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7月17日 天气:晴 星期四 心情:无聊

前天,发生了一件让我十分不开心的事,我生平第一次被怀疑为小偷,这件事也是让我感到十分意外的。

放假,因为不回家,而产生的无聊,使我常常没事时,就到那个小卖部去,小卖部是由一对夫妻经营的,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夫妻,反正“女老板”跟“男老板”就像对夫妻一样,小卖部还有一个经常看摊的,是一个比我大三岁的“姐姐”,我不知道她名字,暂且把她叫做J吧,我去那小卖部聊,其实,大多只跟J聊,这种放假的时候,“夫妻”老板呆的时间少,所以,那小卖部里常常只是J一个人看着摊子,那小卖部里头有四排货架,里边横放一排,两边墙壁各放一排,中间还放一竖放排,中间的货架前面还放着一个玻璃柜,里边也放着商品,放的,都是这小卖部能卖的最贵的东西,比如,手表,耳机等等,玻璃柜旁边还放着一个坐着十分舒服的椅子,平常我到小卖部里聊的时候,都喜欢坐那把椅子,聊多了,我自以为跟J很熟,就变的很随便了,没事的时候,我就常常看看,摸摸玻璃柜里的东西,J看见多了,也从来不说什么。有一天,跟J聊到耳机时,我就从玻璃柜里边拿出了一部SONY耳机,拿来看看,这部SONY耳机比我自己的那部差远了,但却是这小卖部里开价第二贵的,最贵的那部耳机也是SONY牌的,带了收音开价280,我还没摸到,它在柜里呆得好好的。在那次聊天的记忆中,我就记得是这样。

到了前天下午,快5点了,我按照往常习惯,去了小卖部,打算聊够了,就去吃饭,走到小卖部摊前,J过来了,带着一脸无奈,轻声的问我,柜里的那部SONY耳机我“拿”了没有,如果是我“拿”了的话,希望我能拿回来。我开始还不明白她问我什么,等到她解释说柜里的那部SONY耳机不见了,我这才反应过来,我的回答当然是否定的。听到发生了这种事,我也走到了那玻璃柜钱,看到柜子里,摆的那部最贵的SONY耳机不见了,只剩下个纸盒在那里,而我上次摸的那部,依然安在。我看了情况,没表示什么,却发现,女老板也在场,这时,她又问了我同样的问题,用的是那种“好好商谈”的口气,但得到的是我同样的回答,这时,我心里感到一丝的不安,我明白,我已经被怀疑了。但,因为我那个时候没事干,所以,我为了分清是非,证明自己的清白,干脆找了张椅子,坐在了女老板面前不远处。打算跟女老板“聊聊”这件事。

女老板听到了这样的回答后,似乎有点不高兴,但她依然用同样的口气向我说明了情况,基于我以往在这个小卖部有太多的“不良行为”,尤其是经常坐在这椅子上,摸柜子里的东西,还说什么男老板曾经看见我摸过那部耳机。我听了,实在是很想苦笑,男老板在在(说)这些话告诉女老板的时候,问过自己良心了没有,虽然我摸那耳机,是“很久”了的事情,但我还清楚记得,当时明明只有J一个人在场的。女老板在说完那些话后,才直面告诉我,我已经被“暂定”为最大嫌疑人。她把“暂定”两个字读得很重。听完后,我没说什么,只是问了刚才我那个疑问,女老板听了,她没有正面回答我,只是说不知道,然后,见我默不作声,又改用教育想要改悔的人的那种口气,跟我说什么“人嘛,总有犯错误的时候,这全在一念之间,犯了错误嘛,愿意改正是好的,不要因为一部小小的耳机,毁了什么什么的名誉,如果真的是你拿了的话,拿回来,我们也不会说什么,如果我真的想买的话。她说什么可以以最低的价格,甚至是一分钱都不赚的卖给我,但是,这时,那女老板的口气,又变得像警告似的警告我:“如果真的是你拿的话,你不想拿回来也可以,反正我们又没有证据,但是,我们可以反映到你们的老师、校长、甚至是家属那里,我们希望你嘛,不要把这事搞得这么大,老老实实承认就没什么了。”等等……,听了她那些话,我苦笑了一下,听到她警告那部分时,我心真的害怕了一下,生怕这些没头脑的生意人会把事情闹大,但又想,身正不怕影子斜,怕什么,其实,以我真实的口才,完全可以驳倒这位老板娘,你再怎么说都只是怀疑我而已,在没有找到证据之前,你没必要跟我说这些废话,说了这么多,难道你就没想到,万一我真的是清白的,不要说你这些话有多么难听,伤了我自尊,先想想这些话传了出去,会有多丑,毁了你们店的名誉,你还要不要做生意。也许是当时我被她警告得太紧张了,竞一时没想起应该这么说。我当时老想着应该怎么证明自己清白,想来想去,只有说,要真的是我“拿”的,我用不着来这里跟J混得这么熟,还要“偷偷摸摸”这么久,我要真的偷,那也不是偷得太明显了吗?明摆着告诉你们,可以把我列入最大嫌疑犯,我能这么分析,证明我不是蠢猪,我也不会这么做的。何况,那部耳机,我上学期就看见了,何必要等到现在暑假,人少的时候偷呢。当时,这番话还真把老板娘驳得无话可说,最后,她只有承认我和她说得都有道理,只是没有证明。

这件事,真是让我感到人间苍凉了不少,一个做生意的竟然可以这样说我,而我自己,平时又太缺乏自知之明,我原以为,跟J混熟了,呆在小卖部,就可以如同呆在家一样,只是没想到,这些都只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万一小卖部丢了东西,我依然可以被怀疑。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2003年7月14日 天气:晴 星期一

隔了4天,又该写一篇日记了吧,其实我想,自己应该有许多话写的,但,这样的日子太无聊,没什么意思,于是,又不想写日记了。

最近,发现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心想,是啊,无聊的日子,过得快是应该的,每天早上起来,吃完早餐,赶着去补课,无聊的坐了一个早上,听完课回来,都快11点了,无聊的坐到中午,吃完午饭,洗完衣服,洗一下澡,睡午觉,起来都3点多了,再无聊的坐一个下午,晚上去上网,一天就这么过了。

今天中午,我去“科创”上了一个小时的网,也许是因为人少的原因,“科创”不知从什么时候,好像是放假第一篇开始吧,早上6——12点,上网只要1块钱了,平时它都要1.5元每个钟的,说到这,我又想起了“伍环”,“伍环”在价格上比“科创”有着很大优势,星期一到星期五,全天它都是1块钱一个钟,有天晚上,也许是我去晚了,我来到“伍环”的时候,里面早挤满了人,我不禁佩服,它这个价格相当有竞争力,其实,伍环除了价格优惠之外,它的环境也不错,里面开了窗口,这在其他网吧我都没见到过,每隔三台机墙上就有个摇头扇两头吹,这些电扇不会因为没人而关掉来省电的,这跟其它网吧不同,总的来说“伍环”给人一种比较“正规”的感觉,那天晚上,无奈之下我只好去了“科创”,那里面相对“伍环”来,显得有点冷清,我随便找了一台靠近门口的机子,坐了下来,机子是开着的,我没有说要上网,就跟坐在旁边的女老板聊了几句,当时,我跟老板说,每个钟1.5太贵了,她惊奇的反问我,1.5还算贵?人家人民路那边要2块钱每个钟呢,还说什么他还(在)这里,见顾客都是学生,就要便宜点,后来,我又跟她说,人家“伍环”就是1块钱每个钟,它那里现在人好多。也许,当时,我不该说这话,我当时就是希望它(她)能给我优惠点,谁知,老板一听了,就有点不高兴,说什么“伍环”那边开这个价,恐怕连电费的本都赚不回来,还说什么人家“伍环”的机子都烂得差不多了,它才开这个价的,这有什么的,我过的东河桥,他走他的阳关路,各做各的。我当时听了,心中也自认为是这么回事,毕竟自己有过那样的经历,在“伍环”,发现它那里的键盘总是不好使,鼠标也是,看来,“伍环”的电脑真是烂得差不多了,我还发现它那里的主机,型号都特旧,难怪它能开这个价。不过这两个双休日,我在“科创”上网多了,自然也发现了“科创”的不少缺点,“科创”的键盘虽然好使,但它的主机速度总是很慢,有一部分(份)的机子的网速慢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而且极容易死机,有一次我去科创那边上网,要的那台机,速度巨慢,而且动不动就死了三四次,费了我大半时间,从那次开始,我就有点质疑“科创”在设备上是不是真的比“伍环”有优势?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