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2月12日 星期四 天气:晴阴

刚开学四天,期考的试卷陆续发了下来,原本在寒假,一直都没能知道的成绩,现在知道了,有几科的分数出乎我的意料,一向看好,自信的几科,考砸了,不太看重,随便应付的一科,却及格了,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这个学期,据说要会考四科(物、化、政、生)我一听说的时候,顿时觉得压力不小,我学习一向不怎么勤,四科当中,政治我是没多大把握的,只能靠多看,多记补救。

开学以后,自己依然在外面租房住,在学校住的同学,他们被调到了饭堂那边的2号楼,那幢楼我上高中以来,一直没上过,开学不久的一天,我上去看了看,里面的房间又阴又暗,有些还很潮湿,在我眼里,这不是人住的地方,我一方里(面)庆幸自己有这么好的住宿条件,一方面替同学们感到可悲。

上学期和我住的健森搬回学校住了,和我住外面呆了2个学期的圣鎏搬回了家里住。健森做错了一件事,才导致阿鎏被迫搬回家,上学期,分班之后,新上任的班主任原本不知道阿健应是内宿生,后来,是阿健自己向班主任说明情况了,结果,那个班主任在这个学期,逼他回到了学校住,还从阿健口中得知,同班的圣鎏也是在向(外)面住,谁都没想到,那个可恶的老班竟会给家在桂平的圣鎏的父母打电话,阿鎏的父母原本不反对阿鎏在外面住的,那次电话过后,这个学期开始,阿鎏就被迫回家了,我也头一次发现,在外面住的我,竟会这么孤独,所有的宿友,一下子散了。

觉得好可以点个赞!
(暂无人赞)
Load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