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形态与正负能量

上次这《对一墙之辩的总结:辩论原则》的事还没过,见这讨论总避不开对媒体的控制、过滤。就想专门写一篇文章表述我对此的看法,也帮助一些人理解这墙的意义。

为了方便,首先我们要追根刨底挖两个人性普遍的弱点,说通俗点,第一: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第二: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这两点我们都有亲身体会,不管什么年代,只要是负面的,对生活生产有潜在威胁,最容易在人群中传播。所以谣言往往都是不好的事,而社会宣传的好人好事人们往往都记不了多久,可对于曾经的受过不管是生理、心理、还是经济上的伤害,人一辈子都难以忘记。就像人们永远记得三鹿奶粉,在那之后无论检测、监管再怎么改进,我们始终难以忘怀。而你总能感觉美好时光短暂,煎熬日子漫长等等。

有这种效应其实不怪,因为人也是动物,千百万年的进化使我们对威胁、伤害拥有超乎敏锐的感觉,还不断通过遗传强化这种敏锐性。在原始社会类似这种本能,对种族以及个人的生存有利,因为那时候人只要在各种威胁中活下来并传下后代就行了,但如今不同以往,咱已经来到信息时代了。

信息时代社会进步,是让人们不断合作共赢,让物质资源、生产资料与金融资本不断流转交换,经济就能持续增长,日子才会越过越好。所以维持整个社会的正能量很重要,通俗点就是当大家都觉得社会很平稳安定、和谐友善、未来美好时,大家就会彼此更开放,更包容愿合作,更愿意捐款、消费及投资。如果社会负能量不断滋长,人们会感觉到社会未来不确定增加,潜在威胁增多,人们会变得更加谨慎、更加保守,不愿合作,表现为资本家不敢投资,普通人不敢消费,最严重时甚至不敢帮助路边的陌生人,以至于连一块钱一包的食盐都要囤起来……那些事大家都是经历过的,不难懂。

媒体管控作为一种政治行为,首先也必须为经济服务,这里是重点、我再强调三遍:政治立足点是经济,政治要为经济服务,政治的目的就是要发展经济。任何只谈公平、开放、自由、平等,却不能发展经济的政治都是在耍流氓。每当执行一个政策,要想清楚谁是受益的,谁是受损的,政治就是利益互博,不要指望完美,做领导就要有被骂的准备。

当众多媒体竞争时候,为了抢夺有限的眼球,个别无良媒体会不断利用人们趋利避害的本性,大肆渲染各种负面的、冲突的消息,造成轰动效果以及博取商业价值。二次传播三次传播,不断将地域、群体冲突的现象曝光再放大,造成地方与地方,人与人、群体、种族之间互不信任,乃至增加社会不稳定性进而影响到经济发展,此时领导者还执着于所谓言论自由,批评自由而不采取管制过滤,那就太蠢了。

非要将对媒体的管制说成治标不治本,那也容易。一个简单比喻:天天都在骂环境污染,祸害子孙。现在中央督导组下来,二话不说关闭几千家污染工厂,没了收入的当地经济倒退十几年,村民还要反过来暴打记者一顿。这就是赤裸裸的现实,谁他妈让你多嘴去报道?你以为中央那帮人眼睛是瞎的么?你媒体报道放大一番,只不过让环境矛盾改为经济矛盾,但说来说去其实都是没有钱的矛盾。政策再调来调去,其中的损失、收益,整个地区总体赚了还是亏了,又岂是你区区几家媒体能算清楚的?

说到这就能明白为啥咱央视喜欢报喜不报忧,因为当前社会转型期矛盾偏多,负能量偏重,恰逢之前网络时代大跃进的时候,网络媒体监管还不成熟。现在好不容易才有强大的监管技术,但社会风气已经大不如往了。所以党要求媒体要不断弘扬正气、去平衡社会负能量,对那些愤青说什么媒体长期被控,人们看不到真相,只能任由摆布,不懂伸张自己应有的权利。整体正被愚化。看不到外边世界,不了解真正好的社会与生活。在我看来这是不了解人性的一种幼稚的说法。

人性逐利,只要能赚到钱过好日子,谁他妈管他是独裁制还是议会制?就像知道家乡有选举,但没几个人能说出是哪一天,乡村还有买官卖官,给钱村民选谁就选谁,村民好像很蠢,但这也反应出人们没啥兴趣参政议政,愤青们也不多问个为什么,就以为农民被愚弄。要说当前社会太平,外边世界发展这么快,赚钱机那么很多,不出门去捞钱,还瞎鸡巴操心这毛政治,政治就是给你赚钱的,现在有钱不赚你想干嘛?

说来奇怪,政治冷淡的村民一旦听说家里要征地拆迁,讨论补偿什么的,参政议政的兴致立马就来了,这换脸换得比衣服还快。哪怕某些没有选举表决权的,也要想方设法去影响、掌控那些话事的人试图多谋点利益。什么叫现实?这就是现实,愤青认为别人愚,其实是因为那些事无关紧要。真有切身利益,任何消息都封锁不住,任何制度都拦不住人们逐利的热情。

面对那些不断唆使鼓动人们翻墙出去多看看所谓真相,巴不得给所有屁民开智的愚蛋。之前我都是无视之,他们自以为收集了尽可能多的真相信息,就能站在国家领导人的角度,全面看待问题,就能做到看普通人如蝼蚁一般。愚蛋们偏偏忘了要实践才能出真知。屁股都没坐上那个位置,手里没掌握成千上万人的生死,也没有各方压力逼迫,还没遇到各种人哭天喊地诉苦,就自以为能有总统、主席、外加国务院总理的远谋大略??要是多看多听多思考,不用实践也能搞明白,只要多看了多听多思考,咱也能有那样高度认识,那我还说能让几个没经历过实践、没搞过实验、没深入现场的学生自个查查资料、翻翻课本琢磨研究,也能搞出像样的导弹卫星飞上天了呢。可笑……

按照之前说的,要跟人争辩探讨问题,要首先搞清楚对方立场背景,代表谁说话,究竟是谁的利益相关。我倒要反问那些一天到晚纠结墙里墙外的愤青,背后是谁,要代表谁说话,审核的墙真如他所愿的话,那受益的究竟是谁?别跟我说要代表什么要追求公理真知的人民百姓,我倒想要他们扣心自问,你们究竟给那所谓的百姓口袋里增加了多少钱,创造多少利润?要是没有,尽玩这些假大空虚的真相真知,没点屁用!

那些所谓的愤青,以为翻出去能看到的各种真相能助人成长,价值非凡。别忘了价值与劳动成正比,若非消耗了诸多时间、费尽心思实地调查、总结、归纳,那这网络的信息也然并卵。而且那些愤青多半只能做到发现问题,却道不出具有实际指导意义的解决方法,说明他们看的信息很没价值,以至于问题的理解与认识还很肤浅,这也不怪他们,因为他们屁股确实没坐到那个位置上。

我只盼他们别将那些所谓墙外真相,当做天机秘密那般沾沾自喜就可以了。因为外媒夺人眼球的伎俩目的都不纯,愤青们被吸出去,除了转成流量增加媒体盈利以及影响力,还被人当做垃圾桶,塞满了各种负能量,再回到墙内四处散臭,用句老话来说,这真是美帝国亡我之心不死,吸引这样的人过去打毒血,再渗透我们社会,增加我们的负能量,拖慢我们经济发展、分化社会激化矛盾等等。虽然这事可能外媒也是无意的,因为这本来存在文化及意识形态的竞争。人家的意识形态是人家的国情产生的,跟我们有毛子关系?什么普世价值人权至上,没钱你跟人谈毛价值呀!

如果没有对这片土地、这个国家、这群人民高度认同,初出茅庐的愣头青是很难抵御这种文化意识形态的渗透的。人有认同就容易有幸福感,那些不认同,但肉身又飞不出国的愣头青就比较可怜,他们对党的各种管理制度无可奈何但又不得不受,所以很多时候,我是建议这些愤青,只专注眼前现在的,不要去操那虚无缥缈的心,努力赚钱成为社会大发展的利益共同体,这样有生之年至少还能获得幸福。

成功转型的例子我身边也有很多,比如有个同事曾是大学老师,八九学潮风波时,因为政治觉悟不够,他被踢出了学校教师队伍,而且估计终生都有了政治污点,再也无法担任任何公职。他在家那边几经挣扎也不成气候,后面被迫南下广州谋生。那时我猜他当时的心,跟当年那波学生一样,对当政是恨得要死的。可他人也争气,到如今也年入几百万了。所以不管是公开还是私底下场合,我都没听过他说对当今社会有什么不满,你跟他说这个社会很不好,他会觉得是不如日本那么好,但能赚那么多钱,也足够好了,你让他放下祖国跑去他自己向往的日本,他的经济是没问题,全家过去都没问题。但他舍得么?舍不得嘛!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尚未有人评分)
Loading...

《意识形态与正负能量》有24个想法

  1. 为了方便,首先我们要追根刨底挖两个人性普遍的弱点,说通俗点,第一: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第二: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这两点我们都有亲身体会,不管什么年代,只要是负面的,对生活生产有潜在威胁,最容易在人群中传播。所以谣言往往都是不好的事,而社会宣传的好人好事人们往往都记不了多久,可对于曾经的受过不管是生理、心理、还是经济上的伤害,人一辈子都难以忘记。就像人们永远记得三鹿奶粉,在那之后无论检测、监管再怎么改进,我们始终难以忘怀。而你总能感觉美好时光短暂,煎熬日子漫长等等。

    有这种效应其实不怪,因为人也是动物,千百万年的进化使我们对威胁、伤害拥有超乎敏锐的感觉,还不断通过遗传强化这种敏锐性。在原始社会类似这种本能,对种族以及个人的生存有利,因为那时候人只要在各种威胁中活下来并传下后代就行了,但如今不同以往,咱已经来到信息时代了。

    信息时代社会进步,是让人们不断合作共赢,让物质资源、生产资料与金融资本不断流转交换,经济就能持续增长,日子才会越过越好。所以维持整个社会的正能量很重要,通俗点就是当大家都觉得社会很平稳安定、和谐友善、未来美好时,大家就会彼此更开放,更包容愿合作,更愿意捐款、消费及投资。如果社会负能量不断滋长,人们会感觉到社会未来不确定增加,潜在威胁增多,人们会变得更加谨慎、更加保守,不愿合作,表现为资本家不敢投资,普通人不敢消费,最严重时甚至不敢帮助路边的陌生人,以至于连一块钱一包的食盐都要囤起来……那些事大家都是经历过的,不难懂。

    媒体管控作为一种政治行为,首先也必须为经济服务,这里是重点、我再强调三遍:政治立足点是经济,政治要为经济服务,政治的目的就是要发展经济。任何只谈公平、开放、自由、平等,却不能发展经济的政治都是在耍流氓。每当执行一个政策,要想清楚谁是受益的,谁是受损的,政治就是利益互博,不要指望完美,做领导就要有被骂的准备。

    当众多媒体竞争时候,为了抢夺有限的眼球,个别无良媒体会不断利用人们趋利避害的本性,大肆渲染各种负面的、冲突的消息,造成轰动效果以及博取商业价值。二次传播三次传播,不断将地域、群体冲突的现象曝光再放大,造成地方与地方,人与人、群体、种族之间互不信任,乃至增加社会不稳定性进而影响到经济发展,此时领导者还执着于所谓言论自由,批评自由而不采取管制过滤,那就太蠢了。

    ——说实在,我没想到你的常识如此匮乏,以至于居然蠢到为新闻管制辩护,小地方人思维太重,要知道就连一百年前的慈禧太后都不敢说这种话。看来你就算能在广州扎下根,思维上要变成城里人也是三代之后的事情了。跟你辩论实在谈不上交流,而是在给你补课,有点高中生给成绩差的小学生补习课程的感觉。你难道不明白【流水不腐,户枢不蠹】的道理吗?自由竞争的媒体生态系统有其【自净能力】!诚然,剧烈的竞争下必然会分化出为了博眼球而哇众取宠的媒体,但那将会损害它自己的公信力,大家不会再当他们的报道为一回事,沦为花边小报的角色。英国有太阳报这种专门报道流言和八卦的小报,香港也有捕风捉影的苹果日报,公众已经慢慢习惯它们的哇众取宠了,不会被其所忽悠,它们的基本盘也只在社会最底层的一小撮人,无法做大,也影响不了精英阶层的商业决策,健康的社会有对流言的免疫力,如同健康的人体有对病毒的免疫力一样。在自由竞争之下只有不断报道真相的媒体才能胜出,就像911之后迅速成长的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凭借及时和真实的报道不断将真相传播给全世界,自然壮大。东西方众多百年媒体也是凭公信力而活下来的,这些百年媒体不仅不会让政治左右报道,而且会在公司层面阻止金融资本左右其报道,实行公司董事层与采编分离,主编与记者分离,记者独立执业调查等众多完善的机制,在财权、人事、法律架构上都做好了部署。不仅成为本国的神经网络,也赢得了国际上多年来的信誉。许多突发事件上的反应速度甚至比本国政府还快。即便突发事件没能第一时间全面报道,后续的持续跟进也会不断还原事实原本的面貌。

    你国媒体之所以在国际上没有话语权,就是因为其宣传工具的定位,仅仅作为党的喉舌,只报道利于维护现有政权的内容,而不是只报道真相。不仅在国际上没有公信力,就连在中国老百姓心中都本能上没有多少公信力。抢购食盐事件,恰恰是因为中国媒体早就丧失了公信力,在食品安全和空气质量方面,人们已经不信国内电视上的报道了,任你怎么在电视上呼吁不要抢购,大家还是不听你的。这就是没有自由竞争的媒体生态的后果。抢购食盐这种事,换到任何一个有自由竞争的媒体生态系统的国家,哪怕是文盲率百分之五十的印度,也不见得会发生。

    以为新闻管控会为经济服务,是傻逼才有的想当然。资本家,像现在这种经济形势,随你电视上怎么宣传形势一片大好,他也不会蠢到拿钱砸国内的制造业了,他只有将钱砸到房地产和IT泡沫中这一条选项,哪怕电视上不停报道限购。又譬如,假如在当年号召西部大开发的时候大举投资西部某些小县城,会有什么后果?征地、工商、税务、卫生、质检各家衙门的人会像蚂蟥吸血一样吃拿卡要,招不到有素质的工人,路费运费贵死你,直到所有资产被整个小地方吸干耗净,创造不了社会财富,投资被浪费了。至于民众,中国民众本来就没多少钱,基尼系数高到不敢公布的程度,少数红色权贵资本家掌握了中国财富的大头,你就算再怎么营造正能量民众也没多少钱可花,中国经济本来就不是靠民众消费拉动的。再说,难道欧美日这些国家是靠新闻管控起家的,离开它就活不了?【新闻管控于经济发展既不是充分条件,也不是必要条件】,新闻管控的存在,首先是政权自己的生存需要,而且是全世界共产主义政权的自身属性,离开新闻管制,共产主义极权必将瓦解。

    “政治立足点是经济,政治要为经济服务,政治的目的就是要发展经济”这种思想也是错的,政治立足于经济,然而你国的【经济是为了政治服务的,发展经济的目的是为了保政权】!这是你很天真的一个地方。如果真的为了经济好,现今就该大幅度减税,为实业松绑,政府大幅度裁员,减少国企与民争利的政策。为啥这些措施你都看不到?因为政权有其自身利益,它不是无私奉献为你好的,如果把所有国企和政府看着一块,改革开放之前的中国相当于整个国家就是一个巨无霸集团公司,红色革命家才是这家公司的董事。如果不是六七十年代中国瞎折腾导致国家财政几近破产外加与苏翻脸随时开战,改革开放也不是非走不可的棋,朝鲜就是样板。

    非要将对媒体的管制说成治标不治本,那也容易。一个简单比喻:天天都在骂环境污染,祸害子孙。现在中央督导组下来,二话不说关闭几千家污染工厂,没了收入的当地经济倒退十几年,村民还要反过来暴打记者一顿。这就是赤裸裸的现实,谁他妈让你多嘴去报道?你以为中央那帮人眼睛是瞎的么?你媒体报道放大一番,只不过让环境矛盾改为经济矛盾,但说来说去其实都是没有钱的矛盾。政策再调来调去,其中的损失、收益,整个地区总体赚了还是亏了,又岂是你区区几家媒体能算清楚的?

    说到这就能明白为啥咱央视喜欢报喜不报忧,因为当前社会转型期矛盾偏多,负能量偏重,恰逢之前网络时代大跃进的时候,网络媒体监管还不成熟。现在好不容易才有强大的监管技术,但社会风气已经大不如往了。所以党要求媒体要不断弘扬正气、去平衡社会负能量,对那些愤青说什么媒体长期被控,人们看不到真相,只能任由摆布,不懂伸张自己应有的权利。整体正被愚化。看不到外边世界,不了解真正好的社会与生活。在我看来这是不了解人性的一种幼稚的说法。

    人性逐利,只要能赚到钱过好日子,谁他妈管他是独裁制还是议会制?就像知道家乡有选举,但没几个人能说出是哪一天,乡村还有买官卖官,给钱村民选谁就选谁,村民好像很蠢,但这也反应出人们没啥兴趣参政议政,愤青们也不多问个为什么,就以为农民被愚弄。要说当前社会太平,外边世界发展这么快,赚钱机那么很多,不出门去捞钱,还瞎鸡巴操心这毛政治,政治就是给你赚钱的,现在有钱不赚你想干嘛?

    说来奇怪,政治冷淡的村民一旦听说家里要征地拆迁,讨论补偿什么的,参政议政的兴致立马就来了,这换脸换得比衣服还快。哪怕某些没有选举表决权的,也要想方设法去影响、掌控那些话事的人试图多谋点利益。什么叫现实?这就是现实,愤青认为别人愚,其实是因为那些事无关紧要。真有切身利益,任何消息都封锁不住,任何制度都拦不住人们逐利的热情。

    ——打记者的糊涂虫毕竟是少数,是像你这种受党国媒体洗脑的愚蠢懦夫才会做的事,媒体不报道不代表问题不存在,那么多受污染地区出身的畸形儿、死婴、癌症患者、白血病患者就成了赚钱的祭品,害的是人家一辈子,不论哪个家庭出了这样一个病人,整个家基本上就毁了。关押喝了三聚氰胺而变成大头婴的孩子爹妈,拦截了西湖受污染而上访的民众,下架了记者报道雾霾的纪录片,并不能当没发生过,水土空气都被污染,肥了几个国企,民众就有福了?只不过是伸手从子孙后代口袋里预支了钱。这些企业领导是爽了,里面那几个工人是有饭吃了,养肥了政府里一大帮维稳的便衣和特务,拿无数中国人的命来喂大那几个臃肿低效技术落后的国企,非得如此吗? 减少点污染所需的开支已经多过打点各级领导吃拿卡要的钱了吗?非得大笔一挥关掉几千家不留时间让人整改吗?这笔账怎么可以算到记者头上。人都没了,挣到钱给谁用?你这种人才是实质上最冷血、最拿中国人人命不当一回事的人。既然体谅党妈,怎么不去北京陪着你党妈吸雾霾,共享盛事?

    穷怕了的农村人以为全中国都是跟他们一样有钱就是爹的主,动不动就想代表全中国人向党妈下跪叩头谢主隆恩。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听说过吧?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们一样停留在第一层的。香港、台湾年轻人聚集的论坛里面强调最多一点就是中国没有实现政治民主,“大部分中国人只要钱不要民主”这一点足以让这两个地方的人对大陆离心离德。世界上在乎是独裁还是议会制的人还就是比井底之蛙多,要不怎么民主国家越来越多独裁国家一个个倒下呢。现在大陆城市里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有共鸣,没有民主,光靠低人权优势,进一步的经济发展是不可能的,必将落入中等收入陷阱。

    村民们眼光浅,只看得到征地拆迁这种明显的利益之争,看不懂背后,所以无所谓。以前国内某地超市为了普及纳税意识,在每张收款小票打印出每样货物的纳税百分比,竟惹来购物大妈开喷:“为啥别人家超市不用纳税,你家就要纳税”,成为新闻。事实是在许多村民心目中认为,共产党的钱是政府印出来的,要多少印多少,不抢白不抢。而在欧洲很多国家,法律规定要在每张收款小票上写明纳税金额和比例,而你党妈之所以不出台这种法律也是为了享受国内无知民众的感恩戴德,不知道你国赋税痛苦指数在全球数一数二。 愚蠢的村民们看不到广东江苏等沿海省份承担了全国最高的赋税比例,认为自己村里路修好了是共产党的功劳,县城和市里基建好了是共产党的钱,简直皇恩浩荡!没有代议制政府,沿海制造业痛苦的赋税比例有谁在意?超高的税率导致竞争力越来越差,08年之后只能集体撤离,珠三角众多制造业走的走倒的倒,政府顺势提出腾龙换鸟,产业升级云云,好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剩下楼市股市虚火,实体经济一塌糊涂,只能忽悠没经验的年轻大学生创业,把失业率高涨的锅撇开,中央为了保政权死活不敢让楼市泡沐破,才不管你买不买得起房。我说得这么直白了,你看清形势了吗?

    面对那些不断唆使鼓动人们翻墙出去多看看所谓真相,巴不得给所有屁民开智的愚蛋。之前我都是无视之,他们自以为收集了尽可能多的真相信息,就能站在国家领导人的角度,全面看待问题,就能做到看普通人如蝼蚁一般。愚蛋们偏偏忘了要实践才能出真知。屁股都没坐上那个位置,手里没掌握成千上万人的生死,也没有各方压力逼迫,还没遇到各种人哭天喊地诉苦,就自以为能有总统、主席、外加国务院总理的远谋大略??要是多看多听多思考,不用实践也能搞明白,只要多看了多听多思考,咱也能有那样高度认识,那我还说能让几个没经历过实践、没搞过实验、没深入现场的学生自个查查资料、翻翻课本琢磨研究,也能搞出像样的导弹卫星飞上天了呢。可笑……

    按照之前说的,要跟人争辩探讨问题,要首先搞清楚对方立场背景,代表谁说话,究竟是谁的利益相关。我倒要反问那些一天到晚纠结墙里墙外的愤青,背后是谁,要代表谁说话,审核的墙真如他所愿的话,那受益的究竟是谁?别跟我说要代表什么要追求公理真知的人民百姓,我倒想要他们扣心自问,你们究竟给那所谓的百姓口袋里增加了多少钱,创造多少利润?要是没有,尽玩这些假大空虚的真相真知,没点屁用!

    ——按照你的意思,只有坐到总统主席总理的位置才能“出真知”,那每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轮流送给各国总统、主席、外加国务院总理就得了,因为专职的经济学家是没条件拿整个社会做实验的;
    各个大学也不用开什么课程了,全送去当几年公务员就得了,以培养远大谋略,出来进入公司做领导。
    各个独裁者都是目光如炬的先知、圣人,因为“手里握成千上万人的生死,也有各方压力逼迫,还遇到各种人哭天喊地诉苦”,如此高瞻远瞩,永远不存在倒台之虑。
    普通人不可能坐到国家领导人的高度,也无法做社会实验,因此连搜集真相、多听多思考都是僭越。别人做这些啥用处都没有,人人都如你一样短视,投资用不上,开公司用不上,做学问用不上,规划职业生涯用不上,写小说用不上,待人接物用不上,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视你如蝼蚁。最好就如同你一样闭幕塞听,把脑袋外包给党国,把命交给党妈,生死置之度外。那你还围着“国际眼界的朋友”转悠干嘛?
    像你这种想法的人,生在六十年代,肯定成了主动报名上山下乡的傻知青。

    读了这么多年书,还不明白必须从好奇心出发,唯真唯实的道理,你的书也就白读了。老百姓看到了尽可能多的真相,就能在他们的能力范围内越好地配置他们的资源,最大化自己的利益,因为最清楚自己利益的只有每个人自己。污染企业周边居民看到真相,哪怕不能赶走污染企业,起码可以提前想办法搬走,以免产下畸形残疾儿童贻害终身;毫无经验的大学生翻墙看到真相,起码可以不被忽悠创业烧钱散尽家财,保住爹妈棺材本;民营企业老板翻墙看到真相,起码可以知道周边国家根本不看好一带一路,中国是剃头挑子一头热,避免白白投资浪费社会财富;北方打工的年轻人翻墙看到华北雾霾的纪录片真相,起码出门带个严格的过滤口罩,避免以后各种疾病,不会被御用文人的雾霾无害论忽悠贻害健康;上访民众翻墙看到真相,起码不会相信什么上级政府有青天大老爷为民做主,不会在车站旅馆被当地政府抓回关进黑监狱打个半死,早死心早干别的事。【信息就是资源,要最大化地合理配置资源就必须要掌握尽可能多的真相】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用法,你觉得这是假大空,是因为你傻。

    那些所谓的愤青,以为翻出去能看到的各种真相能助人成长,价值非凡。别忘了价值与劳动成正比,若非消耗了诸多时间、费尽心思实地调查、总结、归纳,那这网络的信息也然并卵。而且那些愤青多半只能做到发现问题,却道不出具有实际指导意义的解决方法,说明他们看的信息很没价值,以至于问题的理解与认识还很肤浅,这也不怪他们,因为他们屁股确实没坐到那个位置上。

    我只盼他们别将那些所谓墙外真相,当做天机秘密那般沾沾自喜就可以了。因为外媒夺人眼球的伎俩目的都不纯,愤青们被吸出去,除了转成流量增加媒体盈利以及影响力,还被人当做垃圾桶,塞满了各种负能量,再回到墙内四处散臭,用句老话来说,这真是美帝国亡我之心不死,吸引这样的人过去打毒血,再渗透我们社会,增加我们的负能量,拖慢我们经济发展、分化社会激化矛盾等等。虽然这事可能外媒也是无意的,因为这本来存在文化及意识形态的竞争。人家的意识形态是人家的国情产生的,跟我们有毛子关系?什么普世价值人权至上,没钱你跟人谈毛价值呀!

    如果没有对这片土地、这个国家、这群人民高度认同,初出茅庐的愣头青是很难抵御这种文化意识形态的渗透的。人有认同就容易有幸福感,那些不认同,但肉身又飞不出国的愣头青就比较可怜,他们对党的各种管理制度无可奈何但又不得不受,所以很多时候,我是建议这些愤青,只专注眼前现在的,不要去操那虚无缥缈的心,努力赚钱成为社会大发展的利益共同体,这样有生之年至少还能获得幸福。

    ——你就不要秀自己的智商下限了罢。这个世上没人有义务为你提供指南。就算别人拿不出实际意义的解决方法,那只说明那个人智力水平有限,并不代表其他接触到信息的人不能拿去规划自己的人生和行为,更不代表信息无价值。接触真相的人多了,就有可能有人提出变天革地的方案来了,这只是概率问题,十三亿人里刘备诸葛亮应该不会少,但前提是让刘备诸葛亮从被催眠状态中醒来。党国之所以管制新闻,正是因为这是它的死穴。

    我从没有说过让你只看美国媒体哦,你却本能地蹦出一句“美帝国亡我之心不死”,还揣测到美国的动机去了,哈哈哈哈。也罢,被洗脑的蠢材都喜欢重复党国媒体灌输的这些语录,像一只复读机。但愿你的儿子孙子能聪明一点吧。我还是那句话【没有人能在所有的时间内掌控所有国家的媒体,全世界的媒体如同缤纷的花丛,其互相竞争的态势导致真相总会在管制力低的地方呈现出来。】无论是中东的、俄罗斯的、欧洲小国的、东南亚的、澳洲的,大公司的,自媒体的,现场亲历者的,事后调查记录的、理论分析的、细节呈现的、事件当事人的社交账号、事件外围的智囊专家的分析,民众热衷的讨论区,我都不设限,互相质证,对比着看,我不会把脑袋外包给任何一个国家的某一类媒体,我只服从理性和事实。这些信息大部分是被你党妈屏蔽的,可见你党妈体质之虚弱。

    跑到我那篇文章下面阴阳怪气地质问同性恋者所受宗教待遇的人是你,我告诉你教皇态度,不肯接受事实的也是你,而你在这里却扮演受害者说什么美国人吸引我去打毒血故意散发臭味,还给我带上拖慢国家经济发展激化你国社会矛盾的高帽,连发两篇文章丑化我,似乎是你的行为更下作一点吧。可惜现在不是文革,你这番阴谋论又不能纠集革命小将将我打靶,有什么用呢。

    成功转型的例子我身边也有很多,比如有个同事曾是大学老师,八九学潮风波时,因为政治觉悟不够,他被踢出了学校教师队伍,而且估计终生都有了政治污点,再也无法担任任何公职。他在家那边几经挣扎也不成气候,后面被迫南下广州谋生。那时我猜他当时的心,跟当年那波学生一样,对当政是恨得要死的。可他人也争气,到如今也年入几百万了。所以不管是公开还是私底下场合,我都没听过他说对当今社会有什么不满,你跟他说这个社会很不好,他会觉得是不如日本那么好,但能赚那么多钱,也足够好了,你让他放下祖国跑去他自己向往的日本,他的经济是没问题,全家过去都没问题。但他舍得么?舍不得嘛!

    ——所以啊,不愿开眼看世界的人迟早被党国洗脑同化,何况当时参与者又不是铁板一块,这帮人后来的遭遇五花八门。要举出八九之后挣了钱移民国外的例子墙外也很多,你又不愿意听也不愿意看,怎么可能接触的到。只接触墙内信息,本来就是一种自我印证。

    1. 像你这种负能量满满的人,也不用来这将社会各种阴暗的苦水倒给我。那些社会精英比你懂得多了,反复唠叨那些没意思的,你无法正确看待那些问题,没有自净能力也就算了,别来这四处放臭。

      我不知道你在网上有几个身份,看你博客以及跟你交流的过往,很多都是抱怨与批判多,就像那些低水平的爸妈,永远只会说别家孩子怎么怎么好,自家孩子如何如何差。永远只图自己一时口舌之爽,不顾社会影响是否正面。说白了就是自私。

      所以,对于你这样的人,遇到什么不顺,跟男友分手之类,我说句难听的,真是活该!

      最后,跟你关于此事的交流,到此为止,没有利益相关,再争下去不值得。

      1. 没有人要跟你倒苦水,跟你倒苦水有啥意义?是你在我博客攻击我的认知策略,我说的都是陈述我的认知策略,你这种傻逼阴阳怪气,还想装人生赢家。须知放弃良知并不能让你脱离底层翻身富起来,你儿子那代我看都悬。

        我在博客说啥管你卵事,是积极还是消极,你管得着全世界人说啥吗?我求着你看了?不顺着你的人就是自私啊?还鸡吧社会影响呢,你想社会影响好不如背着炸药包去CNN、BBC门口自爆,看看世上有哪个国家媒体专挑你爱听的说。你简直是个自恋的成年巨婴,只配像鸵鸟一样把脑袋埋进墙内的沙土里。

        大学生三大坑:销售、安利、买保险。做这种活的人一般家里没啥背景资源,念书又学艺不精,才沦落到做保险。一般都耻感极低,整天不切实际地给自己打鸡血,也难怪,离开自我催眠和打鸡血分分钟饿死,是一群离开“正能量”精神鸦片就活不了的人。沦落到这般田地还不懂好好反省自己的人生,妄想出卖良知就能跟权贵同流合污走上人生巅峰,做梦吧你。

        1. 在我看来,博主不管怎么呆与傻,嘲讽如何蠢,与自己无关略过便是,别人都是这样,你越跟他争论便陷越深,最后不管你显得多么正义凛然,在别人眼里,你成功为愤青做了代言。

          政治不是自然科学,也不是社会科学,它甚至连科学都算不上。政治是玩弄人的技巧,本质上是一门艺术,没有对错好坏之分,要问艺术美不美,这还要看是什么样的人、戴了什么样的眼镜。如果你不是制度的受益者,而是制度的受害者,你当然会反对。所以,你说的一切阴暗不好,虽然全部都是真的,可你依旧是你,他依旧是他。在我看来,博主套着你一起演绎了活生生的案例作为他的佐证:即便真相都明摆着了,认识观点也不可能一样,因为你们两个根本不是一类人。

          而且博主还玩了一个套,让大伙都眼睁睁看着你这位自称擅长了解各路信息,善于比较各种正反观点的人,如何跑来跟博主这种已经被共党洗脑入髓的愚民交流。当你在这跟他锱铢必较,条条针锋相对反驳,不管你初衷是什么,观众看你跟那愚民的思想就是水火不容。你主张广开视野、多听多看多思考,可遇到不好听的话,哪怕在别的网站,你一样无法容忍,当然你可以解释为必须捍卫自身良知与正义形象,但在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面前,真相客观是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跟他都在排斥对方,两个互为极端。博主喜欢自我净化,排斥过滤名正言顺。可你不能过滤,你也无法包容,那就只剩批判对方一条路可走。

          批判的结果,博主让大伙看到了你怎么对待愚民乃至敌人共党,然后,你无法或则不屑于扭转改变那些人。最后,骂街的阶段恰当终止。意思是,你从哪个世界来,就可以回哪个世界去了。

          以上表述,换个角度变成,你成功让大伙看到了博主如何侮辱、误导、乃至批判勇于追求真相真理的知青,这一样成立,剩余细节各位自行脑补。

          1. 果然高人,枉我一番废话,三言两语便直指要害。可我发誓我事先并无设套之意,如此陷我于不仁不义,自个却隐身匿名,甚是不妥!

  2. 你很对,但他也没错。
    我真心觉得经济或者说“发展”没那么重要。
    谁坐在那个位置上都很难,但这并不意味着为了经济利益的诉求就可以压制其它方面的诉求。
    可是我又无法说服你钱不重要。

    1. 那只是因为你已经过得不错,但还有很多偏远地方实在落后。所以发展依旧是重中之重。我不止听一个学者说过,管一个香港、一个韩国乃至一个日本都不难,难的是管960万平方公里,五分之一的世界人口,并且区域经济、文化落差极大的国度。过去军阀割据,如今全国一盘棋,如何防止分裂,早已是一门极深的学问。那些试图拿国外那套说事,就当他们放屁好了

  3. 首先,墙外反动媒体确实不少,但并非所有翻墙的人都是传播负面新闻的愤青,有些只是有更高的求知欲,想知道更远更大的世界,你这地图炮炸死一片无辜。
    其次,政治的立足点并非只是经济,而是构建一个和谐有序的富裕社会,其中包含的内容很多,不能单单指满足经济发展,而国内广泛持有这个错误观点,比如严重雾霾的时候,我们讨论的不是抗议和发声,而是买哪种口罩更好,这是典型的以经济发展为立足点的思考方式,付出的代价很高,将来一定会体现出来。
    再次,一个文明社会一定是人人都有觉悟的社会,不能仅仅体现在“保护山林,人人有责”,如何构建更好的社会,是所有人都应该去积极思考的问题,这就免不了多借鉴他国的经验,有些缺乏独立思考的人看到墙外的负面就当真了,那确实是傻逼,但有些人是墙内墙外两面看,然后得出自己客观的结论,这就是觉悟的提升,就是一种学习,如果人人都坚持这样的学习,这个社会才有希望,你说是不是?
    打个比方,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是为了保家卫国才参加朝鲜战争,而事实呢?可以去看看很多墙外的报道,还是比较客观的,如果你实在不相信墙外的东西,也可以去看看墙内的,高晓松好像都有讲过。类似这样的教育我们接受了很多,就像西方人也从小接受的教育有贬低东方人的内容,来到中国见证以后,认识到几乎所有政治都是为一小撮社会顶层人士服务的,所以西方对民主很看重,对政治人物的权利限制很大。
    令人遗憾的是,我也认为政治永远都是精英政治,不论国内国外,普通老百姓绝对干不了政治大佬们的活儿,但普通老百姓有人数优势,可以通过制度改进来优化社会利益的分配,从而构建更好的社会。
    最后,如果你信息通达的话,知道当今的有钱人都在干嘛吗?移民。

    1. 若非高精尖人才、公务员、军政干部之类,只是普通有钱人,我也鼓励他们移民。因为之前有人估算过,若将来我们如美国那样发达了。整个社会资源供给压力会难以想象。别看我们当前经济放缓,可社会零售总额从没下降过,反倒一直远超GDP的增长。咱有钱人太多,流出去一点伤不到咱元气。让华人全球开枝散叶,说不定将来中华文化全球大同希望还多一点。

      关于有没有一条代价比较小的路不单能突破强国技术封锁,还能快速发展经济?之前我看知乎上有过讨论。答案是没有,因为人家本来就要限制你,人家走过的路,压制之下你还想要飞过去,这不太可能了。本来就没办法的事,再重点渲染出来,中国梦的战略就不能顺利执行了,但这确实没法让所有人都认同,所以有些事即便你清楚,但不在那位置上,你肯定无法理解。这也是印度那边整天争争吵吵,却始终没能做好几个大型基建项目的原因。

      对于社会阴暗面,底层人是只顾谋生不愿多想。而对于咱们来说,了解透不透彻早已不是问题,问题是知道这些,要不要说出来,以及要怎么说比较好。同一件事,不同人嘴巴说出来是不一样的。有社会责任心的人要顾全大局。谁都希望咱社会群体能像香港,像欧美那般成熟,言无所忌。可现实是当初那8亿农民都还没下坟墓,社会的主体决定了思想工作的重点,不会轻易过渡到开放多元化舆论自由社会。

  4. 嘴在别人那里,耳朵在自己这里。许多人没脑子,听风就是雨,所遇有了耳塞。然后呢?说听和平不乐意。都是赞扬不乐意。一心想听负面,然后传播负面,自己什么都没有得到。
    唔,我什么都没说。

  5. 不敢谈论政治!不过,国家大事,肉食者谋之,咱小小草民,岂敢妄议?只要能赚到钱过好日子,管他是谁执政当权做什么?比如我们这里,谁会管哪个人是省长省长县长镇长?村长嘛,和自己关系近些,倒是有人关心一下!

    1. 政治有什么不能谈的,跟自己切身利益相关的就应该参与一下。至于平常那些离自己比较远的事,不关注也罢,安心赚钱就好。

  6. 社会的目的在于让这个族群更幸福地生活,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所以需要每个人参与进来,共商国是。

    空谈没啥意思,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才好有个结论。就像我那次跟一个女人讨论大选问题掰了,但是个中是非曲直,都一清二楚,也看得出来更多的东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