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妈不尽烦

上次说了寻回堂弟之后,我堂哥便跑去深圳“实地考察”,结果一切还好,堂弟没有入什么传销,也没有所谓人身受限,心结只是心结。是堂弟的母亲,也就是我所谓的伯母,因为癌症去的早,当时我以为所有人都知道,偏偏不知道堂弟被人瞒着,以至于临走时堂弟都没能见到伯母最后一面,而后过了几年,传闻堂弟深爱的女友也因为癌症去世,这打击不小。

当然,这不能解释所有的事情,不过既然他哥定下结论,也说服了堂弟过年回家见见乡亲父老,那就没咱的事了。这本来应该值得高兴的,不过我老妈仍旧烦恼,据说是兑现天生公(风水师)的承诺受阻了。偏偏这事她一个妇娘家做不了主……

因为家运不顺,年初的时候老爸请了位天生公来家看风水,天生公当时给了咱老爸几个建议,什么调整床位、转移水缸、改下水道位置并将出口改为排水池(蓄财之意)。当时我妈妈就随口拿堂弟阿文失踪的事跟天生公请教,天生公顺带到了伯父家看一番,也建议伯父改了下水道出口,然后也跟着转移了蓄水缸的位置,留话说只要他还在这世上,此番改动之后,不出一年他必定返屋。我妈妈听了预言很是高兴,顺口应承说若阿文真能回来,必定要请天生公你吃个饭犒劳一番(言外之意是是要给个大红包)。

如今天生公预言灵验了,老妈跟伯父说起这事,伯父却不在意,只说让她别管了,眼看这饭局即将落空,她又不能越俎代庖,如此一来很是心烦。昨晚老妈电话给老妹的时候,我在一旁听着妹妹居然情绪激动,好似气不打一处来,一说老妈想多了,二说老妈依旧不该管这事。老妈委婉的还想通过什么关系劝劝伯父那边,不说兑现,既然这人是真的回来了,那感谢一番也是应该的吧。(P.S有时候迷信到一定程度真是没药救的)话是没错,让老妹激动的是老妈居然想通过堂妹阿凤来协调。这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出嫁的女人不好插手老家的事,老妹就吼一句,找阿凤做什么,那伯爷的两个大的儿子做什么的?他们都不管的事老妈你操什么心?

我在一旁听着也觉得纠结,老妈如此在意这份外之事,一来可能是当初伯母临走前,私底下托付了我妈妈一些话,这外人是不便得知的。二来这是我妈妈亲口跟天生公说的,倘若不能实现,往后必遭人背后闲话(P.S.这叫以妇娘之心度男佬之肚)。或许是老妹脑筋转过来了,事后她便在兄弟姐妹群里边喊了堂哥他们出来讨论,我二堂哥文化虽然不高,但这人情世故道理不难懂,他便爽快的挑起了担子,说这饭局跟红包都是小事,伯父可能是忙了顾不上这些,等过年人齐了我再请天生公过来饮几杯,这少不了的,放心好了。

如此下来,老妈这烦恼又可以少一点了,只是我这终生大事尚未定,她烦恼仍不少,白发依旧长……

点一下给本文评个分!
(2票, 平均: 4.50)
Loading...

《老妈不尽烦》有20个想法

  1. 令堂的表现令我有些焦虑,赶紧回去看了看我的那篇代沟的文章顺顺气。
    宽以待人吧!说到白发嘛,我两鬓多了去了,懒得看!

    1. 我也想呢,不过结婚这事,真心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哈

      P.S.回访你的网站好像遇到了问题,如下图

    1. 话虽说如此,不过昨晚给老妈电话聊的时候,方知伯父不想兑现,只因为觉得这天生公预测不灵,时间超太多了。当然,这是各有各的说法的,夹在中间难做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