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往事之头上的疤

本文隶属于《青春回忆集》

原本打算接着写要读书上学的事,后边忽然想起还有个差点要了命的意外,关于我头上一道疤痕的来历,那次伤对于年纪尚小的我来说是不轻的,开个玩笑说,我在学习上方面若有哪里不如人的话,大约都可赖在这吧。

而且这次事故也是成双的,即一天之内连伤两人,无巧不成双!

小时候的故事很多都发生在老屋,当时咱都还干不了什么重活,农忙的时节大人都在田野上,小孩就都在屋内屋外玩耍着。一帮小孩在上厅(祭拜先祖的大厅)争抢个什么玩意,我妹妹跟一个小堂弟不知发生了什么争执,我亲眼看着妹妹不知道从哪里抓到了一把很沉的菜刀,往小堂弟头上一敲,应该是刀刃那一面中了堂弟的头,他顿时头破血流,小孩们惊慌了。当时家里并没有其他大人,好在母亲并未走远,被人赶紧叫回了来,她二话没说抱着堂弟,赶去了赤脚医生那边缝针包扎,我一溜烟跟了去。

那个年代的农村医疗水平也不高,我亲眼看着赤脚医生,用根类似鱼钩那样的弯针,如何用酒精灯烧了消毒,而后慢慢穿针上线,一针针将堂弟头上的伤口缝了起来。当时我心理都是充满了好奇,没想到就是,过不了多久,那个被缝的人就换成了我。

回来之后,大人们也没把这当成太大的事,忙时农务还是很繁重,大人们该干活还是要干,所以家里又剩下一帮小孩了。当时又不知道为啥,小孩子们跑到二楼后从上边丢石块玩,大约是见到了石头砸出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年纪尚小的我就跑了下去一看究竟。不料,一颗石头又从上边丢了下来,不偏不倚正中我的脑袋,我也不记得自己有没有晕过去,总之头是肯定破了,又是母亲从外边赶了回来,带着我再次去了一趟赤脚医生那。

大约是赤脚医生的麻药起了作用,我忘了当时有没有恐惧,也不记得疼不疼了。总之回来之后家里难免一番争执,毕竟是伤到了亲家的孩子,伯母(也就是堂弟的妈妈)一直骂咱家没有家教,砸中我的石头,听说也是妹妹丢的,只是时光岁月之下,不确定也无从深究是不是妹妹接连闯祸,要说小孩子的错有很多,只是我在农村老家呆的时间并不长,能记得的,最严重的大约也就这次了。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儿时往事之头上的疤》有4个想法

    1. 那个年代的农村,哪来这么多安全教育,咱那时都是粗养、放养,也长大了。对比起来,现在城里的小孩真的是宝贝得不行……一点小感冒就去医院捣腾!农村的野孩子,谁身上没点伤疤……若不是头破血流,估计都看不到医生!

    1. 让我想起有个词叫“幸存者偏差”,人类能进化这么多年,我们早已学会忽略幸福时光,专注记忆那些会威胁生命的事物!所以就有句老话,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大致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