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命男人与木偶女人

冬至跑去跟妹子团聚吃饺子的时候,老妹在楼下就说有稀客来访,猜是谁的时候我还一时想不出,见到之后才发现真有缘份,去年春节回家的途中,他跟咱就在同一辆车。还是下了车坐在一块才认识,我当只是人生过客,不想时隔一年还能凑在一块。这身在异乡,老乡的圈子就显得特别小。

大伙一块包饺子过冬,聊的都是开心的话题,真有不开心,也不方便在屋子里说,到外边的烧烤摊坐着聊,听那兄弟说感情上的事。我们几个都颇有感慨,理性来说这段情本无需烦,可感情这事怎能用理智去说呢?

那弟兄堪称有为青年,高帅富三者中,他除了海拔差了一点,剩余二者都算是了。重点还是他可以用四年的时间养着一个没有工作的女人,家务活还都亲身亲为,不用心爱的女人干,在加班到10点回家还继续做饭给女人吃,家庭主妇都没这女人幸福。在准丈母娘百般刁难,忍痛分开之后,那兄弟还深陷烦恼,足见爱的深度。

那女的我没见过,但听说是不够聪明,因为聪明的女人在面对父母跟心爱男人之间矛盾的时候,是会倾向自己男人的,毕竟男人在接下来的人生旅途要陪她走得更久更远。可在矛盾面前,那女人却没有珍惜两个人爱的结晶,甚至还放弃了自己做人的独立灵魂。打过一次胎也就罢了,第二次怀孕的时候,看着自己男人放弃尊严,在她父母面前下跪哀求,她仍旧听从了老妈的指挥,背着自己男人第二次打掉了肚中的胎儿。她老妈不想要这孩子。她便任自己骨肉被碾碎,任自己的身体与爱情受到摧残。

那女人的老妈我也没见过,她在广西有自己的事业,却对咱广西人有莫大的成见。如此固执的掌控女儿肉体与灵魂的老妈,无疑是自私自利的。这老女人本反对女儿嫁去广西,后面挡不住就第一次向兄弟提出要10万的嫁妆,兄弟说没问题,后面改口说40万,兄弟也答应了,再加要求买一套房子,兄弟想将来两口子也是需要的,提前贷款买吧,他就忍下来再答应。老女人再补充,房子要在江西买,不是兄弟奋斗的广州,而是江西!这要求成了压垮爱情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面对这如木偶一般被老妈掌控的女人,我们都安慰兄弟放弃是对的,若不是这样,将来会有很多苦要吃。安慰说不了太多,只听兄弟这番倾诉,也算长了见识,这样两个人之前能走在一起,真如佛所说的前世缘,今生解,四种关系:报恩、报怨、讨债、还债!都在这里了。

其他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文章
  •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