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月27日 天气: 小雨转阴 心情:一般

放寒假已经近十天了,从段考结束后,我一直都没有写日记,直至最近发生了一件大事。

爷爷走了,我在2003.5.4号写的日记,上面记录着我第一次见到爷爷病倒时的心情。

爷爷得的是脑溢血,那种病本来是不会要人命的,可爷爷毕竟年事已高,身体本来就不好,有很多其它的毛病,爷爷得了脑溢血之后,身体一直都没“运动”过,我心里也很清楚爷爷可能撑不了多久,只是没有想到爷爷走得那么突然。

说爷爷走得突然,其实是说他病重得突然,学校15号就放假,而我一直在桂平拖到19号才回到家,现在想起来,真有点后悔自己没有早点回家陪爷爷,而我更后悔的是,自己回家后好几天都没有探望一下爷爷,一直到了23号那天,过完年之后,妈妈叫我拿个水果下去探望爷爷,我才下到了老屋子,在这个寒假里,第一次见到了爷爷,可是,爷爷怎么在24号就走了?

拿着水果走到了老屋,我听到了爷爷的呼唉声,我知道,他身边没有人陪,进到了爷爷的房间,我没有问他什么事,老实说,我当时只是想快点喂爷爷吃完水果,完事了就回家,把水果切开时,为了探视一下爷爷的病情,我顺便问了一下爷爷,问他能否记得我,结果是,爷爷真的记不得我了,现在想起来,是情有可原的,试问我自己一年能见到爷爷多少次?更何况那时爷爷中风了,我不能强求什么。

水果切好后,第一次喂爷爷吃水果时,我是拿着一片水果,放在爷爷嘴边的,躺在床上的爷爷,则尽力抬起头吃,爷爷吃水果像是在吮我的手一样,我感到有点恶心,庆幸爷爷后来能用自己另一只手吃,我当时吃水果的模样,很正常,因而也没预感到什么。

24号那天早上,爸爸从外面回来,匆匆的捉了一只鸡回到笼子里,然后跑到2楼搞什么,我和妹妹当时觉得好笑,说爸爸大白天捉一只鸡回笼子里,什么意思嘛,正当我和妹妹准备做午餐时,伯娘匆匆跑到我家,说爷爷身体不正常了,我听到伯娘的话,开始担心了,便跟一帮大人下到爷爷的房间,看见爷爷盖着被子,侧着睡,脸色发白,怎么叫他也叫不醒,看着爷爷身子一动一动的,知道他还有气息,爷爷昏迷了,一阵商量之后,爷爷被安置在伯爷家一间养鸡的房子里。

24号,爷爷从早上昏迷之后,一直都没醒过,我们没办法喂饭,伯爷炖了肉汤,爸爸只能拿肉汤一口、一口喂爷爷,看到这种情况,那时我心里已经做好了爷爷离去时的准备。我被告知要好好呆在伯爷家里,万一有“情况”发生,我们都好照应。

我预料中的,最坏的情况,发生在了当天(2004.1.24)下午6点25分左右,我们那时刚吃过晚饭,爸爸正准备再给爷爷喂肉汤,我已经观察到爷爷呼吸不正常了,想叫爸爸不要喂了,最后,爸爸也看到了爷爷呼吸的停顿过长,连忙放下手中的匙,叫着爷爷,爷爷的呼吸时间越隔越长,在最后一下长长的呼吸之后,爷爷就再也没有反应了,早已赶来的亲人们,在伯爷最后的示意下,齐跪在爷爷的身旁,在场谁也没有流泪,妇女们,包括我妈,只当爷爷的灵魂要离家一样,对着爷爷的躯体说:“叔,好路就走,光路就行,啊!”我在跪下的那一刻,差点流下泪。

我真正为爷爷流泪,却是在爷爷走后第二天的傍晚,“巫师”,亲人们都已经到齐了,伯爷家里灯火通明,爷爷已经躺在堂上的一边,身上盖着一块盖(印)着各种奇怪符号的金布,“上茶”仪式开始后,一帮妇女开始都在装哭,不过后来,那帮妇女们却真的哭了,因为我感觉到那哭的声音很真实,望望周围,我的亲人们,个个都低着头,脸上都是一种伤感的表情,一种凄凉的心情涌上心头,我一于是摘下了眼镜。

爷爷走了,我现在也不想写这么多关于爷爷的事了,爷爷在我一生中最后的一段日子就是这样,我觉得爷爷的离去,是一个悲剧,因此,有些话,我不得不写。

爷爷得了这种病,可以说是一个不幸,有幸的是,当初爷爷病危时,父亲舍得花巨资买药,让爷爷熬过了病危期,这次爷爷再度病危,不幸的是,他在家里,离镇上的医院有近8公里,爷爷虽然在昏迷中坚持了近一整天,却得不到应有的抢救,因此,爷爷的离去,是一种可悲的必然。

不得不承认,爷爷病后,成了我和伯爷两家的一个沉重的负担,但,父子情深,父亲和伯爷都尽力让爷爷“长寿”,并且,把抚养爷爷当成是一种义务,可是,谁又敢保证我们两家人不对爷爷有点意见呢?爷爷在我的生命中占的分量并不大,但,作为一个亲人,我并不希望爷爷过早离世,爷爷病危得不到抢救,我就想问,我们到底是故意不救,还是真心希望爷爷“早日升天”,不再受人间痛苦?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2003年11月9日 星期日 天气:阴 心情:一般

段考已经结束了,轻松的玩了两天之后,我还得回到教室,面对那残酷的分数。或许是高中考试的题目比较难吧。我发现自从上了高中之后,捞分没有那么容易了,每次测验,大考,小考,分数总是让人心寒,不单单是我,别人也一样,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心理安慰,大家都一样嘛,我想不清楚到底是题目难,还是大家都一样差,分数毕竟代表实力,即便大家一样差,分数低总让人觉得压力重重。有别人垫底不意味着我可以轻松。

如果是自己尽力了,失败或许不意味着什么,至少不会后悔,如果是因为粗心造成了失败。那是难以原谅的。数学考试的粗心,是我后悔莫及,以我的实力,数学起码拿70多分的。可是,因为某道应用题多了个等号,让我白白丢了12分。很可惜啊!

段考结束后,我轻松了不少,原本我们只放一天假的,但是星期六那天,老师们都参加什么……考试,整个高二年级都没人上课,办公楼那边没几个老师值班,学生们兴奋的心情,可想而知,恰好段考刚结束,很多人都想趁这个机会旷课去玩,只有少数几个人将这个想法付(赋)予实施,我、阿鎏、贺奎便是其中几个,我们原本计划翻墙出校,或许因为星期六,门卫不管,我们试着从大门走出的时候,门卫连看都不看我们一眼。

自从会玩“泡泡堂”之后,我上网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玩这个游戏,或许可以这么说,我迷上了玩泡泡,自己也知道那样发展下去,很“恐怖”。想想自己以前上网,都只是聊天,而现在,更多的是为了玩游戏,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堕落了,那不是我希望的结果,我很不愿看到自己这么“腐化”下去。

下个星期五,要开校运会,为期2天的校运会,结束后正好是星期天,对爱玩的人来说,这3天都是在放假,对我而言也是,我难以保证自己在那3天不上网,我只是希望自己在那3天能多干些有意义的事,就算是上网起码也要干出些名堂来。我的性格决定了我不会在校运会的时候参加比赛,但我希望自己在校运会的时候能在旁边呐喊助威。我现在在想,真的到校运会的时候,我会这么做吗?不知道。

昨晚上上网聊QQ,我碰见了胡佳,原本他说晚上不上线的,只是因为他段考考得太差了,结果被父母在晚上哄(轰)出了家门,我不知道胡佳说得(的)是不是真的,如果是,那只能说明,胡佳的父母很没人性,不过,胡佳一向都是这么说的。我真替他感到伤心。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