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轻松互助”与商业保险

上次聊过了一些涉嫌非法集资的资金盘之后,下边就聊聊“轻松互助”吧,这是一个跟“轻松筹”有关的东西,我就一并聊,首先从“轻松筹”开始。

在我看来,“轻松筹”本质上就是网络乞讨,借了网络以及手机支付快速普及的浪潮,“轻松筹”成功募集了不少资金,帮助了很多突然陷入困难的人。它最初诞生的时候是挺好的一件事,但或许是因为钱来的太容易,后边越来越多的“轻松筹”案例不断冒出,慢慢的我也开始反感了。

能帮则帮,不帮也就罢了,为啥会说反感?是因为“轻松筹”这“轻松”二字,让人觉得众筹来钱很容易。而越来越多的“轻松筹”案例冒出来,即便这些案例都是真的,也会让人觉得相当不愉快。

做善事还不愉快?是的,若非如此,也不会有做好事不留名的处世哲学。论理,身处乱世,一个人若太乐善好施,往往会吸引一群“难民”粘附其身,不管是真难还是假难,外人看来都是难,若帮了这个,不帮那个,就会被人骂做伪善……帮得越多,吸引难民越多,这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难的问题,总之好人难做。

不求回报的善人尚且如此,更何况“轻松筹”背后是商业机构。以商人逐利的本性来行善举,我怎么看都不对劲。“轻松筹”要做大,势必要借助群众力量完成更多的善举,而站在更高层面,民众知道悲惨的事太多,人心会麻木,还会凸显政府无能。第二是,容易让人疏于风险防范,觉得平常可以不保健,不留心,不用买保险,有事大不了就来轻松筹,这是不好的倾向。

当今不同以往,如今我们有成熟的制度来化解客观存在的各种风险。往大处说,有社保这种可以给百姓兜底的风险平衡机制,往细处的个人说,个性化高要求的保障还有商业保险来满足。而“轻松筹”之类的众筹平台,本质是为那些原本没有保障,或则保障不足的人提供事后弥补,是一种被动的选择,不应该太过张扬与泛滥。

对于成熟的社会,应该讲究先付出后收益,以此引导人们对风险事先预防,这才是科学机制。对有准备的人,如果他面对风险的时候获得的补偿,都不如平日啥都不做,而事后靠“轻松筹”补偿来得多,来得快,那就没有人愿意未雨绸缪了。不预先付出,个个都来想着事后求得别人的帮助,这不合理也不科学。如是个案也就罢了,“轻松筹”的平台却将这些个案演变为越来越多的常见案例,这不应该。

鉴于“轻松筹”这种众筹机制的根本缺陷,所以背后的商家们开始引入了事先预防,“轻松互助”机制,参与的人需先充值,报名加入互助平台,平台就有了一笔资金,日后这些会员中谁需要互助的时候,靠平台预先募集的资金来完成救助。因为大家都有可能需要帮助的时候,事先抱团取暖,事后都来互助,这设计看似挺合理的。

我最初知道有这样的平台,心底很是惊讶,这种制度真的很像保险却又不是保险,这种模棱两可的东西名义上规避了风险,实质上却又带来另一种风险。即给了你一种虚幻的安全,真正风险来临的时候,不一定能给到你想要的保障!

凭什么这么说?首先是监管的问题,拿了公众的钱就应该接受相应的监督,这些平台都号称引入各种权威人士加盟来审核互助申请,并且公开所有得到救助的案例,以此接受公众审核。在我看来,公众监督从来就不是有效的监督。因为平民百姓更多的是只有监督的渴望,却不具备审核的能力。而具备专业审核能力的人,跟平台又有利益关联,他们的审核更多保障平台的利益,却不一定是保障公众募资的利益。独立并且具备专业能力的第三方审核监督审核,才是比较是比较可靠的。国内保险公司有“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这种国务院直属,具备公信力的机构监管,这些互助平台靠什么来做独立审核?那些独立审核是不是真的独立呢?这是个问号!

其次是保障的持续性、权责界限是否清晰,“轻松互助”平台充值账户会时不时会被扣掉分摊的互助款,如果账户没钱,就会失去互助资格,意味着会失去保障……关键核心一点,即便成为了会员,也没有看得到摸得着、白纸黑字的,并且经过第三方审核,确保条款公平无明显缺陷的合同。没有合同,意味着一旦发生什么事,基本都是扯皮,权责不清,打官司的时候,独立的个人与专业的机构之间对比,个人是明显处于劣势的……这里边不确定性太多,根本称不上稳健可靠的保障。

以上两点明显的缺陷,是建立在与商业保险比较的基础上,如果这些“轻松互助”不自称为保险,那就没有比较意义,互助与保险是不能划等号的。如果不是保险,那这些“互助平台”就不会带来稳健保障。筹集互助资金,却不一定能带来想要的保障!如此这样,那给商业机构充值有什么意义?我还不如捐给希望小学。

为啥要较这个真?是因为我看到身边有人居然拿这样的东西跟商业保险做对比,这真的太LOW了,他们不知道,成立一家保险公司的门槛究竟有多高,也不知道保险公司受到的监管究竟有多严。从股东组成、产品设计、资金运用、投资比例、保险合同的文字条款等等,看得到的,与看不到的,方方面面全都有监管。这是一整套风险把控体系,绝不是玩小孩过家家那样,说不干就不干,说不行就不行。哪里有问题,银保会一声令下,所有保险公司都得乖乖听话。虽然也是保险公司商企,但这里边行政干预是相当多,相当深入的,这是金融领域特性使然。比起银行与证券,保险公司强项永远都是风险管理。银行倒闭还得有保险公司撑着,那些众筹平台又算得上什么?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1票, 平均: 3.00)
Loading...

理念不合

职场上的事不太适合在这种地方讨论,不过这事确实也挺有意思的,对于我学习企业人力资源管理这块,可以当做一个案例分析。

保险公司的业务团队有很多不同的管理方式,国内的保险公司普遍都是“代理人制”,这种制度之下,业务伙伴跟保险公司签署的是代理协议,代理人只拿佣金,不拿底薪,因而严格说这并不属于保险公司正式员工,理论上在出勤考核方面比较宽松。

但实际操作时候,中国人寿与中国平安这两家国内保险巨头,对于这些代理制的员工不约而同采取了严格管理的模式,即正常工作日,乃至周六这一天的早晨,都必须出勤参加早会学习,得过了早会才是自由时间……如果缺席早会,就会扣钱,连续缺席很多天,甚至会被取消代理人资格等等,基于这点,两家巨头不欢迎兼职。

而我们公司走的是“合伙人制”,除了佣金点数更高之外,鲜明特色的一点是更加自由,对于出勤考核非常宽松,允许兼职的存在。甚至我们有保险合作社的制度,就是为兼职人员量身打造的。

说到这很显然,两家巨头们的“代理人制”实际更像是“员工制”,而我们走的“合伙人制”才更像是“代理人制”,名词之争不重要,重要的是对于业务伙伴的出勤出席,究竟应该是严格要求,还是宽松自由?这是两种不同路线的分叉点。

我刚来这家公司的时候就已经听到领导B对于公司面向业务伙伴宽松管理制度颇有微词,说对业务伙伴太宽松,有很多不利因素。后边又隐约听到那个领导B抱怨了几次,直到前天,针对下个月几个项目安排的日期选择上又出现了冲突,高层领导A希望安排在周六周日,这样照顾兼职的伙伴,而那个领导B则希望项目安排在工作日。

日期之争背后体现的是,究竟这种项目的日期是迁就兼职的人,还是迁就经常能够全勤出席的人?按照领导B的意思,我们所有工作的出发点,都不应该迁就兼职的人,这些人经常爱来不来,态度松散,迁就了他们,那对于热心活动,积极参与的伙伴,就是彻头彻尾的打击。积极的人不鼓励,反倒是迁就不积极的人,这始终让人难以理解。在领导B看来,做保险就必须要严格管理,严格出勤记录,长期不出席活动的人,就应该直接降级甚至取消业务资格。

但这个严格管理的想法,高层领导A是始终反对的!

领导A之所以能做高层,视野肯定不狭隘的,我相信这些情况领导A肯定都知道,只是这种分歧不止出现在我们广州市分公司,其实省公司的层面上也存在这种分歧。省公司一把手,就是合伙人制度的创始人之一,他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态过,合伙人制度,就是NO考核,NO压力,我们就是自由合作的。而在省公司另一位大领导,分管全省个险团队的C总看来,个险团队应该要严格管理……

省高层都如此分歧,那到了市公司层面,领导B跟领导A的分歧也很容易理解,但这种分歧目前看来没有调和的可能,因为这属于大是大非之争,或则说,如果要真心搞清楚,则会动摇企业的战略,目前省公司一把手是走自由路线的,下边的人就没有争论的可能,领导B必须妥协。

放在企业管理层面上看来,一个公司内部存在两种不同管理思路,而且表面上还能完整运转,挺不可思议的!当然,我不能说这样的运转非常有效,只要业务量上是依旧保持增长态势,这谁也不好说。保险一向都不属于特别激进的领域。年初总公司一把手换了人,也没见多大的改革压力下来,所以这种事会一直拖着,直到有一天矛盾不可调和才会有人站出来撇清是非吧。

但这种路线之争一旦挑明,势必会有一帮人离开,这不是我思考的范围,我自己则是,修得一身硬功夫,走到哪都不怕。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1票, 平均: 5.00)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