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7月12日 星期一 天气:暴雨转阴

按照妈的说法,雨一直下,下了整整一个星期,从我们上南宁之后开始,这雨像春雨一样下这么久,却不像春雨那样这么温柔,它时大时小,小的时候它似乎不下了,大的时候,它卷天漫地。

这样的雨发生在家乡,假如它真如老妈说的,没停过,那我第一个联想就是,家乡应该发洪水了,当然,我至今还未亲眼见过洪灾。

5号那天,我带了老妹去了南宁,老妹的咽喉有问题,她在家花了很多钱看医买药,始终不见好,我是带老妹上南宁去看病,当然,也顺便带她到南宁这个都市玩玩,平衡一下老妹的心理,因为,父母5个子女,除了她,每个都到过南宁。

呆在南宁的5天,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总之,就这么过,离开南宁的2年里,南宁却(确)实变化不小,2年之后我重新回来,看到它依然有许多未完的工程,那些工程完了之后,或许南宁更像一个大都市。

呆在南宁的5天,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在叔公家过的,时隔2年,当我重新踏进叔公家门口时,我发现叔公家变了,好的变化没多少,只是变得更乱了,因为多了一个小孩,按辈分,他应该是我堂弟,但只是刚会走路,能多个亲戚,算是好事,我却有点不明白,登叔怎么这么早就有孩子,当爸爸了?

在我好多亲人眼里,登叔做人总体上算是失败的,怎么个失败法我不算很清楚,我本人不像一些人会死记他那次不光彩的经历,然后断定他今后无论如何永远失败。我也认为登叔做人失败,虽然我不能清楚的说他失败在哪里,但我能,也只能笼统的说:“不是别人没有给他成功的机会,他每次都不努力抓取,并且在失去之后毫不在意。

这次到南宁,最让我兴奋的,就是得到爸爸的确认,他准备在南宁买一套房子,并且已经交了定金,其实我刚暑假回家的时候,妈妈已经告诉过我这事,我当时的反应是有点吃惊,不明白爸怎么会有那样的雄心壮志,后来,爸才告诉我他买房的原因:为了以后我能好好呆在城市发展,主要是解决我以后在南宁立足时的房子问题,爸这样可真是用心良苦。帮我扫清了以后人生路上的一个障碍,可是,爸或许不知道,不管今后我是否真的有能力自立,我都不打算依靠他太多。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2004年6月28日 星期一 天气:晴

一眨眼,3个多月就这么过了,感觉,时间过得特别快。都说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悄悄流逝,可我,则是看着时间流走的,流得这么无声无息。别人看着时间流逝会心疼,可我却一点也不心痛。

对我来说,今天算是期考结束了,心情既轻松又沉重,觉得自己物理、化学考得不怎么好,自从上了高中,我已经不敢奢求自己能像初中时那样,物理、化学“风光”全班,高中实在不简单。

现在,我真想躺在海边,看星空,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看见过灿烂的星空了,只记得小时候在家乡的楼顶睡觉时看见过,那时天(天)上的星星不但多,而且颗颗都很亮,配上明亮的月光,把原本黑暗的天空映成了暗蓝色,似乎还有朦胧的银河。呵,这么美的星空或许只是我的幻想吧!今天,每当学校下晚自习,我走回宿舍的路上,偶尔抬头,也会看见星空,只不过星星少了点,也暗了点,天空是纯正的黑色。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