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讨厌的人

昨天去开会,下午二点开到近晚上七点,天黑夜冷回到家后还得自己做饭吃。还想着吃饱喝足再聊会上的趣事,谁知忙完都快十点了,洗完澡人犯困,写博的事就不急了。

昨日会议有个大插曲,一位高级经理跟一个部门经理当众闹了起来,吵得很激烈,也很好玩,聊这事之前我首先介绍一下两位主角。

台上的是杜高级,经营线的女强人,说话直,性格粗。但凡见过一次的都很难忘记。她下辖的几个部门业绩上佳,拿了事业部唯一的销售奖不说,上个月领导对她的考核重点还由销售变成了回款率。因财务数据还没出来,我还以为这次会议她没啥可说,上台只是走过场来个形式,谁知她从一个委婉的开场白说起,到了后面居然变成指着某个财务经理开骂。

台下被指的是财务线的矮个子大叔:蔡经理。粗看他老实巴交,人又特别矮,站上讲台都没台下站着的人高。他每次上台发言都特别啰嗦,但这不影响他掌管整个进港财务。我对蔡经理印象并不好,主要是因为之前一次不爽经历。

我所在的出港操作线跟蔡经理本是完全没有交集。也就那次帮个部门处理个返货异常,涉及到付款时找到了他。当事的部门经理求他没用,便请我出马帮忙沟通,我直接打电话过去,也没报自己是谁,只当就事论事说这异常既然发生了,货也到他那边了,都是一个公司的,他理应协助帮忙,蔡当时死活不肯,扯了十来分钟后他居然还反问:为啥不找其他财务偏要找我?你说这事都发生在他管辖内,他却说得跟他没半点关系,如此没责任心的人我也没啥好说,我挂了电话之后另找他上级谢总监,这才摆平了此事。

蔡经理不好这印象一直存留至今,我后来才知道公司也有很多人讨厌他,所以这次杜高级在台上开骂的时候,我在台下一直忍不住笑,一方面是因为杜高级脾气火爆起来的确了得,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炮轰财务那位,让我也很是解气。即便当时我还不太清楚事情缘由。

战火初起时,蔡经理还很有风度的让台上的小妹先讲,他打算后面再逐条解释。不料杜高级火力加大之后,蔡经理终于忍不住,直接在台下反驳,两个人就这么当着所有人的面吵起来,这俩都是谢总监下面的人,咱老大尹总监不方便插话,刘总经理则是光听着,他不到最后是不会出面。而谢总监知道这老顽疾一时半会解决不了,想让这事再缓缓,可杜高不依,直说今天不解决这事她就不下这讲台了。这么不给领导面子的,也是硬脾气一个,估计谢总不拿点料出来不行的。

他们俩吵到后面了我才了解这事情原委,考核不公平这事杜高只拿来做了开头,后面再没提,主要还是蔡经理这成本划分,让她吃不饱睡不好,她下边几个部门好端端的,蔡经理偏要她承担那些莫须有的成本,照杜高的说法,那些什么设施、折旧、水电之类她半毛都没用过,凭什么要她分担,这是哪门子的道理?蔡经理则直接反驳说这是严格依照公司高层某某方案执行的结果,杜高不服,因为这扯到了一些历史遗留问题,还有一些扯不清的费用,这根本不合理,她甚至还把老板娘都搬出来了,让蔡经理自己去问个究竟,那强势的态度,蔡经理即便有理也说不清。

最后还是刘总经理发话了,他针对那些对杜高来说讲不通的成本做了个比喻:“你这部门贡献很大,果实虽美,可若没有这树干,又哪里来的果子?既然属于这集体,担这成本就必须的,这不是应不应该的问题,而是多与少的问题。”这话才落,杜高级当即表态:“刘总这么说我又可以接受了,那蔡经理刚说啥?你说自己就是严格执行上级领导方案的,那我回去马上要求领导修改方案,这诸位都在场的,那谢总你也该给我个定心丸吧。”杜高级要求直接上级应允的意思很明显,事已至此,谢总监也知这事不能再拖,只答应一定修改,详细的回去再给答复。

可能谢总监也意识到自己在这次“两将相争”事件中表现不佳,会末总结时他的发言又给咱做了一次思想教育:工作生活中,总有一些人让你不爽,觉得讨厌,那是因为咱人跟人不同,经营线的思维就是勇于创新,灵活变通,只有这样才能做好销售。而财务线的思维就是遵规守矩,斤斤计较,只有这样才能确保财务安全。两种人在一起不可能没有矛盾,关键是大伙要认识到,正因为有这帮让人讨厌的存在,各种思路想法相碰撞,百花争艳、百家争鸣,公司才得以发展。顾全大局来说,领导就需要有这样讨厌的人,而大伙也要意识到,咱吵归吵,待人接物却不能带偏见,咱毕竟都还是一个集体的。

至此这事件总算告一段落,我只庆幸有杜高级跟蔡经理这俩会上吵的一架,要不这又臭又长的会议从头至尾如死水般毫无波澜,这就太没意思了!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那些讨厌的人》有14个想法

  1. 工作的事情,谁也想不到,总有那么一点小磨插,别人的事我们不要去评价,做好自己,做好本分就好

    1. 凡事都有表面原因跟深层次原因,我也不清楚他们为啥毫不顾忌。只能说矛盾积累到了无法调和的程度是这样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