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5月9日 天气:阴转晴 星期五

自从爷爷病倒以后,爸爸就一直没去柳州工作,一心在家照顾爷爷,老房子是爷爷的“疗养院”,爷爷动不了,一天到晚都呆在老房子里,吃喝拉撒全靠爸爸,爷爷一直到现在还神智(志)不清,记得刚开始时,看到爷爷这病情,我还真被吓倒了,到现在我的心却很平静,脑溢血的人都这样子,有啥奇怪的,我担心的是爷爷虽然神智(志)不清,但也总不能一天到晚把他扔在老房子里,他也是人,他不觉得闷吗?他虽然是脑病患者,但他还能说几句话,他也需要有人陪他聊,伴他走过那夕阳晚年,虽然刚回来那几天,我总能看见爸爸和伯爷,但近来,爸爸没事的时候,总在忙他的票据,而我走过老房子大门口时,总能看见爷爷一个人的身影,躺在睡椅上,呆望着上厅,爷爷最近很孤独,昨天拜完神的时候,我到爷爷的房间里看了一回,望见了爷爷那瘦如柴骨的大腿,想起了他那只因为瘫痪而肥肿的左手。爷爷宛如一只残烛,在风雨中,火焰不断晃抖着。

我平生第一次发现,爸爸休假了这么久,过年,他最多也在家呆十来天,而这次,他竟陪了爷爷一个月,我不知道这应不应该,事实上如果爸爸不服侍照顾爷爷,爷爷就没人照顾了。爷爷大小便不能自理,按照老妹的说法,妈妈是不可能帮爷爷换下有大便的裤子,这也意味着妈妈照顾不了爷爷的。爷爷有两个儿子,而爷爷一直都跟我爸爸一起生活,现在他病了,伯爷能跟爸爸一同回来照顾爷爷,算是尽孝了,可我也想到,爸爸总不能不工作,今年上半年家里才种九分田,不知够不够吃,而真正让我想到这一点的是爸爸那部手机。

以前妈妈跟我说过,爸爸就算临时有急事回老家,休几天假,他也可以照领这几天每天50块的工资,当我放假前得知爸爸已经回家20多天了,我就一直怀疑,老板会不会这么便宜老爸,给他照发工资,而今天,在我问爸爸借手机,想打电话给班主任,看看学校是否决定收假时,爸爸才告诉我,他的手机已被停机了,我这才明白为什么放假当天,我打了几次电话给爸爸,老打不通的原因,看来爸爸手机停机很久了,那手机的话费向来由老板支付,手机停机,意味着老板不再支付话费,我认为,那也意味着爸爸停止了工作,得不到工资,在我眼里,那跟失业没啥区别,我第一次知道,爸爸也会失业,在我映像(印象)里,爸爸跟老板的关系应该很好,他们以前是同班同学,估计,爸爸重新“上岗”应该不会太难,今晚我刚问过爸爸,他说,只要爷爷病情好一点,他就会回柳州重新工作,而像爷爷的病什么时候能好一点,我不知道。

今晚刚吃完饭的时候,爸爸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这么问我:“一个月的伙食费200元够了没有。”这比原来整整少了100元,他这一问,对我的打击很大,事实上,我一个月就算吃得多,一个月就只用250,剩下的50,就是零花的,如果爸爸是无意的,这说得过去,毕竟我花钱很多,如果爸爸是有意这么问,意味着家里“财政”出了“危机”,我当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很不懂事,装出一副看着电视的轻松样子,边看边跟爸爸算了笔帐,并且告诉他这样不行,理由是:万一出了啥事,需要大笔开销,我去问谁要钱。“我很傻,谁都知道这样的理由过不去,但爸爸却不再计较了。我从心里感激爸爸。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2003年5月4日 天气:阴 星期日

半个学期了,难得回家一次,原本“五一”至“五四”不放假的,偏偏“非典”这传染病的问题太严重了,听说,桂平市有了病例,迫不得以(已),学校决定给高一年假放长假,避避这传染病的风头,我们很幸运,人家高三的因为学习紧张,放不了假,只有全年级“搬进”原本走读的,住在了高一空出的宿舍,我们却呆在家里“舒舒服服”的。

前几天,我按惯例,每月打一次电话给老爸,向他反映学习、生活状况时,才意外得知,爷爷病了,爸爸为此从柳州赶了回来,他照顾爷爷以(已)经二十多天了,当时,爸爸只是说爷爷身体不舒服而已。我也没在意,毕竟爷爷七十多岁了,年事已高,身体不适并不奇怪,他平时也有点脚痛,背痛这类的老毛病,在我眼里,爷爷的身体还算硬朗,年事虽然大,却还能常干农活,记得上年农忙的时候,他还顶着烈日拉头牛去犁田呢,我当时只是奇怪,爸爸怎么回来了这么久,可惜当时,我没问,爸爸也没告诉我爷爷得的是什么病,我只是跟爸爸交流了几分钟便挂机了。

学校匆忙宣布放长假“避灾”的时候,我也想到了要打电话给爸爸,跟他说一声,当时,距我跟老爸最近一次通话的时间,已经隔了两三天了,我并不知道爸爸还在不在老家。可偏偏这时候,电话老打不通,每次电话里都传出:“对不起,您拨的电话已关机”这类的声音,学校放假放得很匆忙,从教育局发布命令到学校宣布通知不到12个小时,而学校却要求住校生在宣布通知后立即撤离,不得逗留。还好我没住在学校,我没他们那么急,宣布放假那天,我还帮同路的好友把他们的行李搬到我租的房子里,下午还陪他们打了几场羽毛球,晚上还去看了电视,一切都还过得那么轻松自在。

第二天,我才在同路好友的陪同下,乘车回到了老家,我们暗自庆幸,成功的避开了客流高峰期,我们有了空位坐,一切都在我们预料之中。回到了家里,我发觉有点不对,这才想起客厅里原本有个沙发的,爷爷房间的门紧闭,爸妈都不在家,整个家里静静的,正当我以为家里没人时,妹才出房间里走出来。我问她,客厅的沙发去哪了。她告诉我,沙发被拿到旧房了,爷爷正在那里疗养。爷爷的病出乎我意料之外。

我收拾好一切后,跟着老妹,去看望一下爷爷,一进旧家大门,就看见伯爷和爷爷都在下厅里,爷爷半躺在睡椅上,精神很悠闲,我连忙向这两位长辈问好,伯爷见我来了,笑着点了一下头,我找了张椅子坐在了爷爷面前,爷爷本来就瘦,现在病了,那双眼更是显得暗(黯)淡,他的嘴形有点奇怪,我看见他左手胳臂关节处被包扎着,才想到爷爷可能是手骨折了。正当我准备向爷爷问病快好了没的时候,伯爷指着我向爷爷问了一个让我震惊的问题。

伯爷问道:“还记得这个人是谁吗?”我怎么也不敢相信,爷爷会不记得,伯爷问后,爷爷的目光顺着伯爷指的方向,扫视,他似乎在寻找伯爷指的那个人,找了好一会儿,才说了句模糊不清的话,此时,我才意识到,爷爷病在脑里,而他的眼睛似乎又看不见了。

后来我才知道,爷爷得了脑溢血,他血压本来就很高,可是却没人知道,病前的那天,他干了不少活,他请人帮拉化肥,就差最后一包,他偏偏要自己动手拉了斗车,想把最后一包化肥运回家,就在把化肥扛上斗车的那一刻,爷爷病倒了,现在,他虽然去了医院治疗,可还是有半边身动不了,神志不清,这就是爸爸跟我说的“身体不舒服”。

我刚开始见到爷爷时,真不敢相信他会病成这样,但这是事实,爷爷以前虽然没像妈妈这样疼过我,但他也是我的亲人,只希望爷爷的病能快点好。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1票, 平均: 4.00)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