屎一样的“新式凉粽”

下午去球馆打了三个小时的羽毛球……平常我经常玩器械,光练肌肉用处不大,还得将肺活量、协调、反应跟灵敏度跟上。羽毛球还是打得少了!否则也不用总是在新人区转悠!之前跟伙伴们玩八人赛的时候,所幸我还保持中等水平,没有垫底!

傍晚回到家里做饭,虽然是有菜有肉,忽然想起冰箱里还放着七月十四老妈包后让我带来的凉粽,放久了感觉很硬,只能高压蒸热了再当饭吃!

回忆家里凉粽最传统的做法,要用花生苗杆晒干烧成的灰,滤出的灰水做原料,浸泡粽米。而后粽米要放少许硼砂.传统做凉粽之前还要去药材铺买一小块苏木,切成小牙签样的木棒备用,这种苏木清水再怎么洗都不会出颜色,可一旦苏木遇到灰水,就会渗出血一样的红!包着苏木棒熬成的凉粽,中间芯部是红的,使得整条晶莹剔透的凉粽黄里透红,煞是好看!小时候也最喜欢先把粽子的两头吃掉,令两头的苏木棒露出,美名其曰“雪条”……

家乡除了凉粽,还包另一种“咸粽”,也就是传统的肉粽,包的时候往里边放花生碎、黄豆泥、还有腌制的肥瘦相间的猪肉条!之所以称咸粽,是因为粽米要放少许盐拌匀使之有味!熬咸粽也不像凉粽要那般久,往往都是用高压锅直接熬煮即可。

通常节气一到两种粽子都会一块包,往往都是咸粽先吃完,而后剩下都是凉粽,倒不是凉粽不好吃,而是咸粽的保质期不如凉粽长,以前没有冰箱的时代,先辈对凉粽都有特殊的保鲜方法,整大锅凉粽取出之前要保持沸水滚开的状态,用火夹(熬凉粽都是用传统的柴火慢熬最少四个,长则五六小时)夹出凉粽,丢在一个备好了“新鲜”草木灰的箩筐中!(丢下之前有无晾干我记不清了),对,就是将凉粽丢在草木灰中保鲜的。按照我现在的理解,沸水取出的凉粽本身已经灭菌,而传统柴火烧好的草木灰本身也是极少细菌。凉粽放入草木灰中,就这样实现了常温保鲜至少一个月!

以前没有蜂蜜的时候,凉粽都是蘸糖吃的,传统凉粽混着白糖味道也不俗,只是最近,家乡不知哪里来的思潮,渐渐没有人包传统的凉粽了,改为“新式混合粽”,就是去掉了凉粽中间的苏木,将咸粽馅料包入凉粽,就差没在凉粽米中拌入盐加咸了。然后滤出的灰水,也不严格使用花生苗杆烧的灰,改为普通禾杆灰(花生苗杆烧的灰量很少,禾苗杆随便烧一把都很多灰)。

这样改进的结果是,我吃到了有生以来最难吃的凉粽!!粽子里边有肉,但咬的粽子既没草木香,也没有肉香,整个就食之无味,还好听同事说凉粽要倒点蜂蜜才好吃,倒蜂蜜之前看了一眼,这真像一坨屎……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1票, 平均: 5.00)
Loading...

《屎一样的“新式凉粽”》有26个想法

    1. 肉粽反人类?呃,这边的肉粽种类非常多!其实当做糯米鸡的一种演变吧!吃习惯也还好!

        1. 我们倒挺习惯大米沾油的,小时候就吃了糯米饭团,糯米团裹着黄豆泥+小节腊肠,美味……稻米里边不是还有一种叫油粘米的嘛,那口感可好

    1. 可以吃,凉粽保存得当,放一个月都不是问题。不过是现代保鲜技术的前身罢了。

    1. 原来北方是没有肉粽的,我一直认为南方的肉粽其实是糯米鸡的演化得出来的东西。我也认为三角形的粽子是最初的形状。变成条形纯粹是为了放肉方便,哈哈

  1. 凉粽确实没见过,感觉有点像潮汕栀粿(又称栀粽)和粽子的集合体。
    这边粽子一般都是双拼的四角粽球,不搅和甜咸之争哈哈~

    1. 咸甜没啥好争的,都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你那边的粽子是什么?双拼?也是素跟荤合体了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