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6月25日 天气:晴雨 星期三

直至今晚,所有的试卷都发下来了,算了算,期考的总分让我感到有点可怕,497分,与段考相比,对我而言,仿佛一下子从天堂掉到了地狱。

面对分数,我感到有点茫然,其实,自从上到了高中,我一直都很茫然,成绩与初中时相比,跌了好多,老师放松了好多,没了老师,我就似乎失去了学习的能力,就像没头的苍蝇,面对自己的成绩,想努力时,却不知该如何下手。

今天中午,老爸来了,我刚想到学校时,就碰见了他。我有点意外,按照他的计划,21日后,他应该在柳州了。爸爸告诉我,他来找我是想知道我在会考证上写的出生年月日,为了搞我的身份证。我早就向老爸要求办身份证了,他竟然拖到了现在,正像妈妈说的,我的要求,如果不是很急的话。爸爸总是不在意。

我跟老爸说了一件事,暑假的时候,想去报名参加一个不是由学校组织的补习班,想补习数学,我数学很差,确实该补习补习,当然,我这个想法还处于另一个目的,放假的时候,我可以留在桂平,不用回去干农活,还可以在桂平好好玩玩,当然,我提出这个想法,认为老爸会同意的,平常,凡是有利于我学习的事情,他总会赞成,这次也不例外。剩下的,只是报名的问题。

我在想,放假的时候,我就一个人留在所租的房子里,没人照顾,做什么事都不受约束,老爸在同意我这一想法时,他到底仔细考虑了没有。他会不会担心什么。平常我回到家,有空跟老爸谈心时,他总叮嘱我不要跟外面的“烂仔”混,不要干坏事,不要……”。他在做这一决定时,或许认为我长大了,该干什么,自己心里应该懂,或许他现在并不担心我一个人在外面会“变坏”。毕竟,我已经租房在校外住了一个学期了,要是可能发生什么问题,早该发生了。因此,老爸用不着在暑假时,因为我一个人在外住而担心。

或许,老爸是了解我的,以往回到家,他对我的种种让我厌烦的嘱付(咐),只是出于心里的一种担心与关爱。然而,随着我的长大,他也应该意识到,这种担心变得越来越多余。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2003年6月23日 天气:阴雨 星期一

昨天,高一下学期的期考刚结束,晚上,原本是该照常上晚自习的,可是,我不想去,学校已经连续上了两个星期的课了,加上又经历了一场“决定未来命运”的大考,我真的很想轻松一下,于是,我便请了“霸王假”,把不想上晚自习的想法拿来实践。

当晚请“霸王假”的人很多,黄贺奎更是胆大包天,考试的最后一天,神不知鬼不觉的在黑板上写了“今晚免上晚自习”之类的话,导致昨晚有21个没来上晚自习,其实那些人心里都明白晚自习要上的,只是黄贺奎这一做法给他们找了个很好的理由“缺席”。我也在其中。

昨晚请了“霸王假”,我便想着去哪放松,好好玩一下,桂平市没什么地方好玩,便打算上网,我有了一定的“网龄”了,老爸或许没不(有)知道,当然,让他知道,后果不堪设想,他绝对会削减我的伙食费,再接着……。这对我而言,无异于把我逼上绝路。

网络这个世界我很清楚,所以我并不会沉溺于其中,我知道自己面对网络这个迷人的世界时该怎么做,我也很清楚老爸对我了解有多少,他总把我看得太像个孩子,以为我会迷上网吧,进去了就出不来。其实,我对很多事物都有了自己的看法,并且我的看法比他们都深刻、成熟得多。

我只把网络当作自己发泄心里烦恼的地方,我去一次网吧会很久,但每个星期我只去一次,只在放假的时候去,真实世界讲不出来的话,在网上可以随意讲,这种发泄的畅快感觉,我很需要。可惜,网上的知心好友太难找,至今,只找到两个。

昨晚上网,又找到了一位好聊友,据他讲的,他比我大两岁,可是他才第3次上网,我不知是真是假,从他的言辞表现中,这似乎属实,他连电子邮箱都不会申请,最后我白给了他一个,他对此不甚感激,立志做我的好聊友,原本他的打字很慢,后来我教会了他用“智能ABC”,至此,我不知道他感谢我到了什么程度,我只觉得很好笑,因为,他很像我的小弟弟。明明比我大,可这类东西总让我教他。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