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的日记

昨天咱村走了好多人,如果小强今天也走的话,村里就只剩下我跟小黑了,昨天中午我回到村里的时候,下意识的说了一句:“哇,这么清冷。”谁知,小黑倒蛮不在乎的反驳:“谁说清冷的,这应该叫清净,村长你真不懂享受!”我无言,其实,小顺没走的时候,靠他那吉他跟音响,咱村一直都是很热闹无比,或则说是喧闹也一样,总之没一天是安静的,开始我这村长很不习惯,没想到,在那环境呆久了。居然对那吵杂的金属音乐有了免疫力,突然间没了音乐,居然有点不适应了,好象刚出生的小孩突然间断奶了一样,噢噢……原来我也不大习惯安静的

昨天晚上,到老乡这里上网没上成功,回村时,突然觉得应该到409那玩玩。回想刚上大学的时候,我经常抱着很特别的心态上四楼上面串宿舍,那时我跟上面的人混得特好。像是同宿舍的一样,不过从这个学期,或则说从某个时候开始,我心理就有障碍了,毕竟,人心坦白以后,总是会有点不好意思的。不在同一个宿舍,怎么亲近也很难融入那个群体。索性,没什么事我就不会随便上四楼,于是,我这村长也跟同宿舍的人一样,对上面两个宿舍逐渐生疏,即便见面的时候依然打招呼,但是隔膜的加深却是不争的事实…………

上了409以后,感觉那也很安静,409只有小叶跟创伟没回去,创伟原本不是很擅长取乐的,好在小叶托管了曾珍的电脑,将它般回了宿舍,我上去的时候见小叶一个劲的在装他喜欢玩的帝国时代,电脑在那没办法连接网络,没有大U盘,帝国装就不了,闲来无事的我就在那看着小叶玩单机的红色警戒,我原本对战略游戏也有点兴趣,看着看着,突然感觉,其实这种远离都市的生活也挺好,没事的时候会找乐子其实就是一种生活的哲学……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