳”,一个人游不“爽”,所以,我便拉上了“绍伟”这个兄弟,绍伟可不甘于寂寞,他觉得两个人太无聊,路上又拉了一帮比我小的,我在家乡的时间不长,所以,我跟他们并不算熟,虽然他们跟我都有血缘关系,可我并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反正都是一起去游泳,就一起去了。

在去之前,我们都看到了天边有乌云,我担心会下雨,而绍伟却凭经验估计到雨要一个多小时后才会下,他一向对自己的估计很自信,以前,他也证明给我看过了,听到他的“预报”,那片乌云也没扫到我游泳的兴致,大家也都照样往前走,事实再次证实了绍伟的预言,雨确实是在我玩水一个多小时后才下的,那场雨不但没有扫我的兴致,反而给我昨天的游泳添了不少有趣的东西。

此次暑假我回家到现在,玩过两次水,昨天是第二次,我们刚来到湖边,伙伴们纷纷解衣下水,我由于担心雨很快就会到来,所以迟迟未下,隔了两三分钟,看到绍伟他们玩得那么开心,心里就想到,反正雨来了大伙一块“避”,大不了一起穿好衣服往家里跑。其实,我并不怕在游泳的时候下雨,我们大伙都有过在游泳时,撞上大雨的经历,我游泳次数不多,但在前天跟绍伟去时,也碰上了一场雨,虽然我们一样是往家里跑,但我原来并不想回家的,根据我的想法,我们本来可以把外衣放在湖边渔人“家”的屋檐下,任它狂风暴雨,我们照样在水里泡,何况湖水还比雨水暖呢。可绍伟他不敢,因为家乡人普遍迷信,绍伟他担心雨下大了,天昏地暗,呆在湖里,会碰上什么不好的事,无非是撞上“水怪”呀什么之类的。

昨天下水了以后,身子跟往常一样在水里会轻飘飘的,我不会游泳,所以只能呆在浅水的地方练,到现在依然没学会,按照绍伟说的,想学会游泳,得先学会潜水,而且,非得灌几口水,尝尝被淹的滋味。所以,我就在浅的地方,试着连潜水,试着躺着浮在水上,水我也灌了不少,有时还是从鼻子进水,酸酸的,我的鼻子因为呛水而流了不少鼻涕,感觉真的很难受,但依然没学会游泳,我想,如果是吴鸿民大哥来就好了,他肯定是把我丢在深水里,那方法虽然有是(点)残忍,但可以让我比较快的学会游泳,我昨天也想用这个方法,但在场的都是比我小的“弟弟”,他们可没人敢这样教我。

游了一个多钟头,天开始阴暗了下来,雨很准时的来了,开始下得很少,不时几点飘下来,这时,我就叫岸上的一位“老弟”,帮我把衣服遮好,他就把我的衣服放到了“渔”屋檐下,我继续练游泳,熟释(悉)着水性,雨越下越大,绍伟开始叫我上岸了,我本来上了岸,准备穿衣服回家,可是,雨很快就下大了,家回不成,避在“渔屋”檐下受大风吹又冷,看见水下还有不少同伴,我在“渔屋”那边再次下水,比起雨水来,受太阳照过的湖水真的很暖,雨下得很大,在水下的伙伴们,都躲在渔屋前,两条水泥船船头突起的地方,那是个小平面,我也躲在那里,听他们说,将头低至水面,会看到一个美丽的景象,我试着这样做,望着湖面远处时,真的看见了一个我生平从未见过的景象,在天光的折射下,湖远处激起的水花,连成了一条紧贴湖面的濛濛发着白光的线,由远及近,湖仿佛有了生命,在雨水的激撞下,水面跳起了无数个雨滴般大,晶莹透亮的水球,每个水球激起、落下。转瞬而逝,但无数个水球在湖面不断的被激起,无数个水球在湖上又不断的消失,一时间,我突然觉得长生湖有了活力,这水球仿佛不是雨水激起的,而是自己从湖面跳起的。

雨下的过程中,我曾再次上岸,一上来,我就觉得寒风刺骨,我试着跟岸上的伙伴们躲在“渔屋”背风面,可还是经不住温暖的引诱,我再次回到了湖中,这一次,我在湖里一直呆到雨下小了,才上来。

上来之后,我迅速用上衣抹干了头,然后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拧(拿)干的内裤,再穿上,最后,穿好了裤子,就赶回来,之所以这么紧,是因为我们担心雨不久后会变大。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