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故乡游

初二初三带着朋友游了桂平之后,下一站就是到我家乡,现代农家没什么好看也没啥好玩,我只能带朋友到附近山岭四处逛逛,作为广州城里长大的孩子,到了广西农村见到啥都很新鲜,拿着相机不断拍些我往常见惯的风景,以往都没兴趣上镜的,这次在朋友的怂恿下,我也在家附近拍了几张。

老家屋后

屋后近河一代:从屋后开始绕,半路看见小弟带着耳机煲电话。老妹便拉上小弟来了张合影,身后是收割后等待复耕的田地,远方成片竹林,竹林下是条小河。话说学前班时一次渡河上学,我差点淹死在河中。如今河水变脏了,曾经在清澈河水边洗衣服的场景也没有了。

大麻岭

大麻岭:小时候跟着堂哥放牛常来的地方,曾经这里是成片的松林,秋风干燥时候满地的松针叶极好引火,每到此时老妹们都会来这抓一些回家当柴火,含油的松叶一小把就能烧旺火。可惜大麻岭的松树早被砍光卖掉了,如今身后那成片的是前几年种下的桉树。传闻桉树之下寸草不生,可细看野草还是蛮多的,不远处还种了荔枝,可见这只是谣言罢了。

蕉林

水湖旁的蕉林:北方的朋友应该见不到蕉树,这种作物只要气温低于10度就没得长了,记得前几年一场霜冻死了很多荔枝跟香蕉,如今看那成片的枯叶,也是前阵子冷的吧。好在今年春节暖和,绿叶还是挺多的。

水湖

大伙应该知道上一张照片手上拿的是啥了吧,我头旁边那玩意就是结香蕉果的,至于香蕉的花嘛,自己百度一下,细看便知。背后远方是个养猪场,话说湖水就是被这几个养猪场给污染了。

湖坝

湖坝:以前这只是一堆泥,也是近些年财政才有拨款将这改成水泥坝,起初我还以为远方那小杆是信号塔,走进一看才知道是水位遥测装置。气候暖和,所以坝上也开花了。

菜田

湖旁我家的一片菜地,朋友觉得这乡下的菜比广州城里的好吃,老妈便多摘一些给他做饭送行。手上拿的这是叶用莴苣,就是汉堡包中常见的玻璃生菜。话说我老家常把茎用莴苣的叶子也叫做生菜,只不过茎用莴苣叶子细长,而且不耐毒雾。前阵子落浓雾,家里很多茎用莴苣的叶子都发黄枯萎了,而叶用莴苣大多看着还水灵灵的。老妈就说这浓雾有毒!

摘豆引

摘豆引:听朋友说广州城里没得卖,到此才有幸品尝一回,初尝时口感极好,他却不知是何物,听老妈解释才知所谓的豆引是荷兰豆茎藤上摘下的嫩苗。前阵子我没回来时田里的豆引多得吃不完,老妈便试着摘了些放一冰箱冷藏,后来老妹将冰箱里的豆引下锅炒之后发现不好吃,方知这豆引比一般的蔬菜更难留,还是现摘现吃为好。

拔萝卜

大白萝卜:菜市场卖的多半都去了叶,咱这是地里新鲜出的,还带着泥呢!本来想给朋友带个回广州,后来看样子携带不便留了下来,今天我便切了一半炒了吃。

觉得好可以点个赞!
(1个赞)
Loading...

《2015故乡游》有26个想法

  1. 图片与蔬菜美味融合在一起了,还有朴实无华的解读,足见农家生活的原生态。
    猜想:博主这篇博文是先传图,后写的文字吧?

    1. 谢谢夸奖,广州的空气确实比北京上海好很多。不过回南天的确是个大问题。

    1. 荷兰豆吃过吧,菜市场卖的都是荷兰豆的嫩豆荚,其实它的嫩茎苗就是豆引,也是可以下菜

    1. 我们这俗称芭蕉,熟了是可以吃的。豆引并不是一种植物。而是荷兰豆的嫩茎苗。它边上的很大棵的是芥菜。

  2. 你妹笑得好拘谨呢。
    你妈妈应该挺乐观的~看得出来,她很喜欢跟你在一起,不错。
    你这春节系列不错嘛,事无巨细的。

    1. 我不知道,自小到大,我都没见过上边有大麻,我想即便曾经种有过,也并非我们想象中的那种植物吧

    1. 我们老家没有“莴苣”这个词,不管是叶用莴苣还是茎用莴苣都叫生菜!只不过将莴笋叫做“菜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