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7月14日 天气:晴 星期一

隔了4天,又该写一篇日记了吧,其实我想,自己应该有许多话写的,但,这样的日子太无聊,没什么意思,于是,又不想写日记了。

最近,发现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心想,是啊,无聊的日子,过得快是应该的,每天早上起来,吃完早餐,赶着去补课,无聊的坐了一个早上,听完课回来,都快11点了,无聊的坐到中午,吃完午饭,洗完衣服,洗一下澡,睡午觉,起来都3点多了,再无聊的坐一个下午,晚上去上网,一天就这么过了。

今天中午,我去“科创”上了一个小时的网,也许是因为人少的原因,“科创”不知从什么时候,好像是放假第一篇开始吧,早上6——12点,上网只要1块钱了,平时它都要1.5元每个钟的,说到这,我又想起了“伍环”,“伍环”在价格上比“科创”有着很大优势,星期一到星期五,全天它都是1块钱一个钟,有天晚上,也许是我去晚了,我来到“伍环”的时候,里面早挤满了人,我不禁佩服,它这个价格相当有竞争力,其实,伍环除了价格优惠之外,它的环境也不错,里面开了窗口,这在其他网吧我都没见到过,每隔三台机墙上就有个摇头扇两头吹,这些电扇不会因为没人而关掉来省电的,这跟其它网吧不同,总的来说“伍环”给人一种比较“正规”的感觉,那天晚上,无奈之下我只好去了“科创”,那里面相对“伍环”来,显得有点冷清,我随便找了一台靠近门口的机子,坐了下来,机子是开着的,我没有说要上网,就跟坐在旁边的女老板聊了几句,当时,我跟老板说,每个钟1.5太贵了,她惊奇的反问我,1.5还算贵?人家人民路那边要2块钱每个钟呢,还说什么他还(在)这里,见顾客都是学生,就要便宜点,后来,我又跟她说,人家“伍环”就是1块钱每个钟,它那里现在人好多。也许,当时,我不该说这话,我当时就是希望它(她)能给我优惠点,谁知,老板一听了,就有点不高兴,说什么“伍环”那边开这个价,恐怕连电费的本都赚不回来,还说什么人家“伍环”的机子都烂得差不多了,它才开这个价的,这有什么的,我过的东河桥,他走他的阳关路,各做各的。我当时听了,心中也自认为是这么回事,毕竟自己有过那样的经历,在“伍环”,发现它那里的键盘总是不好使,鼠标也是,看来,“伍环”的电脑真是烂得差不多了,我还发现它那里的主机,型号都特旧,难怪它能开这个价。不过这两个双休日,我在“科创”上网多了,自然也发现了“科创”的不少缺点,“科创”的键盘虽然好使,但它的主机速度总是很慢,有一部分(份)的机子的网速慢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而且极容易死机,有一次我去科创那边上网,要的那台机,速度巨慢,而且动不动就死了三四次,费了我大半时间,从那次开始,我就有点质疑“科创”在设备上是不是真的比“伍环”有优势?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2003年7月9日 天气:晴转暴风雨 星期三

放假5天了,我早就预料到假期会很闷,果真如此,该写篇日记了吧,我心里这么想着,最近两三天,我是孤独的走过来的。

期末的某一天,也许是上天的安排,有一份补习班的宣传资料传到了我的手里,补习一个月,每天早上两个小时,收费60元,当时,我就想补一下,我的数学,期考我数学考得太差了,我不想这门曾经是我强项的科目就此衰落。另一方面,我假期不想回家,家在小村庄里,回到家,不是闷着的话,就只有干农活的份,我讨厌干农活,因为我根本不是干这的料,何况我就是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我也不想闷在家里,那样闷两个月,会把我憋疯的。所以,我愿意留在桂平。留在这不但自由而且还有地方玩。当然,我要找个理由留在这里。补课就是一个很好的理由。

我们班参加这次补课的,俱(据)我所知,只有三个人,我、钟剑丽、黄羽璐。男的只有我一个。很不幸,参加这次补课,我注定只有孤独,同宿舍的陈圣鎏和黄贺奎都回家了,阿鎏的家离这不远,平常就算没事,他也天天跑回家,有这么长的假期,甭指望他能在这里多留一天。贺奎这人倒还好点,他家在社步,出于同情,他留在这陪了我两天,但他终归是要走的。那一天,我补习回来,洗完衣服,吃完饭。他答应我下午2点多再走。所以,我们一同去了网吧。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很累,倒在阿鎏的床上,就睡着了,而他在一旁默默的收拾东西,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了“砰”的一声,那是他走的时候,关门的声音。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声在我睡着的时候,却能听得如此清晰,等我意识到的时候,一股悲凉的感觉袭到了我的心头。这感觉我很少有,它的来临,不是没有理由的,从那一刻开始,宿舍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决定要补课的时候,我就知道那一刻会来临,所以,我早早就计划好了那孤独的一个月我该干什么。早上的补课,我尽量专心学,因为我知道,如果只跟老爸说单单要补课而不付予实践,取得点成果的话,我会很对不起父亲的。所以,补课我必须得专心听。

下午很晚上,想必我是该去玩了,桂平其实没什么好玩的地方,还好我以前就跟小卖部那位“女大姐”熟了一点,所以,即便宿舍没有人,但我还不至于连一个熟人都找不到。平常我每天都回去她那里坐坐,聊聊,好打发时间,聊多了,那位“女大姐”的情况,我也就了解到了一点,这小卖部都是她叔开的,她初中刚毕业,就来这里打工,帮看着小卖部,做做生意,平常,她总是站的,而她一站,就这样在这里站了四年。她家不算很远,但她一年就回两次家,这小卖部是以学生为主要客源的,平常上课,还有现在放假,小卖部里总是冷冷清清的,我很佩服她,天天面对校门,看着小卖部,居然能看上四年,应该承认,这种工作是极端无聊的。而她能这么无聊的过上四年,确实了不起。

这四年里她没读过什么书,也很少写字,或许以前学的东西,她早淡忘了吧。事实证明了这一点,那天,我在小卖部记账,写上自己的名字,字并不是很潦草,而她竟然有两个字认不出,她不大会说话,听上去像没读过书一样。

经常去她那里买东西,坐着聊,到现在,我们已经算是很熟了。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这样想。我在小卖部里坐着聊,口渴的时候,往往会很随便的从冰箱里倒出一杯“生地”饮料喝,大家熟了,这样的动作,谁也不会在意,后来,昨晚她跟我说,我欠了5块钱时,我才知道自己想错了。我一直记得自己只赊了3块钱的,一个电子表2块,一包榨菜1块,剩下那2块钱,是我喝“生地”喝出来的,我竟然不知道自己不经意间就花了这个钱。或许她是做生意做麻木了,特别精打细算吧。我想,如果是我的话,我是不会算出那两块钱的。

平常,除了小卖部,快餐店,我还有一个常常去的地方,那就是网吧。这种时候,不上网,对我而言,那简直无聊透顶。在网上我会有很多话要说,也会结识不少网友,比如昨晚,就认识了几个不错的本地网友。在这孤独的时候,我是需要这些网友安慰的。

上网是需要花销的。这笔开销其实并不小,平均每天4块,父母不允许我上网,自然不会给我算上这笔钱。我只能自己“弄”。在“弄”这笔钱的时候,我不会有什么“心不安、理不得”的地方,这种极端无聊的时候,我需要上网获得点安慰,我一向是这么认为的。而父母的思想,却没开放到能认识到上网有什么好处的程度,可笑的是,父亲几次在没事的时候问我,到底会不会打字,懂不懂电脑,当时我没有正面回答他。基于以上几个想法,我认为自己应该上网,而且应该上得心安理得。

上网的开销是我在打电话,问父亲要生活费时,暗地里算进去的。如果说整个补习“计划”中,有什么地方隐瞒了父母,那也许就在车费这一环节上。从我这里到补习地点很远,我没有单车,即使借到了,我也骑得不熟练,为了安全,我跟父亲说,我是坐三轮摩托车去的,从这里到补习地点,我找不到公共汽车,而坐三轮摩托车,因为相当远,实际上就是要了3块钱,来回共6块。父亲相信了我的话,还好他对桂平公交线路不熟,也没找运志叔公核实,否则,我的“谎话”就穿帮了。因为实际上从南百是可以坐公共汽车直达补习地点的。平常 只要我来得及坐公共汽车,都可以省下4块钱上网,当然,我也是迫不得以(已)这么骗老爸的。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