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土地纠纷

先跟大家说两件事:一是我预计过了元宵才回去上班,所以大伙至今还能见我说家里的事。二是俺博客的图片连续几天故障。话说以我如此丰富的图床经验居然还落到这番下场,真让我感叹,不作死便真不会死。可能还需几天方可恢复,具体得看七牛销售以及技术方面的支持情况,还有就是Dnspod的域名解析的速度。总之现在故障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到时候另外作文当做经验吧。

从小到大,我只知道外边山岭那些田地,即便荒芜也都是有主的。这领地究竟怎么来,我却一直没机会搞清楚,毕竟土改那年代对咱来说太过于遥远。而之前也听过老妹说,若有人肯费力耕耘无主荒地,自然便可在留名于地,说是这么说,在咱国家公有制前提下土地的所有权估计不是那么好搞的,顶多也就能弄个土地使用权罢了。

农村土地的权利来源我是没心机去搞清楚,可不巧今天就让我碰到了自家田地被人故意侵占一事,长期留守老家的妈妈早上刚告诉我,我听完才觉得心里不平,正寻着机会问问老爸究竟为何,不等我说,老妈就趁着耕田的机会带着老爸去找那户人家要说法去了。

等我去到的时候,爸妈已经跟那户人家的老二吵了起来,我还没搞清楚状况,只听二妹子说那家伙盖房子整得太过分,霸了咱家的田地,又不给合理的补偿。说当初房子规划的时候划线量尺之事,村里长辈如我四伯父之类都在场作证了的,偏那家伙身为户主却不在现场。照父母说法,如今那房子建成占地超过,这点毫无疑问,可那家伙还强词夺理,说咱仗势欺人。

因为那房子占地还涉及到了另外两户人家,那家伙把利益相关者都一块请来了说要评理作证,两位叔婆老太辛苦赶来可没想听人吵架,就看生米煮成熟饭了,给的意见无非就是该怎么样就怎么办,不要再吵!

话说那家伙的父母以及老婆居然都表现得极为克制、低调,照二妹子说,这些当初在现场的人都自知理亏,只有这傻愣头青非要大喊大吵,大约是见不得我爸妈非要将田耕在他房子旁边,丝毫不给面子。而我嘛,身为在城市与农村边缘长大的孩子,总觉得自家的地很多,没必要为这一米半米的跟人费口舌争。而父母作为思想根深蒂固的农民,自觉土地是命根子,得不到合理补偿是势不善罢甘休。

吵了一个早上都还未了解此事,下午接着还是吵,那家伙的父母都劝他不住,最后他老婆抱着孩子挺身而出,劝他既是占了别人地方,就该补点回去。那家伙脑子发热,见他父母劝没完,连老婆也来劝,便训斥说女人不要管。不料他老婆早上一句话都没吭,想必是大招憋了很久,听不顺耳便回一句:“你说这不用我管,那你说这有没有我的份,你要说这没有我份,那我明天马上带孩子走,剩下你自己看着办。”此话一出,那家伙便不再吭声了。

俗话说攘外必先安内,那家伙自家人都搞不定,想必没法再跟咱搞了,此事就当告一段落。最后还有个不算秘密的秘密,依据传闻规划,这块地方很有可能会被国家征收用作基建,不管多少都有在此留下一点权当争取,即便自己得不到也不能让那家伙白白捞走。争取一点可能还有机会,毫不争取便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道理是大伙都明的,只是谁没提这事,一来这八字没一撇,二来这都是潜规则,不用明说的。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老家土地纠纷》有16个想法

    1. 照这么说,咱这边的地主土豪多了去咯,你总不可能打倒全国农民阶级吧。哈哈

  1. 合理的就该争.
    倒想起一件异曲同工的事儿,朋友的朋友,被女朋友甩了.因为打牌的时候出千往回偷牌,被当作人品不好…

    1. 忽然想起高中时候历史老师跟咱说,农民阶级的本性就是自私。说男友人品不好的,不定是感觉丢了自家颜面……

  2. 农家事多,容易乱,到头来也只是为了“出口气”,找回一点“自尊”;想当年在村委干活时,我也参与了好多纠纷的处理。村民也是讲理的,只是不能容忍被别人忽略,而已。

    1. 当过官的,经验丰富哈!清官本难理家务事,好在这土地问题是国家的,好处理。

  3. 既然是自己的,岂能轻言放弃,必须要说法,况且又不是只有你们一家,世上的便宜岂是那么好占的?
    七牛的图刚用了正常

    1. 占的别家的他们是铁定要补偿了,就我们家的原规划是不占多少,后实际大大超出规划。这才有争议的,最主要是当初定界限的田埂早就被挖掉了,难以用来参考。

      七牛一直都正常,是我自己折腾出问题,后面再详说

  4. 唉,这情况怎么那么像我家呢,我家门前也被人侵占,跟隔壁说了很多次,吵得不爽,个子又不够大打架又不好,很憋屈啊,跟村长评理,村长是他亲戚,农村里土地很多,大多数人也不太管。心里不顺啊。

    1. 那你们家族比较弱势么?话说公道自在人心的,理亏的人闹开来名声坏了也不好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