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伯爷

过年回家的时候还见到伯爷时不时上我们家走几趟,当时就听闻说他身子略有不爽,胸口作痛,还咳了蛮久。待我重下广州上班的时候,堂哥们都还在老家,听说堂哥带伯爷去检查身子了,基层熟悉的医生看了一下,不敢下药,让带去桂平,桂平那转了一圈之后,感觉不太乐观,我老爸就动用关系,跟堂哥一起坐动车将伯爷带上首府南宁,虽说依旧检查,但这动作不小,住了七天医院不说,各种抽血各种拍片各种化验,一直到伯爷在大城市住院呆到腻了,重新回到老家了,检查结果还是没出来。

前些天,一向不闻老家事的二弟居然打听着伯爷检查的情况,当时听老妈说不甚乐观,据说是瘤子,还没定是良性或恶性,老爸还说伯爷应该是有难了,当时我就想着,万一真的是癌症又当如何?好像又不能如何,那就听天由命吧。

今早跟老妈往来微信,听说堂哥、堂姐、堂妹还有姑姑、姑父都回老家探望伯爷了,一听这阵势就大感不妙,果不其然。检查结果出来了,肺癌中期,扩散到了颈部淋巴,医生说还有救,南宁那边医院已经要求住院。

老妈又说父亲已经托关系去找了柳州那边一位知名的老中医,打算用中医的方式调理。我一听这就急了,毕竟网上传闻很多癌症家属病急乱投医,往往不听医生开劝,家属执意用偏方中医调理,后边往往多是不行。我怕他们不懂,就跟老妈说这事虽然是伯爷家那边商量的,但咱也应该说几句,该放疗就放疗,该化疗就化疗,不要乱搞这些什么中医偏方去调理,会害死人的。

老妈又解释,这也是另外一位医生的建议,伯爷应该是折腾检查、抽血化验抽太多了,回来之后身子一直虚得不行,走路都要搀扶的,这种情况下,那化疗、放疗这么伤的,四哥(也就是我伯爷)受不了的。也有医生也说先中药调理看看,恢复好再考虑化疗放疗。现在你爸已经去请那柳州的老中医了,药方要专门配,配的方子也有防扩散的功效……

我一听老妈说伯爷现在已经开始出现了咳血、癌痛的症状,想来所谓的身子虚应该不假。伯爷也是快七十的人了,一把年纪加上癌痛的折磨,睡不好吃不下,身子不虚才怪。太虚的人的确经不起放化疗的折磨。老妈既都这么说了,我也说不了什么了。

医生虽说有救,但按我的了解,伯爷这次恐怕凶多吉少,这些年村里经济条件虽说好了不少,但癌为百病之首,加之又是致死率最高的肺癌,不算富裕的家庭怕是撑不起如此消耗。虽说医疗技术发达,但也得有钱才能有命……

现在诊断结果刚判下来,堂哥堂姐他们一家子集体商量,决定先中医保守调理,偏偏癌症不像心脑血管那般来势汹汹,而是给足时间慢慢扼杀生机。最怕就是艰难困苦而又遥遥无期的消耗拉锯战,有希望才会坚持,而看不到希望的人最容易放弃……

人命能值几何?生死能否看开?以我对伯爷的了解,他不会放下最后的尊严,治不好大不了就不治了,一把年纪也不会执意拖累几个家庭。老家的老人一到这情况,权衡各方利弊都不难做出选择。只是旁人看来,难免唏嘘一番。

回想十多年前,我读大二的时候伯娘也同样是因为肺癌走的,对这同一个病魔,他们家子应该再熟悉不过,据说伯娘临走的时候还单独将我妈妈留在了身边叮嘱了几句,具体是啥我不得而知。在那之后伯爷也没戒烟,烟就这么一直抽着。

常闻细胞从癌变到长成瘤子被发现,短则五六年,长则十多年,留了这么长时间做预警,若还不可避免,那就只当命中注定。刚电话中老妹还问为啥他们一家子都这病,是不是有点太巧合还是怎样,我说,一味相信命,不如事在人为,很多东西都有警醒,很多事情也都明白,人家都活了六十多年了,熬到儿孙满堂这一步才遇到这事,你能说特别遗憾么?不见得吧。

况且现在不是盖棺定论的时候,伯爷此劫虽大,未必不能熬过,一起祝福……!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1票, 平均: 5.00)
Loading...

《祝福伯爷》有17个想法

  1. 中期或许还有希望,就是会很折腾,加之年纪也有了,兴许真的熬不住各种治疗。如果做手术之类的,心态调整好,可以多活几年。
    另外一种就是保守治疗,乐观对待,能活多久就活多久。

    1. 我身边有朋友的妈妈也是肺癌,好在他家底殷实,用了靶向药,目前预后良好。对于我伯爷,目前就算看开生死,也是对现实妥协

    1. 那真的是预后非常好的了,祝福老人家。这个中医调理也是一部分医生的建议,实在不好说对不对。毕竟有些体质很差的是确实承受不了放化疗。先进的靶向药都不敢去想……

    1. 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现实因素纠葛太多。实话说还是钱的问题。有钱的话大伙都想活下去

  2. 提个小建议:“其他相关文章”的配色不太和谐。我稍微改了一下你看可好。


    .xgwz_1 {
    font-size: 15px;
    background: #FAFAFA;
    padding: 1.5rem;
    }

      1. 哈哈不必客气。我那天随便写的。今天看了一下可能还可以再完美一些。

        .xgwz_1 {
        //把15px改成initial
        font-size: initial;
        }
        .post-xx_1 {
        //去掉border-top的红线更和谐
        border-top: 0 !important;
        }
        .post-ratings {
        //将底部的border-bottom颜色改为darkgray更优雅
        border-bottom: 1px solid darkgray;
        }

        供参考。

      2. 更正:

        .xgwz_1 {
        //把15px改成【inherit】,字体大小更敞亮些
        font-size: inherit;
        }
        .post-xx_1 {
        //去掉border-top的红线更和谐
        border-top: 0 !important;
        }
        .post-ratings {
        //将底部的border-bottom颜色改为darkgray并将粗度改为1px,更优雅
        border-bottom: 1px solid darkgray;
        }

        供参考。

  3. 前两年老爸一个爱好的朋友得了鼻咽癌,好像也是晚期平时喜欢吃腌制品,咸鱼之类的..以前还会来我家聊家常,现在已经看不到他了..
    化疗放疗,真的很折磨人.

    1. 鼻咽癌不算高发,有地域因素,广州这边就特别多。我朋友也是鼻咽癌,治疗预后不错,出院到现在七八年了。经过放化疗后体质一直不算好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