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7月3日 天气:晴 星期四

随着假期的临近,班上的同学也越来越不安分起来,近两天,除班主任的课外,其它老师都不再上课了,我们这些做学生的,闷得无聊,巴不得马上放假!

刚才,班主任宣布了一条让我实在失望的消息,大意是:随着学校新的宿舍楼的建成,下学期,高中部将实施全封闭。

这幢(栋)住宿楼差不多建了一个学期了,还未开工前,校长在一次讲话中,就已经说过,新楼一建成,我们学校将可以容纳全体师生在校住宿。随着工程一步步逼近尾声,我也一天天担心着,住宿楼建成了,我们这些外宿生是不是都挨回学校住了?

在外面租房住了一个学期,我感觉到了外宿生的自由,不受别人约束,不受别人干扰,想起上学期住在大宿舍的经历,感觉到现在自己真是无比幸运。现在,学校又要求我们回去住了,虽然,新建成的宿舍也许会比以前好很多,可我依然不愿意,毕竟还要10个,或许更多人住在一间房,人多,噪杂,还有校门约束着,对于喜欢自由的青少年,他们真不愿意甘心受到束缚,何而,我还是个喜欢清静的人。

在此以前,我真没想到了这个时代,还会有学校搞全封闭。什么叫全封闭,在我眼里,它是一种为了更好的管理学生而不让学生接触社会的制度。它一实施,学生确实管理好了,没有学生到社会上耍混混了,也没有学生整天“泡”在网吧了,学习(生)确实远离了社会不良分子的影响。可仔细想想,这些被“隔离社会”的学生走上社会了呢?他能不能从容的迅速适应这个社会。应该承认,这种制度会给国家培养出一批成绩优良,却对社会“一知半解”,不了解,不适应的“书呆子”。

学校要搞全封闭,我阻止不了,我只希望下学期,依然能安心的住在我租的那间房子里,不受约束,为此,我想了很多办法,包括,实在不得矣(已)的时候,请爸爸出面,要求班主任或上级给我特许。再仔细想想,这个学校要搞全封闭,也有不少问题,比如离学校很近的学生是否也该“隔离”入校?全封闭的只有四个年级,有人趁初一初二上学放学,浑水摸鱼出入学校该怎么办?等等……。相信这些问题,能成为我继续在外面住的希望!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2003年7月2日 天气:晴 星期三

最近,我的“财政“濒临危机,身上只剩30多块,暑假计划要补课,可连60多块的补课费也没交,老爸6月25号那天临走之时,许诺我,过几天就会汇钱给我,至今,我不知道他汇来了没有,这几天他的电话我一直打不通,我无法确认,打算今天下午放学,就去银行问问。可我没想到,爸爸今天中午却来了。

爸爸原本从11点开始就守在校门口,可我放学出来打饭回宿舍,经过校门口才遇见他。后来,我才知道,爸爸最近在帮我搞身份证,由于种种原因,需要修改出生年月日,这需要我的会考证做证明,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要会考证的经历很麻烦。原本,我们会考完了之后,都将会考证给了老师,我原因为会考证都放在班主任那里,找了几次班主任,又打了电话,老爸的电话本上,有3个电话号码,我随便打了几个,都不通。下午上课,见了班主任,才急忙向她说明缘由,谁知,班主任告诉我,会考证都放在了教务处,值班老师又说主管的教师没来,明天才能领。这样,拖拖拉拉让远道而来的老爸白等了一个下午。我第一次领略了什么叫“办事效率低下”。

其实,今天让我感触最深的,是当我找到班主任,请她帮我领回会考证的时候,班主任的态度,当班主任告诉我,会考证都在教务处时,我就想请她帮我领一下,她就笑着说:“这个嘛!你应该自己去领的,是你需要的嘛。啊,自己去领。”当时,我估计班主任有急事,就自己去了,下楼梯时,我还听见她在我背后说道:“自己去领,应该锻炼一下自己的。”我笑了,这叫啥锻炼,这么小的事情,我只是不想去教务处而以(已),毕竟我从未见过那里的老师。不想帮就算了,找什么理由。这根本起不到什么锻炼作用,找陌生人帮忙的经历,我见得多了。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