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之村村有本难念的经

很久没回家,这次回来过清明,看到水泥路铺到了每家每户的门口,据说路灯也在跟上级争取中,感觉家乡发展挺好的。

可瑕不掩瑜,刚回到家当晚,我就听说了一件不太和谐的事,说村里有户人家盖房子,为土地跟另一户人闹了起来,而且这纠纷背后牵扯到了咱村里上屋跟下屋之间的历史恩怨,所谓的事实,就是宅基地界限谁都搞不清楚,连法院都不好判,就这么僵着。

从小身在外地的我,对村里很多人情历史一片空白。小时候就听说本村有上屋跟下屋之分,我们是下屋的人,但凡一说上屋人怎样怎样,就总感觉上屋人很神秘,自己又不懂,猜这上屋是以前土改的时候被打倒的旧地主之类吧。这次回来清明祭组,耳边又总时不时听到这土地纷争的事,我又很好奇究竟怎么了?

因为跟堂弟交好,今天“拜众山”,“全村大聚餐”之后,漫步闲聊时我又问了堂弟这上屋、下屋的历史究竟怎么来的,堂弟看了看四周,神秘兮兮的低声告诉我现在不适宜聊这个,等到进了家门再细聊。

回到家关上门,坐下来端茶倒水,两位堂弟才就村里上屋、下屋的历史给咱“补课”,娓娓道来,说这上屋并非什么特殊群体,本来咱全村都一个姓,上屋人跟咱都是同一个祖宗。太公(爷爷的老爸那一辈)时代就知道。上屋、下屋的祖宗是一对兄弟,最早来到这片地方时分居两座房屋,一个地势较高,就称上屋,我们的祖宗房屋地势较低,所以我们是下屋。

或许因为基因遗传关系,上屋的都人高马大,娶的媳妇也是又高又壮,后代个个生性猛烈。而我们下屋的就身材相对弱小,代代繁衍下来,人多了总会有个大欺负个小的,上下屋之间就积累了很多矛盾,到我们这辈的时候,连堂弟们都亲眼看过几次咱下屋人被上屋人打,要说两族系之间没怨气是不可能的。

说来奇怪,都在一个村,我貌似都没见过什么上屋人,缘由在于祖宗公平,上屋的虽然都高大凶猛,可论人口竟然远不如咱下屋的人多,上屋的“锦”字辈年龄竟然只相当于下屋的“柱”字辈,好像那一辈还只有四兄弟,对比起来,下屋人已经到“鸿”字辈,论人丁,更是多到堂弟也未必能全部搞清关系。

更好玩的是,上屋四户大家之间也有闹过互相打人的矛盾。简而言之,上屋本身人少,又不团结,所以咱这村里,上屋跟下屋的势力范围一直保持着微妙的平衡。

近些年来,下屋人口繁衍很快,村里很多人也都到外边捞钱了,经济好转之后每家每户都新盖房子,又都买了小车,有不少还在外边城里买了房子,总之就是趁着国势昌隆,大家都赚到了钱,上下屋之间那些矛盾随之暂时缓解,有个上屋的媳妇跟我们下屋的关系还不错。时间一直推移,若晚辈们不懂这些陈年老事的话,可能都淡忘历史恩怨了。

但一个族群文化传承的力量是很恐怖的,老一辈总是时不时的、有意无意的将一些历史传给年轻晚辈。碰巧去年村里决定将水泥路铺到每家每户的门口,路基线都画好了,到真正动工要铺水泥时,一些历史恩怨竟然又一下子集中爆发出来了。

因为这条水泥路,象征了对村里宅基地土地的重新划界,对于祖祖辈辈都是农民的咱而言,土地就是命根子,即便现在其实很多晚辈都已经不种田了,但那记忆及本能都还在,一旦扯到命根子,大伙的情绪都很容易上来。

修通门水泥路而引发的矛盾中,有我家跟别家的,也有上屋跟下屋的,纠结在一起是相当头疼的一件事,到最后这水泥路能修成,估计都是村里老大以及骨干带头,反反复复集中开会讨论了N个晚上,相关屋主又彼此谦让补偿的结果。这本来也是村官日常工作的一部分,但这次上屋、下屋的矛盾,从去年修水泥路的事说起,当初有人不谦让,这次新盖房就别指望对方会退让。这里边有因果轮回的应验,也有上下屋之间历史恩怨纠缠其中。因而闹得比较大,也闹了比较久。

听说往年的清明,拜大众山(大宗山)的时候,不管怎样,上下屋的人还是会站在一起祭拜祖先。今年这事一闹,清明前虽然下屋的老大也按照惯例,通知了上屋的按照人丁数收钱,安排日期集中祭拜大山,但真到今天,上屋的果真就没有跟咱一块祭拜了。祖先若能看到子孙们闹成如此,或许都不安宁吧。

我现在开始明白,小时候问老妈,为啥咱有这么多兄弟姐妹,老妈解释说人丁不旺,容易被人欺负,年少无知的我,竟觉得这理由很可笑,又不是蛮荒时代,能仗着人多欺负人少,再说了,地都是国家的,有啥好争,大不了直接在城里买套房做城市人,如今我竟然理解老一辈在清明拜山时,反反复复念叨祖宗保佑家丁兴旺的祈求了。

其他相关文章
  • 清明节前放火烧坟山
  •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清明之村村有本难念的经》有20个想法

      1. 其实都出去捞钱了,个别还做了包工头,成了小老板了,但打小农民出身,本性难改!

      1. 想必每个农村都有类似土地矛盾,差不多的!就看村官、村干部之类给不给力了

      1. 人是要寻根的,找到自己归属,成为其中一员,里边群体的历史渊源、风俗典故之类慢慢就懂了。

    1. 之前说农村拼男丁,一直不太理解,这是活生生的实例啊!
      我们这边近郊农村也听说过为了一个脚掌宽的土地划分抡锄头出人命的事儿。这要是征地到了你们村,估计就不会再有什么上屋下屋,光顾着自己家了吧。

      1. 我认为嘛,真的官方征地征到我们村,我们村可能就会很团结在一起,由带头人负责跟上级协商补偿事宜。先将总的蛋糕做大,如何瓜分蛋糕都是后面的事。别看都是农民总体文化程度不高,但这点道理还是明的

      1. 那倒是,所以地级法院、市级法院都始终判不下来,事情僵着,最后估计都要内部协商解决。我们没有什么各自族长,归根结底都是一个宗族的大家庭的内部矛盾。

      1. 这道理不错,因为在意身份归属,才有大群体的争执,不然都如同城里,各户管各户,谁还关心那么多

      1. 一个大宗族内部的矛盾嘛,最强势的族长早就不再世了,能说话的几个长辈都走群众路线。需要几个有分量的晚辈才能撑起自己的威信!

      1. 时间是把杀猪刀……这辈子解决不了的,留给后一辈!正如台湾问题,估计拖到下下辈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