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时光之学前班

本文隶属于《青春回忆集》

我读书那个时代,家乡农村不存在幼儿园,当时村里的小孩读书最早也就是学前班。这个阶段也不会学什么特别正经的知识,纯当玩乐一样,我哪能想着自己玩着玩着就玩去了城市里。

那时的我,居然可以转到城里读书,其中原因当时我并不清楚,别的不说,当时家里还有妹妹这点,大人要一碗水端平的原则下也不应该只有我一个人可以享受如此“特供”待遇。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我没有机会,也没有觉悟去想这些问题,只当是爸妈让我去,我便去了。能到城里享受好教育的原因,还是我后来长大了才明白。

南宁的另一个“家”

初到南宁的时候,我被寄居在了一个叔公家里,当时年纪还很小,也不知道这其中的关系是什么,只当他们一家对我挺好,也就没感觉到太拘束,我只记得当时初到叔公家的时候闻到了一股特殊的味道,(果然气味是最深刻的记忆)不是臭味,也算不上是什么很香的香味,而是各种生活气息混杂在一起形成的家的味。长大之后我才明白,这位叔公很了不得,当年打仗以及城里动乱的特殊时期,他忤逆村里所有长辈,硬是投身从了军,后边分配到了南宁,晋升成了干部,在城里扎了根,单位分了一套两房一厅在小区里,我父亲初闯城市便是投靠了这位叔公,将我托付给了这一家子,其中意味深长!

又上一次学前班

因为年龄太小的关系,加之需要一段时间适应城里的生活,所以通过关系弄的学籍一样都是学前班。记得当时叔公带我去南宁星湖小学报道的时候,班主任是个年轻的姐姐,叔公交代了几下,就把我留在了班上走了。我因为完全不懂普通话,所以什么都不知道,老师说啥听也不懂,同学们说什么笑什么,我都只能听着干瞪眼。第一天放学的时候,同学说我要“留下”,我也不明白什么意思,以为是很大的事要发生了,看同学表情好似自己犯了大错,再看到同学都被大人接走了,而我的叔公久久都没来,我当时心里真的很惊恐。

闹心的橡皮泥

小时候的学习力果然是惊人的,从开始语言完全不通,到后边能用普通话跟同学老师交流,我都没用一个学期。如今想来我都很佩服自己。关于星湖小学为数不多的记忆中,有一个是橡皮泥的,那天老师放学前布置了个作业,是让我们每人准备一块橡皮泥,为了表达清楚意思,老师还在课堂上将那橡皮泥展示了一遍,是一大块纯黄色,软软的东西。当时亲戚接我的时候,应该也知道第二天要带着橡皮泥上课。但中间可能出了点差错,那天晚上大人们买给我的橡皮泥是12种颜色都有,每种颜色都只有一小块的规格。我当时看了直觉不对,就不想要,一想到自己第二天去上学带了错误的东西,心里着急哭了起来。

记得那天晚上,我父亲也过来看望我了,当时年轻的小叔子也在的吧,他们看到我哭的时候都不知道咋回事,大约也猜到可能是这橡皮泥不合我意,但当时小小年纪的我还很任性,不合意也就罢了,偏又不说出怎样才是合意的东西,所以大人们看着我哭闹也没办法。

不过这事该过去的总要过去了,后来怎么弄的我也不记得了,老师或则同学们也没有就此说特别另眼相看,关于星湖小学学前班的记忆,就上边两件小事。学前班都是玩着过的,然而我并没有在星湖小学呆太久。后边不知道为啥,在我即将要上一年级的时候,又转校了……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年少时光之学前班》有5个想法

  1. 我只记得幼儿园的三个片段:1、被老师强喂一口肥肉,含在嘴里十几分钟恶心得想吐,到了厕所发现女老师在里面,只能继续含着……因此随后30年再也没碰过非瘦肉。2、玩橡皮泥,就我一个人在玩,同学说爸爸是戴霸天,老师狂笑(我园是子弟学校,老师和家长都是一个单位的)。3、午间休息,旁边床的女孩挺美,但老师从她头上捉出好多虱子。 //puke

    1. 这么小的事,如果不早点记,还真就忘了。我现在回头看自己初中、高中时候的日记,确实很多都忘了,乃至于看到自己写的东西都感到惊诧!我居然是这么写的……

    1. 的确也是,但奇怪当时很多同学都弄到了,只有我自己觉得格格不入!那时候校门口也有艺人用橡皮泥做的小公仔卖,他们用的就是这种一大坨单色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