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时光之新竹宿舍区

本文隶属于《青春回忆集》

之前《年少时光之学前班》说过,我来到南宁之后寄居在叔公家里,在叔公单位的小区一直呆了六七年,一直到离开的时候我都还不清楚住的地方是什么单位什么小区。时光流逝,如今网上能搜罗到关于那地方的信息已经屈指可数,大约是叫广西自治区机关事务管理局新竹宿舍区吧。

小区大门换过了,原来小区大门是一整块铁板的

以今天的眼光看,当年的小区真的很小,只有两栋7层楼,面向新竹路那一边有个大叔看守的铁门。正因为小,加上可能都是同一单位,因此小区内都是熟人家。小学时候的玩伴都能叫出来是几单元几楼的,最初跟他们怎么相识我记不清了,可能是城里还没禁烟花的某一年,一次临近过年的时候我还在南宁叔公家,见很多人在楼下放烟花,那时候烟花都还没升空这种如此绚丽,都是点了放在地上转 ,或则拿在手上闪的,我还跑到楼下去看了仔细,也不知道是不是就这样跟小伙伴们认识了。

因为叔公家就在二楼,小伙伴们找我的时候就只需要在楼下对着叔公家的门窗喊几声就行了,作业做完,征得同意之后我就欢快跑下楼去了,小小的宿舍区随便跑几下就转玩了,但那时候我们就这样随便都能玩得很愉快。玩沙子、玩泥巴,捉虫子,玩蝌蚪,丢沙包、跳格子、躲猫猫、包括什么老鼠偷油之类的游戏我们都玩过,甚至于打篮球、玩羽毛球、爬树之类都不在话下,当年宿舍区大门那有个门卫室,里边有象棋麻将之类,权当宿舍区的娱乐厅,我们这帮小家伙看着大人们打牌多了,竟然也学会了象棋跟麻将,时过境迁,麻将我早就忘记怎么玩了,只有象棋还保留着入门水平……对了,还有跳橡皮筋,依稀记得有个大人们,看到我们几个男孩居然还跟着一堆女孩子跳橡皮筋,直说我们羞羞,可当年我们对于游戏并没有很清晰的性别观念,反正好玩就行。我可是跳过橡皮筋的男孩……

曾经我们就在这条过道里,靠近大门那地方跳的橡皮筋

当年的大人似乎也特别放心我们这些小屁孩,大约是觉得我们在小区玩怎么也不会出事吧。所以有时候我们会玩得特别晚,特别是周末的时候,玩到23点或则零点也是有的,如果大人不叫,我们都不太会主动回去。有些时候,伙伴们陆陆续续回家,留下两三个,玩不起游戏的时候,我们就会呆在小区的某个角落,映着路灯,然后讲一些奇奇怪怪的故事听……

说起玩沙子玩泥巴,记得当年小区并不是都铺了水泥的,有些地方是会长出杂草露出泥沙,所以在万物兴盛的时节,草丛里边捉住小蚂蚱也是有的,记得当年我还把蚂蚱当做宠物捉回家里关在塑料瓶里养,当然最后是毫无结果的。至于泥巴嘛,小孩们总能玩出花样,比如沙球,也不知道是谁发明的,我们除了比水做得圆,谁做得大,还比谁的沙球更硬,有阵子小区内因为建筑需要堆了一堆沙,湿的沙随便弄几下就能成一个球,当然论硬度都很一般的,小孩们会不断找寻增加硬度的办法,比如泥沙混合,加上点泥土搅拌之后,适当用手摩匀,球的表面就会有一层细腻的硬壳,最后是一个年纪稍大的伙伴,在家用了水泥做了个硬球,终结了我们关于硬度的比拼,可惜这个水泥超硬的沙球亮相没多久就被我们给破坏掉了,依稀记得当年罪魁祸首是我,为了探寻这个家伙的水泥球究竟有多硬,连抛了几次高空,最后掉下来砸到了钢管上碎开了一块……

玩蝌蚪这些又是怎么来的呢?多亏个有个水源地。当年小区有个停车楼是专门用来停放各种单车的,停车楼的尽头有个上了锁的设备房,隔着铁门能看到里边有套装备,不确定到底是加压装置还是净水装置,反正我不认识,房间里边一直有水流出来,水量还不小。一直留着成了条小小的水渠,最后流入小区某个排水口,就这样,小伙伴们能在小水渠两旁发现不少好玩的东西,就比如蝌蚪,当然不只是了解蝌蚪变青蛙,我们还会在小水渠上玩“彩虹”,就是那条小棍子,沾点机油,接触流动的水面,瞬间扩散的油膜反射阳光后,小孩子们就看到了七彩流动的光芒……这是好玩的物理现象,当年我们不明所然,却玩得不亦乐乎!

印象中后面这栋楼的几棵芒果树一直都在,只是不知为何竟然没长大……当年而我们可是能爬树的

有段时间我们玩气弹枪(这玩意当今来说较为危险,儿童不宜)伙伴们都是人手一把,零花钱也都拿去买塑料BB弹,最激烈的时候,在一次周末的夜晚,伙伴分成两队,约定以小区大门为界,除了不能跑回家,其他地方任意开战,那晚小区里边充满了小孩子的尖叫声,在一些乌漆墨黑的角落,子弹真的是乱飞,打得人生疼,在一些埋伏的地方,有爬墙头的,有上树的,都被打下来。那个晚上我们打了好几局,在CS还没出来的时候,我们都杀过N多真人CS了,只不过地形图都是一张,就是叫机关事务管理局新竹宿舍区……

疑似南宁叔公家的阳台,记得当年一楼的小院子也是叔公的,还种了一棵葡萄爬满藤架……

随着年龄长大,小孩子们玩耍的范围逐渐不受铁门限制了,好几次出了铁门去玩耍,回到来的时候都快到了铁门即将关闭的时刻,再慢慢的,升上初中之后有些伙伴如我一般住校,不常回小区了,在没有手机也没有QQ微信的时代,我与小伙伴们都渐行渐远,一直到了2012年,去探望叔婆的时候听闻小区即将被拆,再回去看了看,拍了上边这些照片,最近一次看百度街景在2015年路过新竹路的照片,小区的确被拆了,广西建工在那弄了个工地,二十多年前那曾经的记忆的小区如这般终于进入了历史长河!!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2票, 平均: 5.00)
Loading...

《年少时光之新竹宿舍区》有6个想法

  1. 我上小学的时候连固定电话都没普及,同样全靠楼下喊。
    初中的电话本我还留着,甚至有十来个电话还能背下来,但没有一个能打通的了。
    蝌蚪真的很好玩,有个变态还把蝌蚪咬死显示他厉害(好像思想品德课说红军过草地的时候没吃的就生吃蝌蚪),后来有小伙伴把蝌蚪养成了癞蛤蟆,那哥们大病一场。

    1. 我小学时候叔公叔婆家里也装了固话,那时候固话都是当宝贝一样,还有专门的布盖着的

阿钧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