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时光之少年的玩具

本文隶属于《青春回忆集》

小学那时候的玩具并没有如今这么丰富,当年网络也没有这么发达,并没有如今小孩会沉迷手机互联网的现状。当时在叔公家也不是富裕家庭,多数时候都得自个找乐子!小学这几年,除了书本杂志陪伴,玩具也有还是有一些。照着回忆,逐一数数!

首先第一个是竹蜻蜓,城市里一般找不到竹子,当年所谓的竹蜻蜓其实是从零食包装里边附赠的小玩具,塑料做的,吃罢零食,可以顺便拿来玩。手搓转一下呼啸就上天,有比飞的久的,也有比飞得高的,好在也是塑料,可以方便调节叶片角度,探索各种飞得久或则飞得高的秘诀,至于真正的竹蜻蜓,还是我回到老家才见到,忘了是谁家做的,真的是用竹片、竹杆一刀一笔削刻出来的。农村人这等动手能力,当时城里小孩比不过(当然现在是反过来了)

竹筒炮这玩意,当时城里是没有的,城里只有气弹枪(现在这玩意应该被列为管制了)农村当时玩不起这么高级的气弹枪,所以就只有竹筒炮,我暑假回老家的时候,发现小伙伴们玩枪战游戏,居然可以用一根细竹筒当枪使,一根筷子(或则更细的竹竿)塞点BB弹大小的小野果(或则干脆用湿的纸)进入细竹筒,杆子一捅,“啪”一声就可以发射了!威力虽然不比气弹枪,打到人身上也不会疼,但终归是有了一杆可以发射炮弹的小玩具。当年农村的孩子其实很多人玩这个。至于发射原理,我现在都还没搞得太明白。凭什么两头通的竹竿就可以这样实现“炮弹”发射?

类似的还有弹弓,其实当年城里买零食吃的时候也有送塑料小弹弓的,这玩意弹射力不强,真的就只是玩具。而农村的的弹弓就不一样,用的是极富有弹性的三叉树枝做的,会做的小伙伴,那弹弓材料可是精挑细选,弹筋还有多层次的。炮弹用的就是小石子,这玩意威力可就不一样了。印象中有小伙伴用弹弓屡次射杀小鸟的,打到人身上那可疼得不行。

接下来就是黑榄核,这玩意,当时城里应该是没有的,城里只有玻璃弹珠。毕竟当时城里的小孩连橄榄树可能都没怎么见过,吃的橄榄也都是小青榄居多吧。我是回到农村后,看到农村的孩子们会扎堆玩这些榄核。把榄核当做弹珠来玩。玩这东西是需要硬泥地,在地上挖个小坑,用一个颗大的榄核砸开一堆小榄核后,几个小伙伴们就依据规则角逐!到自己所在的位置,用手拇指,弹出一个榄核打击对方的榄核,输的会失去一些,赢的会多得一些。榄核在农村小伙伴里边既是游戏道具,也是“资本货币”。榄核跟弹珠的最大区别是,榄核是不规则的,不像玻璃弹珠这么中规中矩,好使的榄核,需要运气挖掘。家里小弟当时是家里弹榄核的高手,手上有几颗宝贝榄核因为块头特别大,所以很好使。小伙伴们无论输多输少,都不舍得将“大将”输给他人。

接下来就是沙袋,这玩意城里跟农村都有,印象中麻村小学当时的体育课上的游戏都有这沙袋,只不过城里讲究的人家可能换有毛绒球。不管怎样,终究是用细沙装入小布袋缝起来就成了。通常都只是半个巴掌大,砸沙袋的游戏是群体性的,当时在新竹宿舍区里都常玩,用个粉笔画个类似小羽毛球场的地块。一群小伙伴站中间,两头各是一位砸手。把沙袋往中间那群小伙伴身上砸,被砸中的就下场,能守到最后的都是轻功、躲闪功夫很了得的。体育课用这种方式玩游戏其实很能锻炼人的敏捷度、反应能力、准确度、身体协调性等等。就不知现在中小学校园里边还有没有玩这的了。

小时候的玩具四驱车

接下来就是四驱玩具车,农村当时是没有的(当时农村没水泥路,就算有钱,平整的场地都晒谷了,没地方玩)我也只是在城里跟小伙伴们玩这个。最热门的时候正好是遇到一部日本的动画片《四驱兄弟》上映,弄得小伙伴们,特别是男性的,人手一部四驱车。我当时是没有零花钱买这个的,后来还是母亲看到谁谁谁家的孩子有了,也就带我去文具店买了一个。也不知道是什么鬼厂家出的货,别人的买来都是成品,我的就是一堆零件。还是那一户人家的小伙伴们一人搞一样,帮我组装了起来。

话说四驱玩具车在当时算是比较烧钱的,除了初始投资大之外,还有无穷无尽的改装与比赛。为了更强马力、更快的速度以及更漂亮的外壳,所以需要不断投资,升级马达、以及各种零部件。我记得当时母亲给我买的那套,虽然看起来很高级(从零做起组装成的),但原配的马达动力很弱。后来我看到有小伙伴升级了超强的动力马达(动力太强的后果之一是在平地上飞出去追不上,撞到墙,导向轮会坏掉),当时小伙们们玩的车一般都是薄膜轴承,高级的玩到了滚珠轴承(当时国家工业不强,就米粒大的滚珠轴承可能都是进口的),全换滚珠轴承的车子阻力超小……至于改装壳的就不说了,五花八门……

小时候的电子宠物蛋

最后一个小学时候的玩具就是电子宠物蛋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忽然间就流行了养电子宠物,好像是从学校门前那条摆摊路售卖电子宠物开始的吧,当时班上很多人都有,我也不例外。印象中当时流行的日本动画片也有关于这个的,区别在于,动画片上主人公的电子宠物是可以跟别人对接,然后互相挑战搏斗之类,我们那时候连手机都没有,所谓的蓝牙功能根本都没听过。所以电子宠物都是单个的,各玩各。

即便这样,小伙伴们也养得不亦乐乎,区别在于有些人养得好,有些人养得坏,不同的宠物蛋,功能花样各有区别,无非就是宠物的种类、食物的区别、游戏的区别,以及发育体系的区别。越贵的宠物蛋花样就越多,不过万变不离其宗,既然是宠物,都是要养的,成与不成细节,养失败的小伙伴,大约都是经常忘了喂饭、或则忘记帮小宠物清理便便,忘记帮小宠物洗澡之类,宠物不开心了,要么死,要么离家出走……我当时养的小恐龙就是这样。

当然,伙伴们都是在读书的学生,这玩意的流行自然引起老师关注,当时老师就下了禁令,禁止携带宠物蛋到学校,那时候的小学生都比较听话,所以就将宠物蛋丢在家里,平常缺了照顾,由此死伤的宠物一大片……可以对接联网的宠物蛋迟迟没见出来,单机版的宠物变来变去也就那样,玩腻了慢慢也就销声匿迹了。

最后的玩具就是麻将跟中国象棋,这两样其实都是在新竹宿舍区那门卫室学会的,托大人们所赐,小伙伴们一旁看着大人们怎么玩,也跟着就很快学会了,我当时的中国象棋水平虽不如小区那些大叔大爷们老道,但也比现在厉害得多,有时候能杀到平局也是OK的,后边二十几年没玩,忘了怎么推算演绎,退化到仅懂得棋子走法。更夸张的是麻将,身为国粹之一,小时候四个小伙伴们一起砌长城还能有输有赢,这么多年不玩,加上老家农村也没人玩象棋、麻将,现在再面对各个地方不同的麻将玩法,我对此已经一脸懵逼!也是小时候特别无聊,才会碰这些,如今多姿多彩的世界,我对麻将与象棋这两样已经兴趣乏乏!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年少时光之少年的玩具》有19个想法

    1. 本来说笔筒也可以,不过当年农村穷,小孩写的都是铅笔居多。当年都是用细竹筒自己小刀削出来的。

  1. 当年居委组织象棋比赛,我们四年级小学生对阵老头组,我一时兴起,杀得人家片甲不留!用的是同归于尽战法,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老头选手看得一愣一愣的。哈哈哈……

    很多玩具应该都差不多,当时中国还是很大同的。少写了洋牌和钢丝火药枪。

    1. 钢丝火药枪?记得小时候貌似有一种玩具枪,用的是纸片薄的火药。然后转轮是塑料做的。打一枪有硝烟味,不过没法伤人。是这种么?

      1. 你说的是后面很多年后的产品了,刚开始没那么高级,校门口还没有老太婆批发玩具的年代,钢丝枪跟弹弓一样,都是楼上的大哥哥用厂里的废旧钢丝做的。

    1. 现在也可以,城里有条件的各种兴趣班个户外运动班。区别在于收费还是免费

  2. 四驱车宠物蛋流行的时候我已经过了玩四驱车宠物蛋的年龄了。
    04年出差前我就没见过活竹子。
    至今也没见过橄榄树。
    小时候我玩的最多的是方牌圆牌贴纸玻璃球,比较奢侈的玩具是变形金刚。当然接触了红白机和GB以后,所有其他玩具都靠边站了。

    1. 都是暴露年龄的回忆。贴纸我也见过。不过当时我参与的极少。收集卡牌也是那时候很流行的游戏。

  3. 昨天想写竹筒炮的,时间晚了没写。
    我们这是后山上的竹子取一指粗的那种,两头打通并掏空,再采摘一种豆荚,豆子大概比赤豆小那么一点,放在细竹筒里当印第安人毒箭一样的吹,打人不疼,但很好玩。90年-91年的时候最兴盛玩这个。我还为玩这个中午逃学(中午午睡不参加)去山上一个人玩,竟然也没碰到竹叶青算是万幸。

    1. 每个地方的炮弹都不同,我们那边用的是一种小果实。最后实在麻烦,干脆换成湿的纸张,捏成小纸团,塞进炮筒,筷子一捅也能射出去。

      1. 你一说炮弹我第一个反应还是弹弓。我曾经用楼上大哥送的一幅弹弓加上自己缠绕的四层皮筋成功把一个鸽子蛋大小的石头弹到八层楼高,结果谁知把同学家的玻璃打碎了。听到一声怒喝,我落荒而逃。

        二十年了,还没敢告诉他。

        1. 少年都有调皮的时候,这只是砸烂了玻璃窗而已,当年我们玩火伤到人的都有。

          1. 玩火就更不能提了,烧掉自己家院子算是一宗,还有小伙伴把我市的山头烧掉的,森林大火,救火车去了十几辆。119是我打的,人生第一次报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