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毒不成酒

昨晚下班后,好伙伴伟哥即时兴起请我喝酒,我想着小石子也是爱酒之人,便叫上了他,可他看着不相熟的伟哥,居然不好意思出场,一个人便先回去了。

话说伟哥天天都会来咱办公室转悠,大伙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事,害羞肯定是说不上的,估计也就是那个点太晚,小石子不想搞罢了,这年轻人不混夜场似乎比较少见,说早点回家休息也是好孩子。可我喝完酒回来看他房间灯还亮着,后面才知道他正看一个人的电影,想来小石子这90后思想似乎还没咱80后的洒脱呢。

比起小石子房间里那摆得满满的酒瓶,我跟伟哥喝酒都不上瘾的,也就偶尔聚餐才会搞一点,昨晚兴起也因为前阵子他缺席了我的晋升宴,说了改天再聚,正好他昨晚下班早,择日不如撞日了。

酒方面我跟伟哥都没什么禁忌,咱俩只要吃饭都不约而同会搞白的。也是他喝啤酒腻了,有人陪他喝白的自然爽,而我也多次在公众场合声明不喝啤的,白酒自然就成了我标配,至于红酒,即便有也太过文雅,不适合咱等野夫。

说起白酒,一次喜宴上曾听老乡说,这酿造白酒必须加点毒,具体是每缸必加一滴敌敌畏,否则不成酒。说来这酒毒性是有,偏死不了人,至于为啥,她也不懂,起初当是以讹传讹。后考虑到这禁药敌敌畏在上世纪曾被大规模使用,毒性之大又难以自然降解,以至于南极洲企鹅体内都能检测出来。说无毒不成酒,倒也有点根据。

我还听闻国内生产的白酒必然要勾兑,而很多边缘地区勾兑不好便是假酒横行,我也不幸遇到过几次,每每遇到难以入口的,我都会心生怀疑,然后又想起大学时某人说过的:为啥人们喜欢喝酒,因为酒都难喝。如今看来,说这话的人估计是被假酒害惨了的。

如此不利因素,弄得我跟伟哥都不喜欢街边买的商品酒,我认为那些即便再好再真也都还是大众口味,认识伟哥这些年,跟他吃饭多半都是喝自家酿的梅仔、或则荔枝酒。自酿酒很费时,初酿几个月的都还感觉生,半年乃至一年才算熟。记得那次用荔枝干泡的六个月了都还觉得苦,原以为是不去核导致苦味渗出失败了,不想后面放了一年过后再品,苦味全无,味道还变得极好了,这时间陈酿真是奇妙!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1票, 平均: 5.00)
Loading...

《无毒不成酒》有1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