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时光之学前班

本文隶属于《青春回忆集》

我读书那个时代,家乡农村不存在幼儿园,当时村里的小孩读书最早也就是学前班。这个阶段也不会学什么特别正经的知识,纯当玩乐一样,我哪能想着自己玩着玩着就玩去了城市里。

那时的我,居然可以转到城里读书,其中原因当时我并不清楚,别的不说,当时家里还有妹妹这点,大人要一碗水端平的原则下也不应该只有我一个人可以享受如此“特供”待遇。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我没有机会,也没有觉悟去想这些问题,只当是爸妈让我去,我便去了。能到城里享受好教育的原因,还是我后来长大了才明白。

南宁的另一个“家”

初到南宁的时候,我被寄居在了一个叔公家里,当时年纪还很小,也不知道这其中的关系是什么,只当他们一家对我挺好,也就没感觉到太拘束,我只记得当时初到叔公家的时候闻到了一股特殊的味道,(果然气味是最深刻的记忆)不是臭味,也算不上是什么很香的香味,而是各种生活气息混杂在一起形成的家的味。长大之后我才明白,这位叔公很了不得,当年打仗以及城里动乱的特殊时期,他忤逆村里所有长辈,硬是投身从了军,后边分配到了南宁,晋升成了干部,在城里扎了根,单位分了一套两房一厅在小区里,我父亲初闯城市便是投靠了这位叔公,将我托付给了这一家子,其中意味深长!

又上一次学前班

因为年龄太小的关系,加之需要一段时间适应城里的生活,所以通过关系弄的学籍一样都是学前班。记得当时叔公带我去南宁星湖小学报道的时候,班主任是个年轻的姐姐,叔公交代了几下,就把我留在了班上走了。我因为完全不懂普通话,所以什么都不知道,老师说啥听也不懂,同学们说什么笑什么,我都只能听着干瞪眼。第一天放学的时候,同学说我要“留下”,我也不明白什么意思,以为是很大的事要发生了,看同学表情好似自己犯了大错,再看到同学都被大人接走了,而我的叔公久久都没来,我当时心里真的很惊恐。

闹心的橡皮泥

小时候的学习力果然是惊人的,从开始语言完全不通,到后边能用普通话跟同学老师交流,我都没用一个学期。如今想来我都很佩服自己。关于星湖小学为数不多的记忆中,有一个是橡皮泥的,那天老师放学前布置了个作业,是让我们每人准备一块橡皮泥,为了表达清楚意思,老师还在课堂上将那橡皮泥展示了一遍,是一大块纯黄色,软软的东西。当时亲戚接我的时候,应该也知道第二天要带着橡皮泥上课。但中间可能出了点差错,那天晚上大人们买给我的橡皮泥是12种颜色都有,每种颜色都只有一小块的规格。我当时看了直觉不对,就不想要,一想到自己第二天去上学带了错误的东西,心里着急哭了起来。

记得那天晚上,我父亲也过来看望我了,当时年轻的小叔子也在的吧,他们看到我哭的时候都不知道咋回事,大约也猜到可能是这橡皮泥不合我意,但当时小小年纪的我还很任性,不合意也就罢了,偏又不说出怎样才是合意的东西,所以大人们看着我哭闹也没办法。

不过这事该过去的总要过去了,后来怎么弄的我也不记得了,老师或则同学们也没有就此说特别另眼相看,关于星湖小学学前班的记忆,就上边两件小事。学前班都是玩着过的,然而我并没有在星湖小学呆太久。后边不知道为啥,在我即将要上一年级的时候,又转校了……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要不要出台“禁娘令”的讨论

最近网上不知道为啥频繁出现了关于“禁娘”“娘炮”话题的讨论,我也凑个热闹,基于以下三个理由,我虽然个人不赞成娘炮,但也不会反对娘炮。

人的审美是有先天因素

审美受先天的影响远超想象,茹毛饮血的时代,强壮的物种会占据更多的资源,跟着肌肉男走是很自然的,如果不被雄性激素所带来的强壮体格、粗犷性情外加低沉的嗓音所吸引,估计也活不到现在。所谓的自然审美涉及本能、本性之类都是刻在基因层面的东西,相对于进化上万年的历史,人类迈入现代化才区区一两百年,生物上的吸引不会这么快失效。

发达国家强势文化塑造出来的好莱坞大片里边,粗犷男人是标配,西方主流审美可见一斑。此等大片不断冲击之下,社会整体审美是有平衡的。我们既然能识别“娘炮”,那说我们我们心中早有了男人应该是怎样的标准,就算不是西方强势文化,源自于基因层面的吸引也早已先入为主了。

既然对于阳刚美的欣赏刻入了基因,目前国内娱乐风潮喜欢“娘炮小男星”也无所谓,粉丝们将这些“娘炮”男星当偶像追,也只是偶像。自己的爱人要不要娘,或许又是另一个问题。有人分析这跟男权、女权思潮起伏有关,所谓的“娘炮审美”,确实是女性消费主义的产物。有说是反映出女性地位提升了,也有人担忧这从根本上显示出女性地位其实下降了,在我看来,这都不影响大局,内因才能决定事物本质,基因可诚实得很。

现代社会应该提倡多元化

参考历史,有段时间我们很包容多元化的,但或许是因为经过了一段动荡时期,不得不统一思想抵御外敌,价值观方面竟然变得单一了。我始终认为社会要发展,除了提升生产力,还有要鼓励探索各种可能、鼓励发现各种需求。需求多则商机多,这样才能促进社会发展。

所谓坚守道德与审美的底线,是不存在的,什么样的社会有什么样的道德与审美,正如沙特以前都不允许女性开车,或则某某民族女性必须带面纱,我们觉得不可思议的事,人家觉得正常得很,可见除了生与死,其他都不是什么大事。

主流审美是可以被改变的

所谓娘炮会影响社会风气,我们需要坚守主流意识形态,主流价值观等等。我想说,假如主流代表了社会多数民众的意识,那非主流自然成不了气候,反而还成了多元文化环境下需要保护的少数派。假如“娘炮”在某个时期突然壮大成了主流,那也无需紧张,因为它已经是主流了。如果非要以某种意识形态引领大众的道德与审美,这就成了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所谓的主流,到底是民众自发形成的主流,还是少数派引导出来的主流?

最后是对于小孩子的影响,实话说我也反对刻板印象的干扰,赞成尽量让小孩自然成长。但这不现实,因为小孩的教育并不存在真空之中,父母的言行举止、周围伙伴的行动表态外加无处不在的数字传媒时刻教育着小孩。如果整个社会都刻板,周围一切就会告诉他,标准男人应该是这样,小孩一旦软弱起来就很受打击,这是没办法的事。能坚强的小孩自然会坚强,不能坚强的,只能说先天的气质上就是阴柔的,你总不能说这小孩是天生“娘炮”胚子吧。这可等于犯了严重的政治错误。

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设标准,男人可“娘炮”,也可“阳刚”,甚至模棱两可,给予别人选择的自由,等于给予自个自由!如果非要将这个问题上升到事关民族尊严,大是大非的程度,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吧。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1票, 平均: 5.00)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