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时光之农忙季节

本文隶属于《青春回忆集》

今儿是2019元宵节,选择在今天这个时刻回忆以前的事,挺有意思的。

读小学那阵,因为暑假的漫长,有些年的暑假我会从南宁回到老家过,也正好应了我们那边农忙时节,老家叫“农月春”的时候。

以前我这种在城里长大的孩子农忙时节是帮不了什么忙的,无非就是在家帮忙晒晒稻谷,后来长大了一些后,可以帮拔花生,摘玉米了,还能扛着一包包的稻谷上楼顶晒。农忙时节的锻炼对我那时候的成长真的很有意义,它让我知道了很多东西并非当初那般理所当然可以拥有,一切收获都来之不易。

农忙在广西这边也差不多是最热的时候吧,顶着烈日汗如雨下的季节,在田野里劳作,偶尔来一阵清风,瞬间觉得凉爽至极。我印象中最难受的莫过于进玉米田,那比人高的玉米杆子围成片,密不透风,那时候进去真如蒸笼一般……如今很多时候,稍微晒一点,热一点人就不想动,可当年的农民伯伯真的就是在这么热的时候下田收割的,如果说粮贱伤农,那伤得最深!

农忙过后九月,老家田间一景,水稻第二季了

我还记得帮拔花生的时候,有一阵子是很怕遇到毛毛虫,或许是小时候被毛毛虫爬上手臂吓着过,至那之后对于黑色一条条的毛毛虫心理一直有阴影。农家花生田里各种虫子很常见,黑色毛毛虫倒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长着绿毛还是金毛的一种虫子,一旦被扎,瞬间刺痛无比,跟着干活的小妹把这东西说得极为恐怖,以至于我每拔几棵花生苗,就得仔细观察好一阵,效率低了不少。

田野外的劳作总是单调、枯燥而且艰辛的,所以一家子大小一起在下田上岭的时候,总要找些机会一起侃大山或则讲故事,有时候是一起翻田、一起拔花生、有时候是几个人一起打稻谷、边打边聊。也有时候是一家子将拔起来的花生苗堆成堆,然后几棵苗一起“鞭”落花生。“鞭”不干净的就用手一颗颗摘,太阳很大的时候,一家子就撑一个大伞围在底下边摘边聊,聊着聊着,看似很多的花生就弄完了,然后差不多也就收工回家休息了,农民的各种传闻故事就是在劳动中产生并演化出来的。

回家休息是仅限不太赶的时候,最赶的季节里,家里劳作“主力”白天是不回家,顶着烈日在野外“连轴转”的,饿了或则是渴了就吃小孩从家里打包带出来的玉米粥或则白粥榨菜、腌辣椒等。吃完坐一阵又接着下田上岭。收获的一包包粮食会让小孩子用牛车,或则单车托回家,我也有用单车托过,一次一包50,或则两包100(忘了是斤还是公斤,应该是公斤吧)的湿稻谷,对那老凤凰单车是严峻的考验,不过那年代单车的质量好,来回搞都不是个事。

老家拍的暴风雨云,类似当年雷雨滚来那一瞬,我们同样躲了起来,只不过不是当年那小屋了……

我还记得有一次,盛夏时刻,听闻天边雷声滚滚,抬头一看,密不透光的乌云从天边席卷而来,那乌云黑得那么深沉,如灰黑的海浪将明亮的天空点点侵蚀着,暴风雨眼看就要来了,我跟老妈还有小妹们赶紧收拾了手上的活,试图赶回家去帮收那晒在楼顶的粮食。刚走到经过水坝那一段,雨点就打了下来,打得人脸上生疼,水坝那有个小屋子,我们就赶紧躲了过去避雨,里边也已经有其他乡亲了,一伙人就这么躲在窄小的屋子中,关上那简陋的两扇木门,听着外边的风雨猛吹呼呼响,透过门缝看,外边已然是茫茫水海一片……当时外边应该还打着闪电雷鸣吧。我们避了好久才,雨差不多了才赶回家,幸好家里小弟跟爷爷算给力,当时能收的都收了,晒的粮食没被淋就好……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1票, 平均: 5.00)
Loading...

《年少时光之农忙季节》有8个想法

  1. 好像跟我所知道的我们东北农村不太一样。可能跟这边只能种一季有关。农活还真是辛苦。看看人家上海人,卖你们辆凤凰就轻松赚回来了。

    1. 这有点像初中的语文老师说过的,她读书时候记忆最深的是最苦的高中时光……

    1. 别说90后,我80后也没干过割猪草的事!当然,喂猪还是经历过的,我们那边是扯番薯藤回去熬了喂猪的,当然也是曾经的事,现在没有人自个养猪了。

    1. 那种花生,老家人说要谨慎吃,容易拉肚子,微生物污染嘛……还是晒干,杀杀菌比较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