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狗年新春

昨天没怎么睡,听说今天要一大早四点半就起床,春晚都没有看就躺床上,然后开着降噪耳机就想睡了,睡着看到灯一直闪亮,于是又拿着内衣盖住眼睛继续睡。

有个地方没想明白就是这个新年拜早茶的时间是谁来定的?每年都不一样,今年算是特别早的了。

早上起床之后就赶忙拜早茶,然后烧完纸钱就放炮,然后去拜社公社婆,回来拜天地之后就赶忙吃斋米粉,继续下一场,到甘丽的金华寺领红包。

去年没回家,不知道什么时候金华寺开始发红包了,开车到之后这里已经是人声鼎沸、香火袅绕,老妈虽然提前说了 进去要领香先上香再祭拜,但进门之后都看不到领香火的地方,我就先拜了。

来之前以为说是拜了一圈领红包就可以走,谁知道这登记领红包的人还没到,老妈就负责发红包了,老妈不太识字,一圈人就又围着老爸翻名单,半天都找不到第一个发的人,写的那个字估计老爸也看不清,还是超芳叔婆出面开始找到第一个名单开始发了。

在这个地方烟火太浓了,有点呛人,实话说看到老妈要负责这个事,心底有点不忍,毕竟这些香火很是有害健康,不过我知道一些事是劝不住的,有时候人生的意义就在于做一些自己相信的事,所谓的信念支柱吧。如果突然说不让她做,或则嫌她做了没意义,没了信念这人生路也就不知道怎么走下去了吧。

好在这些事一年就做这么几次,随她去吧。

小时候过年的炮可大了,现在不知道为啥显得不够大
每年都要拜的社公社婆,今年旁边多了两排桌子放供品
来到甘丽的金华寺,随手拍一张
香火鼎盛

分红包跟手信,一帮妇娘大爷大叔们讨论了好久,我们在旁边听着都烦了,或许可以说这是节日特有的烦恼吧,哈哈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1票, 平均: 5.00)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